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艾尔莎之死?
    “啊咧,要处理我了吗?有点害怕呢…”艾尔莎楚楚可怜的说道。

    “收起你那套吧,你这女人身上的杀气我现在也能感觉到,还有不要老把视线投射在我的肚子上,超恶心…”燕尘不屑一顾的说道。

    “真是个让人火大的男人,好好保养好你的肠子吧,总有一天我会取走她…”艾尔莎见燕尘没什么反应不爽的说道。

    “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会放过你一样…”燕尘皱着眉头说道。

    “呵呵呵呵呵…”艾尔莎则是发出一段似是嘲讽的笑声。

    “啧,变态女,被捆住了还这么嚣张…”菜月昴听到后确实心头火起,一想起自己连续被这女人杀了好几次,就忍不住心头火起。

    “呵呵…”艾尔莎听到菜月昴的话则是鄙视的看了菜月昴一眼,那声呵呵嘲讽的意味自然不言而喻。

    “嘿,你这女人…”菜月昴撸起袖子走上前去想要给艾尔莎一个教训。

    “菜…月昴…她已经是俘虏了…就不要…”艾米莉亚善心发作想要阻拦。

    “没关系的,艾米莉亚我们可是差点被这家伙杀了啊…”被艾米莉亚这么一劝,仿佛火上浇油一般菜月昴更加起劲了。

    “不…不对,似乎有些问题…”燕尘则是疑惑的看着毫无惧色的艾尔莎更加疑惑了,“这女人的依仗到底是什么…”燕尘冥思苦想了起来。可惜他不是那种过目不忘的超人,虽然还记得大致剧情,但是细节方面确实忘了不少。

    “啊…”菜月昴的一声惨叫打断了他的思考。

    “怎么回事?”燕尘心里一紧看向菜月昴,原本站在艾尔莎的菜月昴已经躺到了地上,而艾尔莎则是站了起来保持着出腿的状态。

    “水银…你又调皮了…”燕尘眉头一皱看向水银女仆,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几乎是一目了然。

    原来在菜月昴接近艾尔莎的时候,水银女仆悄悄的放松了几分束缚,而艾尔莎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本就看菜月昴不爽见有机会则是狠狠的将菜月昴踢了出去。

    “抱歉,主人是我的大意了…那边的臭虫,真抱歉是我的一时疏忽…”水银女仆则是提起外表化作裙子的水银做一个屈膝礼,对燕尘表示歉意。

    见状燕尘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作为神代魔术师美狄亚倾尽全力做出来的顶级魔术礼装,不,用魔术礼装有些不太合适因为这件魔术礼装本就达到了顶尖魔术礼装的范畴,在美狄亚固有技能道具制成的帮助下早已达到了足以称之为宝具的地步。

    在加上圣杯的魔力,水银女仆在火力全开下甚至可以比拟级的对军宝具,说一时疏忽而放开了艾尔莎,燕尘是绝对不信的。

    “算了…”毕竟水银女仆是自己人,与菜月昴比起来谁亲谁近他还是分得清的,“杀了她吧…以免夜长梦多…”燕尘也想不出艾尔莎有什么依仗,最后摆了摆手下达了指令。

    “您的意志…”水银女仆先是提裙施了一礼,“接下来的画面太过血腥,还请艾米莉亚小姐带着瘫在旁边的那只臭虫回避一下…”

    “这…”艾米莉亚先是犹豫了一下,随后拽着菜月昴的腿将其拉出赃物库。

    “还请主人找一个角落,以避免染上血液…”

    燕尘点了点头,找了一个角落观察自家女仆的处理方法。

    “嗡…嗡…嗡…”见到主人躲好,水银女仆开始施工了,只见原本缠绕在艾尔莎身上的水银触手在魔力的驱使下开始高频率的震颤。

    “以极高的震颤频率来震碎敌人的内脏吗…”燕尘眼睛一亮立刻就分析了出来原理。

    他在型月世界待了很多年该有的眼界还是有的,在那段时间里他做了很多事情,先是在圣杯战争结束后铲除了间桐家,学习了间桐家原本的水魔术,又借助韦伯(埃尔梅罗二世)的权利化名后去时钟塔进修了一段时间…后来又利于圣杯的魔力接触了根源…等等就不一一表述了…

    只见艾尔莎在被高频率的震动下,先是七窍流血,随后吐出几乎被震成肉糜的内脏,渐渐皮肤开始布满裂纹…

    但一切还没有结束,以极高频率颤抖的触手又化作了球体将艾尔莎包裹,随后开始挤压,在压力的作用下艾尔莎几乎已经成为了一张纸,再后来球体内的水银化作利刃开始切割…在之后已经化作肉糜的艾尔莎被水银埋入了地底数十米处。

    此情此景哪怕是在型月世界身经百战杀人不少的燕尘见状都有些不忍,毕竟艾尔莎那样子实在是太惨了…简直连包馅,做腊肠都够了。

    “主人,幸不辱命…”将土填好后,水银行了个提裙礼等待着燕尘的指令。

    “呃,没事了…你先跟在我旁边就好…”燕尘犹豫了一下说道。

    “是。”

    “咦,那个混蛋女人呢?”一走出仓库门,菜月昴就按捺不住走上前问道。

    “已经死了,爬虫先生想要下去陪她吗?如果是的话,我可以帮忙哦…”没等燕尘答话,水银女仆就上前一步笑嘻嘻的看着菜月昴问道。

    “不…不了…”菜月昴看到水银女仆脸上粲然的笑意不知为何心里却是一寒。

    “接下来,燕尘你要去哪呢?”艾米莉亚走上前一步笑着问道,只是悄然间把先生二字去掉了。

    “呃,我初到此地,暂无定所,也不知道该去哪…”燕尘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跟在菜月昴参与剧情,毕竟有这货在,想干点别的都不成,要不然,三天两头一切都重来一次,他早晚得疯。

    “那太好了,你不如先去我家吧,正好我也想要好好报答你一下…”艾米莉亚笑魇如花的说道。

    “这…也好…”燕尘本就有此意,于是顺从的点了点头。

    “哎,一起回家?艾米莉亚酱,能带上我吗?”菜月昴听到后立刻就来了精神。

    “这…好吧…毕竟昴也帮了大忙…”艾米莉亚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为什么,他就是太好了,我就是…好吧…啊…”菜月昴悲愤的说道,他为艾米莉亚献出了好几次生命,难道就不如一个半途插进来的家伙吗?

    “可恶,是我,明明是我先的…认识艾米莉亚也好,帮住艾米莉亚也好,喜欢上艾米莉亚也好,可是…”菜月昴忍不住碎碎念道。

    “砰…”燕尘一拳砸在菜月昴的头上。

    “喂,你干什么…好痛啊…”菜月昴不满的叫道。

    “抱歉,手滑了一下,有几个声音一直再告诉我打死白学家…”燕尘歪着头一脸无辜的说道。

    “可恶,你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手滑,手滑,你要相信我啊…”

    “呵呵呵,感情真好呢…”艾米莉亚捂着嘴轻笑道。

    然而水银女仆却在悄悄观察着艾米莉亚,“相貌:9.9,性格8分,实力……,是个威胁呢,根据母亲大人(美狄亚)的核心指令,一切接近主人的女人都是偷腥猫…需要防备…”水银女仆在心里悄悄的计算着。

    但没有人注意到,地下的肉糜正在泥土里悄悄的涌动聚合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