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剑圣是个萝莉控???
    “虽然救了你们,但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尤其是我的这位老乡…”燕尘整理了一下心情,向菜月昴和艾米莉亚问道。

    “艾米莉亚,谢谢你救了我。”手掩着嘴角,白色脸颊泛起红潮,晃着银发的少女轻笑着。

    看到这个美好的笑容,就连燕尘都微微愣了一下,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好又纯粹的笑容。

    那笑容既不是自暴自弃的笑容,也不是短暂虚幻的微笑,更不是怀着觉悟的悲怆笑颜。而是因为快乐而笑,单纯无比的笑容。

    “艾米莉亚吗?”我记住了,那么你呢老乡…”点了点头,燕尘又把视线转移到了菜月昴身上。

    “……,我…我吗?我叫菜月昴,”被艾米莉亚的笑容吸引的菜月昴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随后他又开始了喋喋不休了起来,“对了老乡,你穿越多久了?怎能会这么强,连那个变态女都不是你的对手,能不能教教我啊…到时候我们二人共闯天下一起打倒魔王岂不美滋滋?”

    “刚刚穿越没多久,至于我的能力吗、我教不了你,这是天赋…你没有我也没办法啊。”燕尘一脸真诚的说道。

    “岂可修,难道我不是主角吗?好羡慕啊,为什么我没有这种能力啊…”菜月昴不满的嘟囔道。

    “你们感情可真好啊…”艾米莉亚捂着嘴轻笑道,表情有些羡慕。

    “谁跟他感情好啊…”菜月昴立刻大叫道。

    “……”燕尘则是不屑的撇了撇嘴。

    “你这时候不是应该配合一点和我一起说这句台词吗?”菜月昴耷拉下来脸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不就真的坐实了我们有什么关系吗?跟男的有什么羁绊想想就觉得恶心…”燕尘满脸嫌弃的说道。

    “呵呵呵…”艾米莉亚先是轻声笑了一会儿问道,“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倒是我疏忽了,在下燕尘,有何贵干?”

    “不是坂本吗?”菜月昴在一旁吐槽道。

    “那个…谢谢你们救了我和罗姆爷…我不会做出知恩不图报的事…偷的东西我还还给你…”名为菲鲁特的金发少女仰望爱蜜莉雅有些脸红的说道。

    “艾米莉亚大人,她偷了您的东西吗…”莱茵哈鲁特严肃的问道。

    “莱因哈鲁特,你想要帮我对此我很感激,不过接下来的事还请不要插嘴…”艾米莉亚强硬的说道。

    “是,艾米莉亚大人。在下不会探问详情,但请您务必保重,多留意身边周围…”被强硬的口气要求,莱因哈鲁特只得放弃了过问。

    “既然你愿意归还的话我也就不会计较了,可以的话,不只这次,希望你以后别再做这种事…”艾米莉亚犹稍稍豫了一下还是选择原谅了菲鲁特。

    “那是不可能的,这次是因为你们救了我和罗姆爷我才还你,但我可不觉得自己有做坏事,也不打算收手。”菲鲁特倔强的撇过脸说道,只是以少女的年龄来说,那侧面让人感到心疼。

    燕尘轻轻的叹了口气,也许在某些道德的角度少女的作为是不能宽恕的,但考虑到贫民窟的环境谁都没有资格去评断少女该采取什么样的生活方式。说不出对策只是坚持论点是过于自私的行为。

    同样察觉到这点的艾米莉亚也不在纠缠,她有点难过地伸出手垂下眼神,“你可真固执…”

    “什么都不做食物就会自己跑出来的话,那我可能就不干了。好啦,快拿去…一会我就反悔了哦…”菲鲁特撇过头不舍的将一枚徽章递过去同时告诫道,“来,还你。既然很重要,下次就要藏好免得被偷…”

    “被你告诫的感觉还真奇怪……”艾米莉亚接过徽章笑道。

    倏的,莱茵哈鲁特一把抓住菲鲁特刚刚握住徽章的手。

    “很、很痛耶……放开我……”菲鲁特不满的挣扎着,但是凭她的力量怎么可能挣开莱茵哈鲁特的手。

    “等一下,莱因哈鲁特。我知道要不究责就了结这事确实有困难,可是这女孩不知道徽章的价值。而且东西被偷的我不觉得有问题,毕竟被偷的我也有过失,所以放了她吧…”艾米莉亚皱着眉头说道。

    “抱歉,艾米莉亚大人,在下无法遵守您的要求,她就先交给在下。”莱茵哈鲁特一改之前的随和严肃的说道。

    “……我可以问理由吗?是要惩罚她偷徽章吗?”

    “那当然也不是轻罪……不过跟现在像这样对眼前光景视而不见的罪孽相比,根本微不足道…”莱茵哈鲁特紧盯着菲鲁特说道。

    “???”艾米莉亚不明所以的歪着头。

    “抱歉,艾米莉亚大人,这件事以后我再向您解释,这个女孩我就先带走了…”莱茵哈鲁特歉意的说道。

    “啧,听说有很多贵族都有一些特殊的癖好,没想到剑圣也一样吗?居然对萝莉感兴趣…”燕尘突然说道。

    “哈?救命啊,救救我小哥,我才不要被这个大变态带走啊…”听到燕尘的话菲鲁特挣扎的更激烈了。

    “是这样吗?莱茵哈鲁特,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不能不管了呢……”艾米莉亚惊讶的看着莱茵哈鲁特说道,她实在没想到剑圣居然会是这种人。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哦。”菜月昴也在一旁说道。

    “不是那样的,艾米莉亚大人。还请放心,这个孩子绝不会受到一点伤害…”莱茵哈鲁特苦笑着解释道。

    “混蛋快放开我…”

    “不好意思,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才不要,你去死吧,变态骑士…”菲鲁特恶狠狠的盯着莱因哈鲁特说道。

    “还请安静…”莱茵哈鲁特一计手刀落在菲鲁特的肩膀上,不轻不重恰到好处的将菲鲁特打晕了过去。

    “我先走一步艾米莉亚大人,再会…”莱茵哈鲁特火急火燎的抱起菲鲁特转身离开了。

    “还请记住你说的话…”艾米莉亚仍是不放心的说道。

    “在下会用生命守护这个孩子……”莱茵哈鲁特的背影很快就不见了,只留下余音在赃物库里盘旋回荡。

    “呵,所谓剑圣的监视也就那么一回事了,马可仕那家伙做梦也想不到莱茵哈鲁特会因为别的事离开吧…”燕尘心里不屑的冷笑道,“不过说起来这家伙怎么处理呢?”燕尘将目光放在了被束缚在一旁的艾尔莎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