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日常及规划
    “哔咕哔咕…”燕尘迷茫的踏在前往市民会馆的路上,此时依稀还能听见不远处警车的声音以及闪烁着红蓝光辉的警灯。

    “圣杯战争啊…”燕尘有些迷茫又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实话他有些迷蒙。说到底他来到这个世界上不过一天,或者说一夜。

    可是仅仅只是这一夜就比他以前经历的一生都要精彩,从他加入圣杯战争的一刻起危机无时无刻不在伴随着他。如同刀尖上跳舞一般,让他既感觉到激动又有些害怕,更多的却是感到迷茫,不知该何去何从。

    “呵,矫情了啊…这都瞎想些什么呢…先拿到最后色胜利活下去再说吧…”燕尘轻轻一笑似是想通了些什么一般。

    ——分割——分割——分割——分割——

    “白天还真是悠闲的日子啊…”燕尘坐在市民会馆的院子里感叹道,“哗啦…”蓦然,大量的碎石向燕尘袭来,使燕尘变的灰头土脸了起来。

    “###…”燕尘紧紧的攥着拳头,脑袋上不断的浮现出一个又一个井字,“哗啦…”燕尘再次被沙尘扬了一脸。

    “够了啊,你们要打给我出去打啊,这里可是我们的阵地啊…”燕尘愤怒的冲着院子里打成一团的几名r喊道。

    “嘛…嘛…嘛,只是切磋而已,别太在意吗,r将手中魔枪扛起满不在意的说道。

    “切磋?”燕尘看着院子里如同被犁了一遍的地面沉默了一会,“切磋是吧…很好以令咒之名,给我把这里打扫干净r…”

    “哎,虽然你现在令咒很多,但也别把令咒浪费在这种地方啊,r?”

    “你就好好用扫把来展现你的枪法吧r…”燕尘看着苦着脸用扫把打扫院子的某条大狗笑着说道。

    “干的不错嘛,r…”莫德雷德解除了身上的铠甲幸灾乐祸的笑道头盔。

    “莫德雷德,被圣杯召唤出来,一般都会有着自己的愿望吧,你的愿望是什么?“燕尘看着眼前娇小可爱的少女问道。

    “嘛,真是的一上来就问这么讨厌的问题,不过我和你还算投缘姑且就告诉你好了…你因该知道我的故事吧…”

    “叛逆的骑士莫德雷德?”燕尘有些不置可否的说道。

    “啊啊,正是。如你所言我确实叛逆了。我很不爽啊,那个王到最后都没有承认我的实力。不论是剑术水平还是政治手段,我都能和王平起平坐…不,我明明已经超越了她。但是,那个魂淡王竟然因为我的出身而拒绝让我即位。”莫德雷德的声音逐渐冰冷了起来,但那绝不是因为压抑住了冲动,倒不如说正好相反。令她全身颤抖不已的愤怒和憎恶,正寄宿在她的体内。

    “所以我背叛了他,然后送她上路了。我要让那个王知道,她的统治没有任何意义。”莫德雷德饱含着憎恨的说道。

    “那么也就是说,br。你的愿望是想成为王么?”燕尘斟酌了一下问道。

    “不,错了。我不想用圣杯的力量成为王。就算我登上王位,父王也绝不会认同。我的愿望啊,r,就是能让自己向选定之剑挑战,让那个混蛋知道自己是错的就够了,仅此而已…”

    燕尘点了点头表示明了,确实如果莫德雷德拔出了那把剑,她足以称王的资格确实能够得到承认。

    “不过啊,小莫,其实有一个更简单的方法你要听吗…”燕尘笑着说道,他笑的如同一只偷吃到鸡的狐狸一般。

    “哦?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r?”莫德雷德疑惑的问道。

    “根据我的情报,亚瑟王,也就是你的父亲——也参加了这场圣杯战争哦…”

    “什么!父王她…”

    “既然她本人来了,那么你不如打败她让她本人来亲自承认你更简洁些吧…”燕尘蛊惑道。

    “是…我一定要打败父王,让她来承认我!r,我们不能在悠闲下去了,敌人在哪还请下令!”莫德雷德严阵以待的说道。

    “现在还是白天,根据我的情报,你的父王会在今夜到达冬木市,去外边巡视并做好准备吧,br!”

    “是r!”莫德雷德瞬间披上铠甲离开的市民会馆,前往冬木市的市区巡视。

    “r,您将令咒作为魔术刻印的预想已经有成果了…”身披兜帽的美狄亚走出了魔术阵地说道。

    “哦?真的?”燕尘满脸喜色的说道。

    “是的,根据我对令咒发现它是浮现在身体上的魔术结晶,里面蕴含着大量的无属性魔力,它与魔术刻印的本质差距并不大,相差的也只是魔术师家族代代相传的魔术而已,不过令咒的特性决定了它只是一种用完就扔的消耗品,就算能够将魔术刻印进去又有什么意义呢?”美狄亚有些不解的说道。

    “如果对于别人来说的话当然毫无意义?不过对我来说当然是不同的,你只管将魔术刻录进去就好…”燕尘神秘莫测的笑道。

    “啧,这是个会使唤人的小r…”美狄亚伸了个懒腰,燕尘看着对方傲人的曲线不由得吞了几下口水。

    “人小鬼大…”美狄亚不在意的拍了拍燕尘的脑袋再次走进了魔术工坊。

    “有心无力啊…”燕尘看着自己不过六岁左右的身体不得无奈的苦笑。

    “不过肯尼斯的魔术礼装,和他身上延续了九代的阿其波卢德家的魔术刻印却是值得谋划一下啊…”燕尘把玩着自己的发鬓暗暗的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