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概念摘出
    代表灾厄的光之箭雨从天而落,将远坂家的废墟再次覆盖。

    燕尘目光冰冷的看着废墟之中,也虎视眈眈的看着废墟。按理来说一个失去完全不需要他们这么严阵以待,但是那个r不同,他可以说是这场圣杯战争中最强的r,如果是面对他的话怎样慎重都不嫌多。

    诉状箭书是b级的对军宝具再加上其性别特攻的效果威力惊人,但是越强大的威力也就代表着耗魔越恐怖,如果不是燕尘召唤的r在改造下由灵脉提供魔力的话恐怕现在燕尘已经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了吧。

    光之豪雨仅仅持续了几分钟就消散了,燕尘看向身边的,“那个r死了吗…”。

    “……,没…有,难以置信…一个失去r又重伤的r…居然在b级对军宝具的轰炸下存活…”被惊讶的连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

    “不愧是黄金三靶,没办法了那就只能正面…”燕尘的话还没说完,金色的身影从废墟之中出现了…

    “杂种!居然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本王要将你们碎尸万段…”吉尔伽美什的面容已经气的扭曲了,他红色的眼眸如同实质性的火焰不断的跳动燃烧。

    “伺机使用宝具,rr远程援护…”燕尘在看到那道黄金色的身影后下令道。

    “您的意志,魔术师阁下…”化作一道黑影游走于战场之中伺机而动。

    rr没有说话只是将手中的天穹之弓拉满,带着强烈破风声的飞箭呼啸而去。

    “知道r…”连最不正经的r以严肃了起来,他能感觉到对方的危险性。

    “杂种们给我乖乖受死…”吉尔伽美什背后出现数不清的金色涟漪一个个人类史或传说故事里赫赫有名的武器从中爆射而出。

    “迦勒底制服——紧急回避,目标——库丘林,接下来以令咒之名尽情冲锋吧库丘林…”燕尘抬起右手,一道在闪烁了一下红光后消失不见。

    “哈哈哈,看来碰到了一个和我胃口的r啊…那么遵命…”r感觉到身上的加持完全舍去了防御向吉尔伽美什尽情的挥枪攻击。

    “杂碎…”吉尔伽美什苦苦的招架着,此时他的状态并不好,身上的黄金铠甲尽数破碎,身上满是伤痕,但这都不是最要命的,他的魔力不够了…

    r再失去r的魔力供给后,很快就会消散死亡,虽然吉尔伽美什倚靠着强大单独行动力暂时不会消散,但是只要魔力用尽他也一样会消失。

    “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杂种…”吉尔伽美什苦恼的看着眼前不断挥枪的库丘林,不知为何他发射出去的宝具刚刚接近对方就会诡异的偏离轨迹而坠落,这迫使他不得不放弃王之宝库转而近战。

    “啧…你这家伙真的是rr吗,近战居然这么强…”r苦恼的说道,开什么玩笑一个弓兵居然在和他近身搏斗中不落下风。

    “杂种…”吉尔伽美什不屑的说道,对于他来说和这样的杂碎近身战斗简直是一种耻辱。

    “铿…铿…铿…”兵器交加,火花四溅,钢铁交击的声音响彻了夜空。

    “杂碎…”吉尔伽美什低下头勉励躲开rr的箭矢后更加愤怒了,开什么玩笑,一群杂碎居然在战斗中让最古之王低头了。

    “r、以缠斗为主,看看他的魔力还能撑多久…”燕尘眼见一时之间拿不下吉尔伽美什,战术再次一变。不得不说这拿捏到了吉尔伽美什的要害,魔力不足这是他目前最大的弱点。

    “杂碎…”凭借着rr职介出色的视力,吉尔伽美什清晰的看到不远处下令的矮小身影,如果不是被缠住无法出手,他一定要让那个卑鄙的魔术师好看。

    “杂碎…我记住你了…”吉尔伽美什不甘的看着不远处的燕尘,终于倒在了地上。

    “恭喜宿主杀死模块携带者,成功回收模块1%,当前模块恢复20%,开启新功能——概念摘出——礼装制成。”弥喀的提示音在耳边响起。

    “概念摘出?有什么用?”燕尘疑惑不解的问道。

    “宿主可对眼前场景使用这样您就明白了…”弥喀说道。

    “概念摘出…”燕尘带着疑惑念道。

    随后一张闪烁着金光的卡片出现在了燕尘面前,燕尘疑惑的接了过来。

    卡面上金色的花纹映衬着五颗金色的星星,上面的图案是倒在地上的吉尔伽美什和围在周围的三个r与燕尘。

    描述礼装名称:卑劣的智慧

    介绍:在智慧面前无论是怎样的强者都会倒下吧?踏在最古之王的尸体上那个人得意的想道。要运用头脑而不是武力,高奏着凯歌那个人带着自己的r离开了。

    高山上的远坂家,王者的愤怒与怨恨至今在盘旋…,我记住你了,杂碎…坐在英灵殿的王者愤怒的睁开了双眼…此话绝非虚言,一定要小心。

    效果:装配后获得r——吉尔伽美什的部分力量,副作用:获得吉尔伽美什的怨恨。

    “啊咧?就是制作中的概念礼装咯?”燕尘似是明白了些什么的说道。

    “是的宿主,不过拥有一定限制,想要制作礼装必须是完成某些丰功伟业或者目睹某些奇特的风景才能够摘取出它的概念来制成礼装,而且同样的事迹只能够制成一次礼装…”弥喀说道。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以后我在杀吉尔伽美什一次,也无法制成这张礼装了吗?”燕尘继续问道。

    “只是同样的方法不行,如果下一次宿主不用r自己杀死吉尔伽美什,或者用其他方法杀死吉尔伽美什还是可以制作礼装的…”弥喀继续解说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礼装可以装配几张?”燕尘继续问道。

    “一个人(单位)最多可装配三张…”

    “这样啊,给我装配——卑劣的智慧…”燕尘打了个响指说道。

    “已装配…”

    燕尘能够感觉到某种奇特的力量在自己的身体里流动,身体里的魔术回路和某种奇特的东西链接,灵魂也仿佛沉入了大海之中…

    “好舒服…”燕尘喃喃自语道。

    “杂种,居然敢窃取本王的力量!”恍惚间燕尘仿佛看见了一双红莲般闪烁着怒火的眼瞳满含杀意的盯着自己。

    “啊…”燕尘惊叫出声,一瞬间清醒了过来。

    “怎么了魔术师阁下…”浮现在燕尘身边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该走了天快亮了,而且警察也快来了…”燕尘平缓了一下心情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