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言峰绮礼之死
    刚刚来到教堂的门口时,言峰绮礼就感觉到了空气中有一种浓浓的危险气息。

    “不对…虫鸣…鸟叫…都没了…还有一种淡淡…血腥气…”身经百战的代行者言峰绮礼立刻就明白了过来,这里发生了一场战斗,而且这场战斗是以一方死亡终结的。

    为了以防万一,言峰绮礼浑身肌肉紧绷做出来准备应战的态势。刚刚踏入教会的大门,言峰绮礼就感觉到血腥的味道和死亡的气息更加浓厚了。

    言峰绮礼警惕的向教会内部走去,同时在他的命令下也化作一团漆黑的影子隐藏在言峰绮礼的身后。

    在言峰绮礼穿过信徒席来到祭坛的时候,他惊讶的看见了倒在地上的身影,绝对不会错,那就是他的父亲,言峰绮礼十分笃定。

    但是言峰绮礼并非常人,即使看见了自己父亲倒在血泊之中的身影,他也没有第一时间跑过去查看,而是更加警惕的看着四周。

    “出来吧,我知道你就在这里。”言峰绮礼目光冰冷的扫视着周围笃定的说道。

    “啪…啪…啪…啪…”燕尘鼓着掌,慢慢的从藏身处走了出来,“不愧是教会的代行者,果然不凡居然能发现我藏在这里…”

    “……,抱歉我并没发现你。这只是试探而已…”言峰绮礼也愣住了,他没想到仅仅是一个随口的试探对方就出来了。

    “…………”

    “噗…哈…哈…”恍惚之间燕尘似乎听见了乌鸦的叫声,以及r爽朗的笑声。

    “轰…”就在这一刹那,言峰绮礼动了,双脚猛的一踏地带起一阵狂风,猛的向燕尘扑去,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愣神,但是作为代行者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铮——”一把短刃带着强烈的破风声爆射向言峰绮礼,迫使他不得不止住身形。

    “魔术师阁下,战场上无论如何也还请不要大意。”身披黑袍的从阴影中浮现出身形对燕尘告诫道。

    “抱歉…是我大意了…”燕尘知道是好意提醒,同时也打定主意以后在战场上绝对不能这么愣神。

    “?!两个?这怎么可能…”哪怕是对一切都感到空虚的言峰绮礼看见眼前动的一幕也感到十分惊讶。

    “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见到您,咒腕前辈…”女子的声音在教会角落的阴影之中传来,一个黑衣女子从影子中涌现出来。

    身子娇小的身躯被包裹在漆黑的长袍之中,脸上带着一幅骷髅面具如果忽视燕尘这方被包裹在绷带中的手臂的话,两个人的打扮可以说是几乎一模一样。

    “百貌哈桑吗…圣杯战争可真是奇妙啊…”被称作咒腕的低叹道,虽然两人的年代并不相同,但英灵殿中是没有时间的概念的,所以他对于百貌哈桑的事迹也有所耳闻。

    “不过就算是前辈,我也不会手下留情…”说着百貌哈桑的身旁浮现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白色的怪异物体,他们都戴着制式的苍白色骨质面具且身穿黑袍,不过体形却各有不同,有彪形大汉,也有孩子般的矮个子,甚至还有不少女人的身形。燕尘与咒腕哈桑被这么一群r给包围了。

    “我们每一个都是独立的个体,再这样的数量下哪怕是咒腕前辈也无法保护你的r吧?”百貌哈桑得意的笑道,作为一名合格哪怕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他的第一目标也是对方的r。

    但是与百貌哈桑预料的有些不同,被包围住的燕尘脸上不仅没有紧张恐惧之色,反而流露出了几丝笑意。

    预感到有些不妙的百貌哈桑立刻发动了围剿,“嗖…嗖…嗖…”但就在百貌哈桑发动进攻的这个瞬间,超越音速的箭射穿了数名百貌哈桑的胸膛。

    “r接下来就交给你和rr了…”燕尘微微一笑命令道。

    “知道了,小r……”r露出了一个狂气的笑容,冲入了百貌哈桑群之中。

    枪本来是一种与敌人拉开距离寻找机会一击杀死对手兵器,但是库丘林却不同,为了享受厮杀的乐趣,他放弃了枪的远程优势转而近身与敌人厮杀。

    杀戮开始了,库丘林的每一次挥枪都能杀死一位或数位百貌哈桑的分身,每当有百貌哈桑的分身想要逃跑或者接近燕尘时,不知从何处而来的飞矢都会轻易的夺走他的生命。这种如同成年人碾压蚂蚁一样的举动绝不是战斗,这是一锤屠杀是碾压。

    杀戮很快就就结束了…百貌哈桑化作灵子消散与空气之中。

    “不跑一跑试试看吗?也许有着百貌哈桑作为吸引你就成功了呢?”燕尘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言峰绮礼说道。

    “没有用的…那个rr一直在锁定着我我感觉的道…”言峰绮礼面无表情的说出这番话,似乎对于自己的生死毫不在意。

    “那不来劫持我试试嘛?”燕尘继续问道。

    “我不认为我能在三位r的面前擒住他们的r…”言峰绮礼叹息道。

    “复数的r吗?我输的不怨,哪怕是老师召唤出了吉尔伽美什也不一定会是你的对手吧…”言峰绮礼有些神情恍惚的说道。

    “那就请你安心的去吧…还请放心远坂时臣很快就会去陪你的…”燕尘如同绅士一般深深的对言峰绮礼鞠了一躬。

    “杀了他吧r…”燕尘无情的下令了。

    “啧啧…为什么总是我啊…”库丘林不满的咂舌道,不过话虽如此但他却一点手下留情的意思都没有,不知为何他对这个叫做言峰绮礼的家伙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厌恶感。

    “…呃…”言峰绮礼没有反抗,或者说他深知反抗是毫无意义的,他静静的感受着红色的大枪刺入自己身体里的感受他看着一旁的燕尘不知为何却想起了自己的女儿。

    “还是个孩子啊…卡莲也是如同他这般大小吧…”带着这样的想法言峰绮礼离开了人世。

    燕尘收取了言峰绮礼的令咒后对着身后的r几人:“走吧,接下来我们去远坂宅…支援brrr…”。

    夜还漫长的很,不知道今夜会有多少r退场呢?

    咒腕哈桑应该是比百貌哈桑早吧?我不太确定,查的资料没有说名这个问题,但是资料上说百貌哈桑是第十九任哈桑的继承者,所以年代应该是比咒腕晚。

    其实我觉得有一个很大的b,就是绮礼和时臣演戏那段,r死后会被爱丽丝菲尔吸收,吸收r爱丽丝菲尔就会变的虚弱(因为离变成圣杯又进一步了)那么百貌退没退场她还不知道吗?还是说吸收的r少感觉不到?这也不可能啊,根据书中的表现,五个r死亡爱丽丝菲尔就会变成圣杯,三个就会变的几乎失去身体机能,有一个r退场爱丽丝菲尔就会感觉到身体里有种满溢感,所以只要有一个r退场爱丽丝菲尔应该就能感觉到啊?无法理解……

    最后,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