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弑神
    “五视万能…”燕尘低语道,闪烁着诡异光芒的眼睛浮现再燕尘的额头,“看到了…”燕尘低语道,野猪冲锋的轨迹他已经捕捉到了。

    “王之财宝(gate of babylon)”金色的涟漪在燕尘的背后出现,数十把金色的利刃向巨大野猪的腿部轰去。

    “aaaaaa…”巨大的黑色野猪发出哀鸣,宝具的锋锐即使是身为神兽的野猪也无法抵挡。金色的神血从祂的腿部渗出,由于祂的冲锋过快再加上腿部骤然受伤,巨大的野猪轰然倒地。

    “持尖锐之牙者啊!以一击将其击杀,践踏粉碎!”见到野猪倒地,韦勒斯拉纳咏唱出神秘的言灵,这言灵是指定增幅的咒语,带有神力的声音将和野猪相互共鸣,发出远超之前的力量。

    “gyaaaagayagayaaaa…”巨大的野猪发出凶暴的吼叫,这一刻野猪巨大的兽瞳变的猩红起来,青色的烈焰在祂的身上燃起。随着言灵的咏唱,野猪受伤的前腿也一并回复了。

    “麻烦啊…果然神明不是那么好杀的…想要成为弑神者…运气、实力缺一不可…看来我似乎差了点运气…”燕尘无奈的摇了摇头。

    “gygayaaaaa…”燃烧着神火的野猪咆哮着冲向燕尘,祂那巨大的尖牙上闪烁着如同金属般的光泽。

    “唳————”巨大猛禽的咆哮从天空中传来,这一刻大地被一片阴影所笼罩。

    “是凤吗?吾之化身来追寻吾了吗…”韦勒斯拉纳看着天空中那金色的猛禽说道。

    那猛禽的羽毛是神圣的金色,凤的外表看上去如同鹰或者雕,祂的身形也十分庞大,从翅膀的一端到另一端测量的话,翼展大概有五、六十公尺那么长。

    祂高傲的看着地上的野猪与韦勒斯拉纳,巨大的翅膀挥舞着在天空的云层中盘旋。空中的凤每次挥翅、盘旋时就会产生强烈的飓风。

    “来挑战吾了吗,吾之化身…那就一并来吧,吾乃长胜不败之军神,绝无失败之理…”韦勒斯拉纳大笑着,金色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上,下一刻那把金色的长剑骤然变大,从长剑变成了巨剑。那把黄金色的钢之剑,拥有着不输给凤翼长的巨大刀身。

    黄金巨剑被韦勒斯拉纳以一种十分具有违和感的方式拿起,祂举起巨剑与凤对峙。

    “轰轰轰——”蓦然,天空中雷鸣震动,闪电劈下,风也开始急速地增强——暴风雨。毫无征兆,暴风雨就这样袭来了。

    “aaaaaaaa…”巨大的四足巨兽——山羊出现在了天空中,虽然山羊没有巨大的翅膀,但祂依旧踏着雷电与风云在空中飞舞。

    “吾之化身——山羊吗…一并来吧,吾无所畏惧…”狂暴的龙卷风在韦勒斯拉纳的周身缠绕着,他举起巨剑冲向天空。

    “看来我的机会到了…”燕尘看着天空中与韦勒斯拉纳战在一处的山羊与凤笑道。

    “那么先解决野猪吧…”燕尘看着巨大的野猪笑道,“看起来你也是这么打算的啊…那就来吧…”巨大的野猪咆哮着冲向燕尘。

    “aaaaaaaaaa…”山羊高亢的咆哮着,狂暴的飓风从祂的鼻中喷出,“aaaaaa…”祂再叫一声,雷电降临了大地。

    “哈哈哈哈哈…”韦勒斯拉纳大笑着挥舞手中金色的巨剑,每一次挥舞金色的巨剑都会斩断一片雷霆。

    “唳——”凤长鸣一声,以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向韦勒斯拉纳冲去。

    “呼——”飓风在韦勒斯拉纳的附近盘旋,祂试图阻挡住凤的前进。

    但是失败了,即使是连高楼大厦都能摧毁的飓风面对凤却无可奈何,如同一片轻盈的羽毛一般,凤环绕着飓风,轻盈的来到了韦勒斯拉纳的身前。

    “唳——”凤啼鸣一声,金色的喙凶狠迅猛的啄向韦勒斯拉纳的眼睛。

    “哈——”韦勒斯拉纳怒喝一声,金色的长剑竖起斩向凤。

    “aaaa…”凤哀鸣一声,金色的羽毛与神兽之血滴落。

    山羊似乎明白如果凤死后,祂也会步入后尘,无尽的雷霆在祂的角上盘旋,祂迈开四蹄,踏着风和雷电抵向韦勒斯拉纳。

    “吾乃最强,并手握一切胜利之人。无论人或恶魔——面对一切敌人皆挫其敌意之人,我必击垮任何阻挡于前的敌人!拥有闪耀黄金之角的牛啊,给予我援助吧!”面对山羊与凤的围攻,韦勒斯拉纳念出言灵。

    这一刻无尽的巨力加持在了祂的身上,这是如同神来之笔的一击,这是力量与技巧的结合,黄金的巨剑抵住山羊的角,而锋利的剑锋却刺穿了凤的身躯。随后韦勒斯拉纳再次发力,巨剑的剑脊斩断了山羊的角与头颅。

    两只巨大的神兽的**变成沙一样的微粒逐渐崩坏,这些“沙”又被那把巨剑的刀身慢慢吸收。

    “天之锁…”正当韦勒斯拉纳吸收着凤、山羊化身的力量事,金色的锁链将其束缚了。

    “吾…”韦勒斯拉纳心中一惊,祂发现在这条锁链的束缚下,自己的咒力运转也遭到了阻塞。

    “来自古巴比伦的律神武装吗?想不到汝还有这样的底牌…不过,就算是天之锁也是无法永远束缚住真神的…”韦勒斯拉纳笑着说道,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话语的真实性,天之锁发出濒临断裂的响动。

    “只需要一嗅就够了…”燕尘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他从王之财宝中拿出了一把奇形怪状的剑。它的样式实在太过怪异了,虽然有着寻常剑器上的剑柄、护手,但他的剑身却与剑不同。

    三段圆柱组成的剑身紧紧相连,并不锋利的刃部拧成了螺旋状,三个圆柱如同锁链一般缓缓绕在一起,交互回旋着延展开去。

    “述说原初,天地乖离,开辟虚无之福音-开辟世界的乃为吾之乖离剑——交织万象,旋聚众星…”燕尘低声念动着解放语,磅礴的魔力从魔术回路中涌进乖离剑。

    乖离剑的剑身高速回旋着,赤红色的魔力风暴在燕尘手中的剑上不断盘旋呼啸,那是足以撕裂世界一角的狂暴魔力。

    “天地乖离开辟之星(enuma elish )!”燕尘高呼出了最后的解放语。赤红色的风暴席卷了整片天地,携带着破坏一切的狂暴力量,乖离剑对世界发出了怒吼。

    “你赢了小子…”韦勒斯拉纳露出一个解脱般的笑容,祂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这确实是足以杀死祂的一击。

    “赢了吗…”看到韦勒斯拉纳化作满天的光点消失,燕尘露出一个安心的笑容。神就是神,即使是残缺不全的神明,也需要他用尽全力才取胜。

    “唔…”燕尘的身体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倦怠,似乎有什么在呼唤他一般。他竭力的抵抗着倦怠之意,但却还是失去了意识。恍惚之间他似乎看到了一个少女对他露出微笑。

    “欢迎你…我的孩子…”依稀听到有谁这样说道。

    感谢打赏的500起点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