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与神明的战斗(一)
    螺旋的暴风与金色的宝具争锋相对,这是暴风与宝具的格斗战。在暴风与宝具的战场中即使是人类引以为豪的摩天高楼也会被瞬间粉碎。

    “有几分本事嘛…”燕尘撇嘴道,在刚才的战斗中即使是以百来计算的宝具洪流也未能击穿敌人的暴风,虽然暴风也无法将宝具洪流击穿就是了。

    “只有这种程度吗?人子哟,只是这样的话是没办法击败吾的,吾乃胜利的化身,长胜不败之军神——韦勒斯拉纳…”韦勒斯拉纳大笑着,金色的剑出现在他的手中。淡淡的光辉浮现再他的身上,由强风之姿态化作手持黄金剑的少年。

    这正是韦勒斯拉纳的强大之处,在不同的形态间任意转换,无论是面对何等对手都能找出最合适的应对方法,这正是长胜之神的奥秘。

    “来吧,在吾面前尽情展现汝之勇武吧…”话落,手持黄金剑的韦勒斯拉纳化作一道残影,无尽的狂风卷积着他向燕尘冲去。

    “……”燕尘打了个响指,无数的防守型宝具阻挡在他的身前,那些防守宝具都是如同炽天覆七重圆环般曾在历史上留下赫赫威名的宝具。在无数宝具的拥护下,燕尘的防守完全可以称得上滴水不漏的铜墙铁壁。

    “居然都是神具吗?有趣的小子…”韦勒斯拉纳大笑着,“噗——”黄金剑如同一道金色的闪电,划破空气毫不留情的斩在那些防守宝具上。

    “砰…咔嚓、咔嚓…”长胜不败的军神之勇武确实非同一般,凶猛的咒力与狂暴的力量从他的黄金剑上传来,那力量竟是将那些宝具都尽数击碎。

    强进的劲风从黄金剑上传来,燕尘黑色的头发被吹的猎猎作响,那把金色的长剑距离燕尘只有不足一步之遥。

    “闪现…”这一刻,空间轻轻的波动了一下,下一刻燕尘的身影居然出现在了韦勒斯拉纳的背后,黄金的战斧法杖不知何时出现在燕尘的手上,熊熊的烈焰在战斧法杖上凶猛的燃烧着。这一刻一丝微不可察的魔力潜入地下。

    烈焰与黄金交织的战斧,带着撕裂空气的破风声,狠狠地砍向韦勒斯拉纳俊美的头颅。

    “砰…”这一刻韦勒斯拉纳动了,黄金的长剑以一个人类绝不可能做到的动作诡异的出现在了黄金战斧法杖面前。只见他的手臂微微弯曲,庞大的咒力卷携着黄金长剑精准的落在了战斧法杖的斧刃上。

    “铿…”强大的力量从黄金剑上传来,即使是燕尘那妖怪般的力量在这神力面前也显得微不足道。

    “强化魔术…”燕尘咬紧牙关使用了魔术,澎湃的魔力在他的体内涌动,如同电路板一般的魔术回路在他的手臂上浮现,这一刻燕尘的手臂肌肉猛的涨大一圈。他竭尽全力的抵挡着韦勒斯拉纳剑术传递来的神力。

    “不错…但是这样的小伎俩面对神明还远远不够…”韦勒斯拉纳赞许的点了点头,但手中的黄金长剑确实猛的一泄,燕尘的身体立刻保持不住平衡,不可避免的向前倾斜。虽然燕尘竭力的想要调整平衡,但是在长胜不败的军神、战神面前这样微弱的失误却会被无限的放大。

    燕尘的瞳孔微缩,黄金的长剑携带着劲风,破开空气的阻碍,向燕尘的眼睛刺去。

    “言灵.守…”燕尘怒吼道,一道遍布着神秘莫测符文的淡蓝色光罩浮现在燕尘的身前,虽然仅仅是一瞬间仓促召来的言灵.守就破碎了,但其即使被击碎剩余的伤害也会溢出的特性却拯救了燕尘。

    “不愧是神明…”借助言灵.守的阻挡,燕尘立刻与韦勒斯拉纳拉开了距离,在短暂的战斗中燕尘终于明白了自己与对方在近战中的差距。

    虽然自己在经历了修行后,近战已经不再是短板,但是对方在武艺一途却是跨入了神之领域的存在,那剑术即使称之为神技也丝毫不为过,虽然他如今的武艺放在人类中也算是佼佼者,但是与肩负军神与战神神格的神明相比,却还差的远呢。

    “人子哟,汝确是一个出色的战士,但是仅仅是这样的话想要献给吾死亡却还远远不够,那么——口出狂言的战士,准备好付出应有的代价了吗…”韦勒斯拉纳一改之前温和的语气变的冰冷起来。

    “言灵.缚…”面对韦勒斯拉纳的饱含杀气的话音,燕尘却不为所动,随着咒语的念动,闪烁着紫光的五芒星出现在了军神的脚下,“哗啦啦…”一阵锁链抖动的声音,带着淡蓝色玄奥符文的虚幻锁链将韦勒斯拉纳束缚。

    “束缚吾吗?这样的咒法虽然精妙,但是吾想要挣脱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韦勒斯拉纳看着身上虚幻的锁链不屑的说道。

    “这一刻就够了…”燕尘的嘴角勾勒出一丝狂放的笑意,“拟似展开.罗生门大怨起…”燕尘的战斧法杖轻击地面,数十个不知何时被燕尘买入地下的巨大魔法阵链接在一起。

    数十只由火焰构成的巨手抓住了韦勒斯拉纳与一旁破坏大地的野猪,轰——,先是如同太阳般耀眼的光辉,随后是剧烈的爆炸,这一刻大地被高温融化成透明的结晶,钢筋水泥的大楼也被瞬间蒸发。巨大野猪的身影与少年神的身影双双消失不见。

    “呼,成功了吗…”燕尘急促的喘息着,为了完成这个魔术,他用出了浑身近半的魔力。

    “人子哟,汝干的不错,这样的咒法,即使是此身身为神明之躯也确实会收到生命的威胁…”

    “但是啊,汝千不该万不该就是将一同拢入其中,在重新找回了吾之化身力量的补充后,吾——再次复苏了,这一次是汝作茧自缚了…”金色的光辉开始凝聚,野猪死后化作无形的咒力与韦勒斯拉纳融合。

    少年再次出现在了燕尘的身前,虽然身上有些狼狈,甚至衣服和头发还有不少烧焦的灼痕,但他身上的咒力却更为庞大了。

    “人子哟,好好体会吾之化身的力量吧。”

    “汝,违背了契约,为世间带来罪恶。主曰——罪人必受责罚。将其背脊粉碎,挖出筋骨、头发、脑髓,将血与泥土一并践踏。若吾乃锐牙难近身者,便遵从主之言给予违背契约之人破灭铁槌!”玄奥的言灵从少年嘴里吐出“ggggyayayayayagaygy!”黑色的巨大野猪咆哮着再次出现了,祂迈开巨大的四足,如同一辆巨型的装甲坦克一般,携带着如同山崩地裂般不可阻挡的气势冲向燕尘。

    感谢打赏的100起点币,感谢打赏的500起点币。

    卡文,更新的有点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