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远方寻路而来 第25章 喜事
    “你干嘛呀?我只是去看看小秋怎么了,我让你在家,你怎么不听呢,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办呢?你看现在又摔倒了。”何翠,说着已经哭了起来,脸上表情有些哀戚,又有些着急。

    “你病还没有好,我不放心你,就跟出来看看,我怕你冲动,又把自己伤到,我知道,我已经没有用,这条腿,这条腿……”路志挣开何翠的手,打着自己的腿,“呵呵呵,它只是一个拖后腿的了!”苦笑着苦笑着,就落下泪来。

    何翠蹲了下来,捧着眼睛,挡住了脸,哭了起来,“你说什么呀,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呀?”多年的委屈仿佛集聚到了此刻,她再也忍不住了,“我嫁给你,我心甘情愿,你什么样,我都是能够接受的。可是我接受不了你总是不能够承认自己,不能够接受自己。”她醒过来,头其实还是疼的,现在又说路秋要被送到警察局去,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她从来没有见过什么警察,不过她还是知道,那大概是牢房吧。她心头乱极了,她都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

    还好没多久路湘与路水就过来了。

    一个表情淡然而又落寞,一个有些不甘而又似乎是有主意的。

    不过此时的他们也没有心情去研究她们的表情,只见何翠有些害怕又有些慌乱的问道,“湘湘,小水,小秋怎么样了?”

    路水正准备大说这陈家的黑心,不过张了张嘴,还是没说。

    “明天,小秋就会回来的。”路湘面无表情的说着,“爸爸,妈妈,我们明天等小秋回来了,我们就离开这里吧,还有,小秋的确是把陈家的房子烧了,我们把我们家的那头牛赔给陈家吧,怎么样,你们觉得呢?”

    “这个死小子,他回来我打死……”他话还没有说完,何翠看了他一眼,就弱弱的没有在说下去。

    “我们回去再说吧!”何翠往前一把扶住路志,说着。

    ——

    陈母吼了陈健权,坐在床上一夜没睡,说不上什么滋味,有些不安,但更多的是畅快。她这么多年从来不敢表达自己的话,她从小的教育就极为严格,第一个就是不许反驳自己的丈夫,要以自己的丈夫为天,可是昨天她居然吼了陈健权。

    她昨天确实是有些难受,她没有想到她的丈夫居然是一个这样的人,用这样的手段,逼人家离开,逼人母子不相见,而且那个人,还是自己的儿媳。

    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路湘的痛,那种无助,那种漠然是在受到伤害的保护色。因为她太清楚,这样的事情的痛苦。若是她,若是她,陈健权是不是也要这样对她,她都有些不敢想象,若是真的,她该如何面对。

    一晚上她的手都是抖的,唇亡齿寒,大抵就是如此了。

    她起来,并没有在哪个屋里见到,“大概是又去见哪个老情人了吧!”陈母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怎么会在家呢?

    ——

    江家这边,江老爷子正在研究他的草药哪些可以清除季远方体内的余毒。

    季远方在教着江肴写字,这江家一家一听说他是从战场上下来的,对他就更上心了。看他手落下了残疾,就死活什么都不同意让他干,弄得他都不好意思在待下去了,可是几次说要走,都会被苦苦地挽留。他又实在不好意思就这样离开,救了他一命,又招待他这么久。就这样离开,未免有些太忘恩负义了。可是他又有事儿,过几天还是得离开。

    “小季叔叔,你看,肴肴写得好不好看。”江肴脸上十分的期待,纯真的小脸蛋,挂着煤灰,实在是可爱极了。

    “呃,肴肴写得真好看!”季远方看着一地的用煤炭画出的看不出来写的什么的东西,有些违心的说道,怎么能打击小姑娘的积极性呢?

    突然,外面响起了锣鼓的声音,倒不是很大,可能有一两个人打的样子,还有人吹着喇叭,倒是有些热闹。季远方有些无聊,就拉着江肴脏脏的小手,出门去到江老爷子身边。

    “老爷子,怎么,这村里是哪家有什么喜事吗?我听着这声音很欢快呀!”

    “喜事?哼。还不是那边方家要把儿媳妇儿嫁出去。”老头子有些不屑的说道。

    “儿媳妇儿嫁出去?怎么回事儿?”季远方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这方家呀,儿子在前线死了,明明也有送了抚恤金过来,可是转眼就要把逼着儿媳妇嫁出去,连带着,孙女都不要,还要收彩礼,作孽呀!”

    季远方本来在看着肴肴拿起的草药,听到江老爷子这样说,仿佛被什么击了一下,方家,前线,什么东西仿佛有了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