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放弃
    季远方以为他此生怕是活不成了,所以就安心的睡了过去。若是就这样可以不再面对眼前的一切,那恐怕也很好。

    可是当他再醒过来的时候,他躺在床上,身上也不麻了,腿也有了力气,听见外面有“嘭嘭……”的声音,他寻着声音走了出去,看这个样子,是有人救了他。外面坐着一个小姑娘,大概两三岁的样子,坐在板凳上,摇着竹叶虫,悠闲而又温和。

    “呀,活过来了,老头子还坚持对了!”一个高高的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走出来,脸上带着些惊讶与不可思议,又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哎呀,兄弟,你才醒过来,别起来呀,会头晕,躺下,快躺下。”转头又对门外的小女孩儿说道,”肴肴,怎么叔叔醒了也不说呀,不是让你看着,醒过来了,要告诉我们的吗?”

    季远方觉得,嗯,我现在真的不太想躺下。我只是想知道,现在在哪里。

    “爸爸,它不飞了,不飞了。”这种竹叶虫,被人们捉住,困住之后,不停的飞动,通常拿来给小孩儿玩。小姑娘没有回答她爸爸的话,她的全副注意力都在这个新鲜的玩意儿上了。

    “它不飞了,当然得不飞了,你以为它一直飞呀?那它不得累死!哟,醒了呀,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吃点什么?江通,你怎么连水都不给人家喝呀?”门外进来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妇人,提着篮子,看到季远方站了起来,立马就招呼自己的丈夫去拿东西。

    被点到名字的人立马就去倒了水过来,递给了季远方,被这样说道,季远方突然觉得自己很渴,渴得嗓子都快冒烟了。他有些纳闷,自己到底晕了多久了。怎么会又渴又饿呢?这夫妻俩又给季远方拿了几个饼过来,一接触到吃的,就忍不住吃了很多又很快,这饼子大概是这

    辈子最好吃的东西了。

    季远方边吃着边听着这夫妻俩的介绍,原来他们家姓江,江通是这家的儿子,那位妇人是她的妻子姓木,小女孩儿是他们夫妻的女儿,叫江肴,就他的是江通的父亲,一位老人家,有些通草药,所以今天看他还没有醒,就又出去采草药去了,想再试试看看,能不能有效果。

    呃,季远方有些闷闷的。

    好吧,既然还活着,那就好好活着吧。

    ——

    路家的大门口,何翠静静的坐了一会儿,有些恍然,愣愣的坐在那里,她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路秋突然就成了杀人犯了。

    “我要出去看看,怎么回事,我的小秋怎么会,怎么会?”何翠定定的说道,“他们肯定是看不得我们家现在好了。”

    路志紧紧的抓住了她。

    “你干嘛?我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说着就使劲的向前拉着,路志后面没放手,“你去干什么,身体还没好,我去看看。”

    “你去,你去,什么时候能到呀?你都还没有走到,我的小秋都怕是被他们不知道弄到哪里去……。”

    ……

    “也是,我早就已经是个没用的人了!你说得对,我去有什么用呢?”路志有些落寞的说道。

    何翠话一出口她就有些后悔了,可是都已经出口了,她也没有办法,皱了皱眉,脸色有些难看,若是平时她一定会过来好好安慰路志或者会岔开话题,可是今天她实在是没有了精力。

    路志看着何翠那难看的脸色,突然就不敢再说什么了,说什么呢?好像没有什么可以说呀,无力,或者是无理取闹。

    他是一个废人,人尽皆知,他是没有用,无力辩驳;可是这些对于现在来说,都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路秋到底是怎么了?刚刚陈家的人说得不明不白,路湘又急急忙忙的跟着去了,若是,若是路秋真的杀了人,怎么就突然杀人了呢?

    这小秋可是他几个孩子里面最听话的一个呀。

    何翠走出去,没有再管路志,路志也拿着拐杖跟在她身后,只是很快,就被抛弃在了很远的身后,现在的他是追不上的。

    积雪渐渐的化了许多,虽然有着太阳,可是温度却是越来越低了,路志只顾着看前面的何翠走到哪里去了,却没有留意脚下,突然好的那只脚向前滑去,那只不能动的脚,却在后面不能拿过来。

    可是当疼痛袭来的同时,他抬头看了看何翠的身影,可是哪里还有何翠。用力的想要站起来,可是始终站不起来,他没有一刻有这样的恨过自己,没有一刻有这样的恨过老天。

    “呵呵”

    路志苦笑了几声。

    这世间最无助的怕就是如此,我以为我还是你们的依靠,可是却早已不能够了。

    路志努力的想要站起来,然后却始终是站不起来。皱着眉头,有些挫败,正当他有些想要放弃,放弃吧,反正你也是一个没有用的人了,就在他打算就这样在这雪地里坐着的时候,一只手申到了他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