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不见
    这世间最恐怖的事情,就是主动权在别人手上,翻手就可以置你于——万劫不复。

    陈生走了,陈家表哥也走了,最后的一点温度也没有了,路湘看着地上的雪,心里血淋淋的,说好的不要再对任何人抱有希望,可是为什么还是很难受呢?

    陈生自始自终从来都没有为她说过任何话,无论是早上还是现在,她曾经看做一生的依靠的人,真是讽刺啊。这世间怎么这么绝情呢?

    “湘湘啊,我们家是真的很喜欢你,本来我是不同意你跟陈生离婚的。你看我们现在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了,让路秋回来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们两家如今闹得这样凶,再在一个地方住着有些不好,你看这——”陈健权有些实在是不好意思和为难的表情看着路湘。

    “我知道了,我会跟陈生离婚,本来也是要离婚的。”路湘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公公,那个生怕她会赖上他们家的人,不知道怎么会从前还会觉得这个人十分的有见识。

    “不是的,我是说,你们住在罗山村,别人难免会说三道四——”陈健权做出了一副戚戚然的样子,真是为难的样子。

    路湘瞪大了眼睛,果然是这样呀,原来是想把他们一家赶走呀。

    “好,我们会搬走的,只要小秋回来了。我们就搬走。”

    陈母在一旁看着自己的丈夫,觉得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怎么会是这样的一个人呢?

    “还有啊,湘湘,这你们搬走,宝儿还是在我们家,跟你走也不太适合,以后啊,这宝儿肯定会有后妈进门的,不会让他受委屈的。”

    路水过来正好听见这一句,她立马就炸毛了,“你们家什么叫会有,你们不是早就找好了吗?那个姓郑的,什么叫宝儿就跟你家了,他也是我们路家的孩子,……”

    “路水,不要说了!”

    “不说,我凭什么不说,他以为他是谁呀,什么王八羔子呢!就想欺负我们家的人,快把我们路秋放回来!”她打听了,路秋没有被送过去,本来是要送到警察那里,可是被陈生拦下来了,现在被关在一个地方。可是在哪里,她却不知道。八白那个不仗义的,居然说他不敢说,气死她了。

    “好了,路水,我让你不要再说了!”路湘突然拔高了声音,吓得路水就不说话了。

    “好,陈村长,宝儿我不带走,你们可以放了路秋了吗?”路湘镇静得可怕的声音,让陈健权也有些心惊。他看了看路湘,说道,“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你以后都不要来见宝儿,你看,你若是来看他,他就必然知道自己不是后妈亲生,这样我们一家都不会安生了。”

    “我不来见他,他就不知道自己的妈妈了吗?母子连心的,他怎么会不知道他有一个妈妈,不在身边。”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们自然会考虑的,你只要发誓这辈子不见他,我们就可以放了路秋回去,大家也是这么久的亲人情分在的,我也不想伤害你,可是若是月逸这辈子有你的存在,就会跟他以后的母亲有隔阂,路湘,你说对不对?”

    这世间有一种人,明明把人踩在了泥土里,还非要拌作好人,路湘此时有些不知道滋味是如何的,大概就跟捅了一刀,然后那个人说,路湘,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我也不想这样的,我没有办法。是你自己不知好歹。

    路湘眯了眯眼睛,把眼角的泪水生生的逼了回去,“好,我答应,我路湘发誓,这辈子都不再见我儿子陈月逸,如果我见他,叫我,叫我不得,不得好死!这样,你满意了吧?”咬咬牙,还可以度过,路湘觉得。

    “姐,姐,你说什么呢?”路水有些着急,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你们家欺人太甚,哪有不让母亲见儿子的道理……”路水瞪着陈健权,这简直就是一个财狼,怎么会这么黑心呢?

    陈健权没有跟路水讲话,转头往外面走去,“好吧,路湘,明天你出来一下,我把你跟陈生的婚离了,然后明天就可以让路秋回来了。”

    “既然都是这样了,为什么不能今天放,多关他一个晚上做什么,?”路水有些激动的问道。她也突然懂了,这陈家,就是要抹去她们家所有的痕迹,跟陈生的,跟宝儿的,这一切都想抹去。

    “今天太晚了,明天去把手续这些办好了,路秋自然就回来了。”

    陈健权走后,路湘摊坐在了雪地上,路水哭了起来,她有些难受,被人捏着的感觉,真是难受啊。她忍都忍不住。

    陈母走过来,扶起来路湘,对路水说道,“你这孩子,你哭什么呢?在你姐面前哭,把你姐扶回去吧。”路湘止住了泪水,却还是在抽抽搭搭的哭着,路湘摸摸路水的脸,看了看陈母,拉着路湘往屋里走去。

    是啊,哭什么呢?

    有什么好哭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今日被逼到如此地步,怎知道将来是什么样?如今有什么好哭的。

    想通了这些,路水的眼神渐渐地有些瘆人,不过也只有一瞬。一旁的路湘没有发现,发呆的看着地面。

    路湘从来不哭,因为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哭泣没有任何用,那个生她的人尚且没有因为她的哭泣留下来,别人又怎么会在乎她的哭泣呢?

    ——

    夜里,陈健权回到家,往日会等他们吃饭的人没有等,陈母早早的就带着孙子在那边还好的房子的床上睡了。他一看,连饭都没有,怎么回事儿?顿时就有些生气。

    可是他还没有说话,就听到陈母一声怒呵,“回来不知道小声点呀,非要吵得人家都睡不着,啊?”

    他突然被吼,这辈子陈母对他都是温温柔柔的,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突然有些发愣,倒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