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失去
    我们总以为曾经那是最绝望的时刻,可是绝望的事总是一个接着一个,老天大概是想给了这么多的考验,活下来的就是升仙了吧。

    路湘来到陈家,看了看坐在屋里无动于衷的陈生,心口也不会痛了,大概是真的绝望了吧,所以毫无波动。

    陈母觉得这样有些不对,她搬了个凳子给路湘,“湘湘啊,坐下来吧,你看看,我们家里也没有好的凳子了,都被烧了。”话一出口,就想打自己嘴巴,怎么好死不死的就提了这个话题。虽然,她今天早上那会儿被气坏了,可是这一刻,她觉得不能再逼路湘了,这不就是曾经的自己吗?只不过自己没有那么勇敢。

    “不用了,……妈。”路湘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公公婆婆,就要离婚了,她本来想过,这辈子大概是不会来这里了,可是人生果然是变化无常。

    陈健权看了她们一眼,从屋里走出来,看了看妻子怀里抱着的孩子,又接过来抱着,说道:“路湘也过来了,把孩子送回来呀。”

    果然不愧是村里最狡猾的人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后,还能够这样若无其事的跟她讲话,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若不是那被烧了的房子,真的都快想不起来那早上的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以前不记得是谁说过,那些看似温和,不动声色的人,其实是最厉害的人,路湘一直都知道,无论是当初她跟陈生要离婚,还是如今小秋的事情,最不好过的就是她这位公公这一关了。

    “爸,我们家可以赔偿这个房子,也可以给你从新盖房子,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放过路湘,不要把他送到警察那里,他还是是个孩子。”路湘有些艰难的开口。

    “湘湘,你还是我儿媳妇,这个事情应该你爸爸来跟我谈。路秋,他是想烧死我们的,这个事情,你要我们家怎么放过呢?他做错了事情,就应该承受这一切的。”陈健权逗了逗怀里的孙子,又把宝儿抱给了妻子。

    “可是”路湘的泪水模糊了双眼,“路秋他还是个孩子呀,他这辈子,若是送过去,就不要想着回来了。”她的声音有些轻,又有些凄厉。

    “湘湘,你在说些什么呢?你大概是太累了,好好休息,这些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跟你爸会谈的。”陈健权淡淡的说道,可是语气里却是那么的不容置疑。

    陈生从屋里走出来,看着眼前的一切。雪已经停了,今天太阳出来,洒在雪被里分外妖娆,独独让他生出几分创作的灵感。可转头看着他们家的房子,又有些萧索与气愤。若是早一点没有发现,他们一家今日可就命丧黄泉了。他有些乱,他此时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路湘,还是郑小兰在一起比较轻松,现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太让人糟心了。他不愿意去想,他只想逃避。

    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路湘觉得无法开口,陈生觉得他爸不会赶尽杀绝,陈健权,心里在不停的谋划着。

    “嘭——”

    一根烧的断了的柱子从房梁上掉了下来,打乱了所有人的思绪。

    “爸,我爸他这些年,已经大不如从前——”路湘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远处有人在喊小姨。

    路湘转过头,看了眼,原来是陈母的姨侄儿,以前小时候到村里来见过的,叫什么,路湘想不起来了,最近思绪越来越乱,她有时候都快觉得自己怕是要失忆了,以前好像来过的,还有另外一个人。

    陈母的侄子来,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听着他喘着出气,想来是比较急。路湘笑了笑,她现在还能够关心别人急不急,她哪有那个资格呢?

    陈母连忙进门,给她侄儿倒了杯水出来,那人来了之后,扶着陈生说道,“我八弟在前线战死了,——前两日来的通知,我妈已经病倒在床上了,——如今我们”他接过陈母手上的水,喝了一口继续说道。

    “如今我们想,我八弟到底是为国为民,我们呀准备给他还是做个法,请人来超度超度,可是我们家人手不够呀!想让表弟你去帮忙帮忙。”

    “噫?你们家这房子怎么了?走水了?”这表哥这时才看到这房子被烧。

    “嗯,昨天晚上烧的。”陈生觉得不好说其他的事情,只好说,“大姨,怎么样了?八表弟这个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能怎么样,还不是天天躺着,不过呀,也是妈妈爱幺儿,她呀,难受,这远方在家里就是他的宝贝儿心肝,我看哪,我们这些可没见她心疼。”

    “怎么说话呢?一个是你妈,一个是你弟弟,季霍军,哪个母亲能够忍受白发人送黑发人,更何况你大哥去年又走了。”

    “是,是,是,小姨说得对。我说错了。我也是着急,这两年家里发生的事情比较多,还希望小姨不要跟我一般见识。我就是看着我妈不开心,所以火急火燎的想过来请小姨去陪陪我妈。”

    陈母其实一听说姐姐病了,心里就有些着急,要知道姐姐今年也快了吧,高。可是这家里的一摊子事情,她摇了摇头。

    “你看这屋里都被烧成这个样子了,我还是要在家收拾收拾,我明天再过去吧,陈生今天跟你一块儿过去,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陈母看了眼陈健权,才慢慢的说道。

    “嗯,你小姨说的没错,今日就陈生先过去吧,我们后面再过来。”陈健权看着季霍军,慢慢说道。

    他一看,嗯,小姨夫都说话了,那也只能这样了,往这边瞥了几眼路湘,看她一直没说话,衣服上也有许多泥巴,有些诧异,倒是也没有再问,他还要赶着回去安排事物。

    陈生随着季表哥走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他回头看了几眼路湘,可是却从来没有想到,他们此生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

    我就这样失去了你,路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