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想起
    在不经意之间就会想起很久没有见过的人,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知道,其实是我们内心是想见的,只是还没有意识到罢了,也有可能是我们缘分还没有尽。我们只是奇怪,怎么会想起呢?然后又没有在乎了。

    “山东站,到了。”火车上的乘务员报着地点。

    季远方拿着自己的东西偷偷的下了车,没有跟任何人说,出了火车站,外面是一片田地。刚刚开春的的季节,田间有许多人在劳作着。

    可是该往哪里走呢?他努力的回忆着板栗曾经给他说过的地方,然后问了一个在田间干活的老伯,可是老伯干了一辈子的活儿,却不知道这些地方以外的的地方。他又只好倒回了火车站,刚刚那趟火车已经开走了。要知道怎么去到那个地方,不如问问火车站的人,应该他们会知道,季远方突然想到,这几天,他突然觉得活着也是一件好事,至少还有事情可以干,不是一个废人。

    火车站的一位老大爷告诉他,大概怎么走,挺远的一个地方,不过也不知道具体的位置是在哪里。

    “小伙子,你不是我们山东人吧。你去那里干什么?挺远的,要走挺久的。”大爷看看门口来来去去的人,说道。

    “嗯,大爷,我不是这里的人,我去我的一个战友的家里,不知道路。”

    “哦,小伙子,你刚刚从战场上下来吗?英雄啊。”大爷笑得很开心。

    季远方觉得如同被打了一拳在心口,拔都拔不下来。

    “小伙子,那你要去的那个地方真的挺远的,你还是等等,看看有没有过几天到那边的牛拖车。”

    可是季远方很开心,他充满了力量,送信大概就是他此时还想活着的唯一意义了。所以他怎么会怕远。这是他的救赎啊。

    乡间小路上,也有几个人在讨论着前方的战局,讨论着会不会打进来,我们的援助有多么多么的伟大。几位老人家,有的大概也是前几年战场上下来的,摇着头说道,“我们的国家不能再打仗了,在打老百姓可就没法儿活了。”

    另一位说道,“这话怎么说的,又不是我们要打,只要别人不来侵犯,我们怎么会出兵,但别人都打到家门口了,我们怎么能不打,中国人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我们有个好组织,**万岁。”

    有些看了看他这个年轻人,走路快,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就远远地让开了,人们想着,这个年轻人,是不是精神有些不正常呢?

    季远方哪里知道他们在这样想他呢,他只不过在念叨着那封信的内容,念着念着,有一刻他都会觉得他就是方力了。然后又有了力气向前走去。

    耳边的谈话渐渐的远去,前面是一条小河,季远方过去喝了些水。歇了歇脚,其实他也不知道这样走对不对,可是这样不停歇的走会让他忘记战友,忘记战场,忘记血流成河,忘记不甘,变得麻木。

    累了,就睡在枯草堆里;饿了,就吃点包里带的干粮。夜里,若是从噩梦中醒来,就陪着月光,或者,在月光下赶路。不知道走了多少天,走错了多少次,总算是与说还有几个村庄就到了。可是季远方说不出那一刻的感觉,要到了,好像又有点不开心。他也就是也有些不开心。

    还记得那时,他还在队里面,他求他们所有人,跪在了那门口,说还能不能让他去战场,可是没有人回答他。后来他醒来,才发现原来是一个梦,小李同志一直在身边叫着他。那一天小李同志跟他说的话,如同一根刺,他觉得有道理,但他也无法做到。

    她说:“季远方,你的命,如你所说,是你的战友拿命给你换回来的,你怎么会如此不珍惜,这条命,它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了,你就应该是拿来做点有用的事情,怎么会这么自暴自弃。”

    那个时候,他真是绝望啊,“有用的事情,什么有用的事情,你没有看到,我连战场都去不了了吗?我连报仇的资格都没有了,呵呵……”

    “你知道这种痛吗?你不知道,你不懂,你不要在这里安慰我了,你不要去看其他的病人吗,怎么,小李同志这么闲?”季远方转过头去,有些不礼貌的吼道,他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

    “怎么跟我们小李同志说话呢?你这人怎么好话赖话听不懂呀,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了,还冲我们小李同志吼。”旁边一位伤员有些生气的说道。

    “我不是第一天上战场,我在后方,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过,可是从来没有人像你这样,走不出来,季远方同志,你的心被困在了那个战争里,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如同一个废人一样,不是因为你的手,而是因为你的心!”

    季远方想到这些话,就觉得心口一阵发抖。他看看自己的手,那手上的伤痕,清晰的表明他的无用。

    然后一屁股坐在了草丛里,不知道就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他低过头一看,原来是一条蛇,绿绿的蛇被他吓到了。他想这蛇大概被他吓到了吧,无缘无故的闯到人家的地盘。虽然咬的有些疼,可是他心头一松,还好,又有事情可以让他暂时忘记那些事情了。

    好了,这下好了,大概也不用活着了,他觉得。死了吧,这样,就不是唯一一个活着的了。

    突然觉得有些麻麻的全身,好像自己都不是自己了,他想就这样倒下去吧,又突然想到,手上的信还没有送到,艰难的往前走。

    季远方快要支持不住,倒下来的时候,又想到了板栗,想到了板栗的女儿,想到了板栗有多想看看女儿,想到了外婆,想到了四哥,还突然想起了路湘,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个人呢?路湘啊。那个记忆深处,也许并不记得他的人。听说,她结婚了,她结婚时,他当时在干什么来着,都没有去看看她。

    然后,然后就没有了意识,其实,他还是想去看看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