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为什么
    生活总是这样,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所有的想象都是美好,而现实往往十分残酷。

    滚滚浓烟,枪林弹雨,季远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板栗拉着一起扑到战壕了,然后,有的同志拿着枪向着头顶的飞机打去,可是哪里又能够打呢?那些飞机在如同在遥远的天际,对它毫无办法。

    有些事情讲起来似乎淡淡的,可是对于当时的季远方来讲绝不是这样的轻松,自责与内疚席卷了他的一生。

    “蹬,蹬,蹬……”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让季远方一下子醒来,突然的紧张,不知道是梦里的还是现实的,只是汗水密密麻麻的从头皮出来。原来是是护士小李,他最近是怎么了,太敏感了,总是对于一点点声音都受不了。

    “季远方,该换药了。”

    对方一动不动,小李觉得头疼极了,“怎么?同志,不想换药,这要是感染了,可就没有办法了。”

    那时候的季远方,已经进去了一个死循环,别人进不去,他也出不来,一个人活着的憋屈,一个人活着的自责,还有一个人活着的那说不出来的难过与伤心,把他禁锢在了自己的世界,他不止一次的想,为什么活下来的要是他。为什么不是那些那么优秀的战友。为什么不是还没有见到女儿的板栗,为什么是一个连自己的事情都干不好的他。

    还记得板栗写给他女儿的信,

    “我的女儿,如果你看到这封信,那么爸爸,应该不在这个世界了。

    那么你要相信爸爸是很爱你的,爸爸曾用尽一切力量,想要回到你的身边。

    战争,分开了我们,如果有一天,你长大了,有了能力,一定要记得维护和平,维护我们的国家,因为战争太可怕了。

    还有,我的女儿,请帮爸爸,照顾你的妈妈,告诉她,爸爸很喜欢大山,很喜欢你妈妈……”

    当时他替他写的时候,还在笑他,说他太悲观了,怎么会回不去,那个时候的他还没体验过,什么叫无可奈何,什么叫视死如归,什么叫残酷。

    季远方就在自己的世界里,待到了伤好,其实也不算好,枪口还会作痛,最重要的是手上又一颗子弹应该是伤到了神经,小手指打不开了,右手也抬不起来了。

    ……

    训练场上,又一次的放下枪。

    季远方眯了眯眼,他以为,他以为只是一根小手指打不开了,可是为什么,他的整只手都是在发抖的?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季远方突然吼了出声,有人看了他一眼,大家又都干自己的事情。

    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办,为什么?

    一双手废了,对于一个战士来说意味着什么。

    “同志,你怎么了呀?”训练场上有人问道。季远方没有回答,他也想知道他是怎么了,为什么他的手握不住枪了。

    “季同志,你的手还没有好全你怎么就去握枪了呢?你的手不想要了?”

    季远方看着急急的跑过来的小李,苦苦地笑了一下,“要不要,他都已经废了。还有什么意思呢?我再上不了战场了!小李同志,你不用这么紧张。”这个世界难怪把医生护士称作白衣天使,果然是天使,素不相识的人都能够如此清楚的记得病情,难怪。

    “上不了战场,还可以干别的事情啊,只要还活着,我们就可以干事情,就还可以把敌人赶出去。”小李看着季远方,有些难过,战争把人的生命带走,把活着的人的魂也带走了,剩下的一点,就是为了保家卫国。他们可以治人身上的伤口,可是却无法治人心口的伤痕,明明很会说话的一个人,此时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上不了战场,我还有什么用?我就是为了这个而来的呀。我们一个连,他们那么多人都是为了这个而来的,他们都不在了,可是他们的愿望我却不能帮他们达成。呵呵……”

    “不说了,再说,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了。”看着很着急的小李。

    “没有用吗?你什么都没有开始,怎么就知道不行了,你只是不能干之前的事情了,但是做什么不可以实现抱负呢?季远方,你有偏见。你太狭隘。”

    小李看着这个人,向前走的人,那个没有了灵魂的人,那个在夜里也会吼着,紧张着的人,小李觉得不知道怎么就生出了一股子心疼,大概是想错了,这场战争,带给大家太多的伤痛了。她是心疼每一个人的,对是这样的。

    ——

    季远方坐上送他们回去的那趟车的时候,有一刻觉得有些无法呼吸,如同做梦一样,他曾想过,怎样的的风光回去,怎样带着胜利回去,却从来没有想过去此回去,如同一个逃跑者,如今怕真的是萧净口中的胆小鬼了。

    萧净啊,那个嘴巴毒,其实心眼还是很好的人。

    记得那个时候,他从来没有一下子走过那么远的路,那么久没有水喝,坐在那里无所适从的时候,萧净不耐烦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就把他的水递了过来。一壶一点都还没有喝的水。

    眼角的泪水就这么流了下来,打乱了季远方的假寐,怎么又想到他们了。有些无赖的摇摇头,那天,他去找上级,说他不想回去,他还想从新去战场,他还想报仇。

    可是还没有见到人,就让他回去了,说这是部队规定,受伤的战士都应该回家,更何况他的手已经废了。

    很久都没有找到任何一个理由可以继续上战场,他就是一个废人。

    小李同志来送他的时候,他连笑都没有冲人家笑一个,其实他很想向她道谢的,还有王医生,虽然他也许曾经不是那么想活着。

    从不是这样的不想回家,他想了,等到了山东就下车吧,去一趟板栗的老家,去看看他的女儿,顺便把那封信拿过去,他还记得那封信的内容是什么,所以写起来,也不是很难。

    只不过阵亡通知书应该去了吧,方家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