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战场
    我们总是在不经意之间被发现天赋,又在不经意间被人鼓励,然后对此天赋深信不疑,从此十分自喜,又装做满不在意。

    训练就在每一天的日子里不断的来临,又不断的完成,日子就渐渐过去。

    有一天,连长突然来找他。

    然后,他就开始被训练为一个侦察兵,说是训练,也不过是一个为期两天的训练。

    可是季远方不开心。心里想着是是不是他训练的不好,所以就被弄去成了一个侦察兵。不过当时的季远方也没有太多想这个问题,既来之则安之,这个道理他一向是明白的。既然当了兵,服从命令,就是天职了。季远方正在想着,面前的陈连长正在问他。

    “季远方,第一次参军?刚到部队。”陈连长看着眼前的年轻人,眼睛里面有着惶恐和坚定和犹疑。

    “报告连长,是的!”

    “嗯,坐下吧。”季远方坐在了连长指的凳子上面。“我们聊聊。”

    “刚刚外面有多少人在训练,外面树上的鸟是什么鸟……”

    那天连长问了许多问题,季远方基本上都是答对了的。很久很久之后,季远方才知道,当时急需找到一个有观察能力的人训练到战场上。所以,陈连长问了他许多问题,可是陈连长也不知道应该问什么问题,来考验他。

    “嗯,这许多问题问下来,的确是观察能力的确是出众。”陈连长想着“若是好好培养,必然是可以成大器的,只可惜条件有限,也只能……”

    季远方看着定定的看着他的连长,他觉得,嗯,有些发虚,可又不甘心,“连长,是因为我打枪打得不好,所以来让我干这个吗?”

    陈连长的脸顿时就黑了,季远方心里更加虚了。

    看了半天,看到对面的人突然笑了。

    陈正看了看这个年轻人,突然就有些想笑。这不就是年轻的时候的自己吗,想着建功立业,想着做一个英雄。他笑着说:“怎么会这么想,有人在你面前说什么了?”

    “报告连长,没有!”

    陈正点点头,“嗯,听他们讲,你们家那没怎么打仗,你见过真正的战场吗?”

    “连长,我们那儿没有打过,倒也有过组织保护民众,那几年也是经常经历轰炸的,跑得快的能躲到山洞里,我妈因为裹脚,跑不动,就被炸死了。所以,我想,再也不能够,让这样的战争在发生一次在我的国家。”

    “嗯,有这样的爱国之心,是难得的。不过我相信,只要我们一心,就能够把敌人,现在,拒在门外。”

    “那你觉得,以前你们遭到轰炸的时候,你们能够早一点发现,会不会结局就不是这样了?你现在觉得侦察兵不好,没用途,那是因为你还不是一个真正的兵。当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兵,成为一个优秀的侦查员,你会是部队的眼睛,发现敌人的意图,你说你重要吗?”

    “啊?——”季远方有些发愣的看着陈正,“那为什么会选我?我什么都不会,我”

    “你会呀,你的观察能力是与生俱来的,你比别人的观察能力,敏锐能力都要强,怎么会不行呢,这是你的天赋。”

    陈正看了看有些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的季远方,“好好训练,有什么不懂的就可以问连里的同志,他们都是经历了许多战争的,都很有经验了。”

    突然的命令,突然的夸赞,莫名的责任,让季远方觉得狂喜。他这一天都是飘飘然的,这样的信任和初背责任的他感觉到心情的一阵一阵的悸动,只是一贯以来性格让他压抑了自己的心情,但是任何一个熟悉季远方的人,都知道,他现在处于激动状态。

    从不情不愿,到高高兴兴的去参加训练,方力觉得不得不佩服陈连长,他就是那么一说,说季远方似乎对人对事都比较敏感,就成现在这样了。

    季远方激动呀,训练都做得全神贯注。

    说是训练,可这训练还没有怎么开始,就结束了。那天,战争又被挑起,他们团接到命令,守住镜高地。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从接到命令,列队,出发,只给了三分钟。

    季远方觉得如同做梦一样,从参军,到坐上火车到这里,又成了一名战士,如今即将就要上战场了。

    “大季,有没有准备好?要上战场了,其实也别怕,到时候,哥保护你,我教你啊!”二筒摸了摸季远方的头,又摸摸自己的头,傻傻的笑着,季远方点点头,默认了大季这个称呼,他也知道要他们叫名字是基本不可能了。

    “两个傻子,居然傻到一块儿去了。哼”萧净冷冷的哼道,不屑的挑了挑眉。

    方力转过头来瞪了一眼萧净,那目光里有警告,也有劝告。

    萧净看了看转了头过去,没看这边。

    不过季远方和二筒可没有关注萧净说了什么,他们俩去看了看四周,没再说话。方力看着这两个没心没肺的人,觉得还真是轻松。

    队伍里,只有严谨的脚步声,再没有人讲话。

    只有季远方突然就敏感了起来,他对任何一点点风吹草动都十分在意,又十分的怀疑,他又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注意哪些,有些茫然。

    好在队伍里没有人看出来他的异样。

    可是,有一种不安,是你无法形容的,这是那天的季远方所感受到的,无法排解,因为无法感受不安的来源,更不知道他应该归于哪里。

    原来,有了责任是这个样子的。

    战地上,有几声鸟叫,远处的树上有着马蜂窝,季远方观察着四周,观察着地形,比对着他在书上看到的作战地形。

    他还没看完,他们已经在搭指挥帐篷,挖战壕了。他总是慢了那么一拍,他觉得。只好归队里,一起去挖战壕了。

    只是,他还没有走到,敌军的飞机炮弹就来了。

    一片炮弹的海洋,如同涨潮一样席卷了他们,机枪向着敌军,只是还没有开枪,就已经被埋在了泥巴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