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新识
    我们总以为,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可是能好起来的,一定不是曾经不是种在心上的伤口。

    因为种在心上的真正的伤口,看是结痂,实则腐烂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我们自己也曾以为好了,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想起来,依然有些不知所措。

    可是,活着,不会没有伤口。

    我们曾经幻想着一起回去……

    我们曾幻想着胜利的那一天,可是为何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一个废人。

    被关庸叫醒的时候,他正在大喊着,“飞机来了,快趴下,快趴下!”

    一屋子的人都坐起来看着他,面色各异,夜里的月光,照的人的眼睛,特别清明。

    关庸是个东北人,个高,脾气直,一巴掌拍在肩膀上,疼得后半夜不用睡了。

    “同志,已经下了战场了,现在没有飞机轰炸了! ”

    “好了,好了,大家赶紧睡吧!”

    关庸转过头用满不在乎的语气,对所有人说道。递了一杯水给远方。

    “同志,飞机不会来的,快睡的!”关庸的声音比较粗糙,别有一番安抚的力量。

    如果你曾体验过,梦里都是到处的轰炸声,你就会理解,夜里不会再有人能够安睡。如果,你曾体验过,一个人活着的痛苦,你就会明白,泪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只有战场,才能带给你解脱与放下。只有战场,才能够找到那些遗留向往。

    好在天已经快亮了,季远方看着天花板,愣愣的,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季远方刚刚到部队的时候,怀着对着一切都是好奇的心情。

    站在训练场上,同志们都在做着训练,一班在进行集体摔跤,他们班的人在自由训练,他拿了把步枪,在练习打枪,他刚刚被分到这里,一个人都不认识。大概是太忙了,不知道怎么他就被分到了这里。

    “新来的同志,你叫什么呀?”

    “我叫季远方,同志,你呢?”

    “他呀,他叫板栗,吃的那个板栗,哈哈!”一个正在打枪的同志转过来说道,“季远方,这个名字好,远方总是神秘而又美好的。我叫郑全义,他们都叫我阿义。”

    “我叫方力,他们都乱叫我板栗,不过你也可以叫我板栗。”

    “诶,同志,我刚刚看你拿着那个枪的手都在抖,怕是吧?”

    “是有点,第一次摸到枪!”季远方看着方力,“觉得看着有些慌乱,就开不了枪了。”有些尴尬的笑了几声。

    “其实,我不知道,我会不会上了战场,就会拖后腿。我这样害怕,我……”

    “害怕呀,害怕就回家吧!哈哈!”旁边一个黑黑的同志说道,拿着手上的刺刀就向面前的靶子刺去。

    “二筒,你说什么呢?”方力疾言厉色的说道。

    “哦,不好意思,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二筒摸着自己的头,笑得有些憨憨的。

    “你别跟二筒在意,他说话就是不过脑子的。”板栗说着又瞪了一眼二筒,后者默默的走远了些,把那边一个同志换了过来。

    “……,可是我这样,确实也是没有用,上了战场就只有拖后腿……”

    “不会,你看,打枪的时候就什么都不要想,只要想着前方的敌人,就很好了,再说,你今天第一次打枪,这样已经很好了。”说着就把枪拿在手上,又把季远方的手握住,教他怎么样打枪。

    “还有,远方,其实上了战场,你也许会害怕,但是一样可以干的很好,因为,在那一刻,你只会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我们一定会胜利,当你害怕得一切都忘了,还记得要干的事情,那个就战胜了恐惧,战胜害怕的,那个东西,就叫做信念,坚信这一切,就不会害怕了。”

    “板栗可真是好耐心呀!阿义,你说是不是?”

    “怎么,你当初不也是这样被教会的,现在会了,在这儿笑别人了。”

    “少拿我跟他比,我当初可不像这样,我手可不抖。”

    “是吗,不抖,就是瞄不准,你看看人家,其实瞄的很准,只是有点慌。只要克服这个,就前途无量了。”

    “一个胆小鬼,我等着看他的前途无量,哼!”

    这跟郑全义说话的叫萧净,平日里喜欢说风凉话,故而没有人喜欢跟他讲话。

    “萧净,谁还没有个心理缺陷呢?你也不是天生不害怕的吧,战场上,怕就是怕,这又不丢人,害怕又不影响一个人是一个好同志。还有,你不怕,那你怎么第一次上战场的时候吓得不敢开枪?”阿义严肃的对萧净说道。

    渐渐的,训练场上安静了下来,他们还在训练,板栗教了很久远方打枪,拼刺刀……

    他们的兵器有些旧了,手柄处磨的有些光滑。可是,训练依旧十分认真,季远方怀着一股劲儿,方力看把他教的差不多了,就退到一边,让他一个人去练习,消化。

    有没有一个人,带你走进一个你以为自己不行的世界,那个世界如此精彩。

    那天的板栗教会了季远方打枪,两个人很快就关系很好了。板栗讲了他有一个女儿,前几天的信里看到的,算起来现在应该个月了。板栗是北方人,高高瘦瘦的,说起话来不紧不慢,就是让人能够自然而然的相信他所说的。

    季远方答应帮板栗写一封信,给家里,虽然说他老婆看不懂,可以留着,将来给他女儿看,他还没有见过女儿,如果不能够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