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章 恳求
    其实人生有些时候,不是人们不想安于自己的现状,而是现状无法承受灾难的来临。

    路湘话还没有说完,就见陈母和陈家三婶往这边过来了。陈母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布棉袄,而陈家三婶穿了一件花棉袄,显得格外的年轻。在雪地里格外的亮眼。

    路水看着她们就没有好脸色,翻了个白眼,拉着路湘就想往里走。

    “湘湘,我们来带宝儿回去。”陈母来看见路湘的样子,她有些不忍心,她嘴上怎么说着路湘,可是到头来她还是有些舍不得。

    路湘动了动嘴,却说不出来任何的话。

    “你们带什么宝儿回去呀?宝儿也是我们家的孩子,我们宝儿还那么小,怎么能离开妈妈?”路志从屋里面慢慢的走出来。

    “唉!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们还想养着孩子?你们也不看看,你们家穷得锅都快卖了,还能够养一个孩子吗?哦,对了,你们路秋啊,我们已经送到警察那里了,有时间跟我们争孩子,还不如想想怎么让你们家那根独苗回来。不然,你们路家,可就绝后了,你们想养着宝儿,宝儿啊,也不会姓路,他可是姓陈!”

    路志被这一席话弄得摸不着头脑,莫名其妙的。“我们路秋好好的,怎么会跟警察有什么关系。莫名其妙!”

    “你们家路秋好好的!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怎么路湘还没有告诉你们呀?呵呵,那可真有意思。”陈家三婶说着就慢慢走上前来,走到路湘与路水面前。

    “你们家路秋呀,他昨天晚上跑到我大哥家放火,被大哥一家发现了。要不是发现的及时呀,你们路秋可就是杀人犯呢!我就说你们家没有教养吧,小小年纪不学好,以前是经常在我面前横,如今可是直接放火杀人呢!”指着路水挑着眉说道,这路水平日里可是个伶牙俐齿的主,陈家三婶可没少受她奚落。

    路志听着听着,觉得有些站不住了。往后摇了两步,好不容易站稳了。这何翠就出来了,“你刚刚说什么,谁烧了房子,谁被送到警察那里了。”何翠刚刚好一点的身体,有些虚弱。

    “哟,这不是那个什么事情都没有就快死了的人吗?怎么,又活过来了?我说的谁,我说的当然是你儿子,要不然还有谁?”

    “别说了,老三家的。”陈母过来拉住陈三婶,她看着何翠的脸色实在是不好,虽然说,她早上也的确是很气,可是这会儿她又觉得不忍心。“湘湘啊,我们把宝儿抱回去吧,你看你们现在也没有心力来照顾宝儿,你妈又病着,我们把宝儿带回去,我们那边人手也比较多,照顾得肯定要好一些。”

    “妈,我求你,我求你们不要告小秋,他还小,我知道,他不对,不应该放火,他只是一时之间想岔了,你们不要告他。告我好不好,就说是我放的,我放的,是我不甘心离婚,是我好不好,妈——”路湘突然跪在了陈母面前,无助的声音里透着丝丝绝望。

    路湘刚刚在愣神时,想了所有的办法,可是在她二十年的认知里,面对这个,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所有的人都没有见过这样的路湘,陈母顿时间有些慌乱。可是这些事情也不是她能够做主的,她拉住路湘,“湘湘,你先起来,你起来,你这样,你也是没有办法的呀?”

    如果说,这世间还有一个人可以完完全全理解路湘,那个人一定是她,从最开始的反对她们离婚,她只是不甘心,怎么路湘可以这么有勇气离婚,不应该所有人都一样,不敢离婚,不敢问。所以,她不屑,来掩饰事实内心的不甘。可是当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之后,这一切已经脱离原先的轨道,短短一两天的时间,就已经不是想要的样子。

    ——

    陈生有些凌乱。

    乱得一塌糊涂。

    路湘今天早上的那个样子,让他有些心慌。他说不清楚自己的感觉,有一种他不敢承受,也不敢承认的事实正在剥开。

    可是今天,那雪地里的一片凌乱,就证明了,他与路湘此生,只怕是真的无缘了。

    他没能让他爸松口放了路秋,还让路湘挨了一场毒打,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他今天大概是魔怔了吧,怎么能愣愣的看着他们所有人打了路湘。

    听说路湘也是伤心的!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路湘抱着孩子,随着陈母回到陈家来的时候,陈生满脑子都在想着路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