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挨打
    雪地里影出的光亮,总是让人以为是快要天亮了,却丝毫没有怀疑,还有更黑暗的世界还没有袭来。

    路水喂着刚醒来的何翠喝着水,又不停的跟何翠说着话。路志坐在厨房里,听着母女俩的对话,眼角都带着笑。都没有发现锅里的水都快烧干了,也没有加任何东西下去。

    路湘发现路秋不见了时,没有跟任何人说。里里外外都找了一遍时,又出去找,虽说路秋都已经十二岁了,但是路湘总觉得有些不安,心慌的厉害,从昨天开始就有些眼皮跳了。

    外面的雪越来越大,已经下了三天的雪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走在这样的雪地里,路湘看着飘下来的雪,心越来越乱,脚步越走越快。

    天渐渐的亮了。

    路湘有些艰难的翻过了山头,看见不远处灯火通明,还有人打着火把,路湘心头一跳。

    赶紧往陈家院子走过去,却好像听见了一声路秋的哭喊声。

    路湘又加快了步伐,在快到了的时候,一下子摔在了雪地里,可是路湘顾不上,因为远远看到那里有个被许多人围着打的人,仿佛是路秋。

    不,路湘觉得就是路秋,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是路秋。她被这个想法吓得喘不过来气。她向着那边跑过去,就看见陈生站在外围,一脸的为难的走过来走过去!

    “是啊,我就是烧了你们陈家的房子,我不光想烧了你们家房子,我还想烧了你所有人,你们家一家都不是好人!你们家让我大姐一个人的时候总是在哭,我大姐姐多洒脱的一个人,我妈现在躺在床上,都是你们逼的,我就是想烧死你们所有人!你们现在发现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路秋说着,眼睛都红了。

    路湘听见路秋在人群里吼着,叫着,仿佛大山上的石头,一块一块的掉下来,砸在她头上。

    “啊——”路秋一声惨叫,路湘的心又揪着的一下疼了起来。

    “你个短命鬼,啊,怎么着,想烧死我们,诶,你们还在这里这干什么,不把他送到警察局吗?”陈母大声的冲着几个他们家族的几个年轻小伙子吼着,她不敢冲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吼,也只有冲着别人吼着。尽管她很不爽,那两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一句话,简直是气死她了。

    路湘向前奔着,跑着,大雪的阻拦,让她好不容易才走到人群面前,看到的却是路秋那张布满泪水却依然倔强的脸。她顿时就心抽疼抽疼的,“你们这些伤尽天良的,怎么会这么对待一个孩子?”路湘憋了半天,也只说出这句话,她实在是不会骂人。

    天已经亮了许久了,路湘扑过去把路秋抱在怀里,一群人对待一个孩子,也没有任何的善心,把一个孩子打成这样。

    “你们路家还真是好呀,居然会培养出来杀人犯,当初你们家搬到这里来的时候,我们就说不让你们在这里住,让你们家住在这里,现在到好,出个杀人犯,还半夜三更的跑到人家家里放火!”陈家三婶悠悠的说着,说着说着还挑了挑眉毛。

    “三婶,话要说得有理有据,说我们小秋放火,你们有证据吗?”

    “要证据,怎么,我们亲手抓到,这里房子也是证据,怎么,还赖得掉不成?”

    路湘看着房子,又看看路秋,心里明白了大半。

    “跟她们废话什么?”只见几个平日里还算友好的婆子,拿着些棍棒过来,“这种烧人家房子的人怎么能容忍呢?”说着就冲着路秋一棍子打下去。

    人在最害怕的时候,往往是什么都记不得了。那一天,路湘抱着路秋,护着路秋,路秋好像又哭着来又护着她,什么时候一切都结束了,什么时候她已经走到了家门口,她已经不记得了。只是仿佛记得路秋被带走了,他使劲的求着他们所有人,路秋还是被带走了。他们说要把他送到警察局。

    可是他被带走的时候,路秋已经遍体鳞伤了,警察局呀,那是个什么地方呢?

    路水出来看到门口的路湘,衣服已经湿透了,到处遍布着伤痕,脸上、脖子上、手上,有些已经结痂,有些还在渗着血,在灰白色的衣服上,格外的明显,尤其是那嘴唇被她紧紧的咬着,也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那双眼睛里面没有任何神采,从里到外都是绝望,从来都没有看到这样路湘,路水被吓的三魂都丢了两魂。

    “姐,姐,你怎么了外面这么冷,怎么不到屋里来?你这一身是怎么了,怎么湿透了?刚刚叫你们吃饭你和路秋都不在,你们去了哪里?”

    “姐,姐——”

    “啊,小水,你说什么?”路湘跟着路水上了台阶,却依然没有回过神来。

    “我问你刚刚一大早去了哪里,有没有看到路秋?”路水重复了一遍。

    “路秋——”

    “他——”路湘突然想到路秋,仿佛一下子被拉回了现实,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都是真的。

    这一切都是真的。路秋被他们带走了,路秋烧了陈家的房子,路秋想要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