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醒了
    我愿意变成最好的样子,只要你愿意来看看我。

    路湘实在是忍不住的哭出来。

    只是路志好像恍然未觉。

    “湘湘,你知道吗,你妈妈,不,是你妈妈,就是生下你的那个女人,她为什么会离开我吗?你那个时候还小,可能记不得了,那个时候我们经常吵。”有些语无伦次,也许是太慌乱了吧,需要有个人说说话。

    “爸爸……”

    “不,湘湘,你听我说,那个时候,你妈妈嫌我不会浪漫,整天就知道种田,没有抱负,都没有走出过这个大山。你妈妈是个很有学识的女人,她当年愿意嫁给我,我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是为什么?可是她就是嫁了,但她有着她的想法,她想去外面,那些年外面在打仗,我不想,我就想在这里,我们这里一直没有打过来。就是这样,我与你妈妈,永远都不能说到一块儿去,我们总是吵啊,吵啊!总是以我的妥协而结束。”路志说着说着,就苦笑出声,可是又笑不出来,

    “后来,有一天,她突然就说她要离开,离开这里,去完成她的梦想,为这个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我真是恨啊!”

    “那个时候,我一个人带着你们两个,后来,只有让你奶奶带你。我以为这辈子,我都是那个被嫌弃的人!直到我遇到翠翠,她呀,也是一个遭人嫌弃的,是个岁还没有嫁出去的大脚老姑娘,其实那个时候都已经不让缠脚了,可是总有些人用一些异样的眼光看着。”

    “那个时候,我对她说,我不嫌弃她大脚,她呀,她就就对我死心塌地了,一心一意的帮我养着你们两个,你说说看,她是不是傻?可是我总是不知足呀,总是冲她发脾气呀,觉得她五大三粗,对她耀武扬威的。尤其是这几年,变本加厉。湘湘,爸爸是不是错了,所以,她就这样一点征兆都没有,就这样躺着了,是不是,她不想理我了。可是我知道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发脾气了,她会不会醒过来,还是说她永远不会醒过来了。这世间唯一一个不会嫌弃我的人,她躺在床上不理我了,湘湘,爸爸应该怎么办呢?”

    “不是的,爸爸——”

    “可是我真的知道我错了,我真的愿意改……”路志朝着门,向外看去,呢喃道。

    “明天,爸爸,我们就带妈妈去城里看,不会有事的,真的不会有事的,妈妈没有怪你,妈妈她只是生病了。”

    “对,她只是生病了,我们还可以去城里看,老哈没有见过这样的病,肯定总有人见过的,不会所有人都没有见过,我们不要吃老哈开的药,他都没有见过,说不定会有什么害处呢?你说是不是?”路志已经有些胡言乱语了,也不知道说到哪里了。

    路湘扶着路志,往里屋走去,案上的煤油灯已经快要熄灭了,路湘握了握他爸的手一片冰凉。

    家里已经没有煤油了,路湘找了找还有没有什么可以照亮的,只有往日里编织的藤草,路湘把它放在手上,准备晚上若是有什么事就点燃,外面大片大片的雪,屋里还是能够看清楚一点影子的。

    一晚上,路志都在断断续续的讲着不同的事情,一会儿讲着路湘的亲生母亲,讲着她有文化,她们姐妹俩的名字,就是她妈妈起的,一会儿又讲着怎么认识的何翠,讲着为什么这些年不许他们读书,讲着为什么不愿意离开这里,讲着为什么……思绪混乱,路湘认真的听着。

    一晚上,路志都在讲着,有时又停下来看看何翠的情况,到后来,路志已经平静下来了。

    这注定是个不眠夜,路水陪着宝儿睡觉,可是闭着眼睛,怎么也睡不着,也在听着路志讲,可是用尽她所有的力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路水的人生里,从来都没有忍受两个字,以前,跟哪家有个磨擦拌嘴之类的,从来都没有吃过亏,就算有输了,她也从来不会忍着,什么事情,都会开口跟何翠讲,或者是跟路湘讲,可是现在她却发现,除了忍着,别无他法,连哭都不能哭。

    因为,这世间再没有人现在可以承受她的哭泣了,也没有人,可以承受她的吵闹。

    后半夜,除了偶尔路湘抱着宝儿喂奶的声音,再没有人说话。

    ——

    在天快要亮的时候,何翠突然醒过来了。

    路水激动得上去抱着何翠不停的哭着,哭着哭着,又笑了。又哭又笑的摇着何翠:“妈妈,妈妈,你总算醒过来了,我都快要担心死了。嗯——”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何翠抬了抬手,想要摸摸路水的头发,却始终没有抬起来。

    路湘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转头看了看路志。只见路志明显的松了口气,又呵斥道,“像个什么样子,又哭又笑的,你妈才刚醒,你去摇她干什么?”

    转头就去了厨房,路湘知道她爸一定是哭了,所以不好意思了,到厨房去掩饰去了。

    “爸,你装着什么呀?你明明就很关心妈妈,妈,爸很关心你的,他昨天晚上还哭了的!”这是路水这十六年来第一次反驳路志。她发现,她爸爸,也不是她想像的那样的。

    “我知道,我听到了的,我听到你们跟我说话的,我只是太痛了,痛到没有了力气,我想跟你们说话,可是我一句都说不出来。”

    “妈,其实爸爸很在乎你哟!”路水故意小声些说话,倒也足以让路志听得清清楚楚的。

    难得的,路志没有反驳,也没有发火。

    他只是开始煮饭了。

    路湘看了半天都没有看见路秋过来,想着这孩子怎么今天睡得这么沉,还没有听到她们这边这么激动得声音吗?

    走到他房里一看,哪有一个路秋呢?被子整整齐齐的在床上放着,却不见路秋的人影。

    路湘心里慌慌的,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赶紧到每个屋里去找,可是哪里有路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