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我们家也穷
    没有办法的背后,就只有听天由命,可是人生最难熬的就是由命了。

    老哈看了看路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拉着路志往门外去了,两个人在雪地里说了好久,但是那天到底老哈跟路志说了什么,路湘一直也不知道。

    大概过了很久很久吧,老哈才叫了声,“彤彤,我们回去吧。”

    李彤刚开始就一直就蹲在路秋旁边,路秋退到墙角,她也跟到墙角,直到她爷爷叫她,才起身,往门外走去。

    大概是有些话没有说,又回过头看了几眼路秋,走到路湘身边,“路湘姐姐,我觉得,路秋哥哥有些不好,他不说话,我一直叫他,他都不说话。”

    路湘没有把李彤的话放在心上,毕竟,妈妈躺在床上,生死难料,不说话很正常,尽管路秋平日里,是个藏不住话的人,路湘觉得,也还是正常……

    还没有想出个结果来,路志从门外慢慢的走了进来,“湘湘啊,给你妈妈煮点糖水鸡蛋来,给你妈妈喂一点,去吧,快去吧。”说到最后,仿佛已经脱力了,路湘仿佛从她爸爸的眼睛里看到什么亮晶晶的东西。

    太难过了!路湘觉得。

    “爸爸,老哈,怎么说,他不是说,可以有几味药吗?”

    “我叫你去煮鸡蛋,你没有听到我说话吗?问什么问,问那么多有什么用,叫你干什么,就去!”路志突然大发雷霆。

    路湘看了看,转头往厨房走去。

    这世间有什么事比看着自己爱着的人毫无生气的躺在自己面前,更折磨人呢?路志从当年腿断了以后,这些年就一直受着病痛的折磨,性子已经不成样子了,如果这辈子,何翠真的就这样走了,她不敢想象,她爸爸的以后会成什么样子。

    ——

    “爷爷,那个路秋哥哥的妈妈,她会好吗?”走在路上的彤彤问着她爷爷。

    “会,会好的吧!”老人脸上有些迷茫。

    “爷爷,你也不知道吗?”彤彤有些着急,那样的话,路秋哥哥就会一直不说话,路秋哥哥不说话,真是太可怕了。

    “是啊,爷爷也不知道,爷爷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病,我不知道她是痛在哪里,会不会好,用什么药,爷爷也不知道,彤彤啊,爷爷也不知道。”

    “哟,这不是老哈和彤彤吗?老哈,什么不知道呀?这么大的雪,要不然进来坐会儿,你看看,我们彤彤都走不动了!”陈健康正在屋里抽着烟,就看到这爷孙俩走过来,还在说着什么?

    “也没有什么,就是说起来是你们亲家,路老大家的,有个头疼,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治!”老哈听说了,这两家如今闹得不愉快,也没有说得过多,虽说这陈健康跟陈健权不是一家,再怎么也是堂兄弟,也不知道这路家与陈家以后会怎么样,这郝瘸子可是说这两家如今像仇人一样,虽然知道这话不怎么可信,但是总还是有几分的。

    “哟,原来是那家呀,穷成那个样子,还让人去给她们家看病,你还真的去看呀。怎么着,老哈,有没有给你钱呀?”陈健康的老婆犀利的说道,“亲家,我们家怎么会有这么穷得亲家,你没有听说吗,以后就不是了,人家姑娘可看不上我们家了,马上就要离婚了,呵呵,离婚呀!”

    陈健康在一边听着,没有丝毫阻止的意思。

    老人听了半天,没有说话,只是让彤彤扶着他走开。

    姑娘看不上,姑娘看不上怎么会嫁到你们家呢?若不是绝望,又有哪个姑娘会选择离婚,离开孩子。老哈自言自语的说道。

    “啊,爷爷,你在说什么?”彤彤一脸天真的问道,天真的脸上没有一丝愁绪。

    “诶,老哈,你怎么走了,进来坐坐。我孙子这几天有些咳,你进来看看,唉,别走呀!”陈健康夫妻看着渐渐走远的爷孙俩,有些不明所以。

    “不了,我们家也穷,不坐了,不坐了……”老哈摇着头,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雪真的是越来越大呀,天真的是越来越冷了。

    ——

    路湘煮好鸡蛋,端到何翠的床边,路志把何翠往上扶起来一点,路湘喂了一点糖水给何翠,看着何翠吞了下去,两人俱是松了口气。

    很久,何翠也只喝下去几口糖水。

    冬天的白天比较短,很快,天渐渐的黑下来了。

    夜里,谁也没有睡觉。路湘哄着孩子睡了之后,出来就看见路水靠在门槛上睡着了,脸上还挂着泪水。

    路志颓废的坐在桌边。

    路湘走过去:“爸爸,很晚了,去睡会儿吧!这火堆也已经熄了,晚上很冷呀,睡会儿吧。”

    “湘湘,爸爸,爸爸这些年,是不是真的脾气很不好呀,啊,湘湘?”

    “不是的,爸爸,我们都知道,你是因为很痛,我们都知道的。”

    “不,我只是不能够忍受,自己是一个废人,我把所有的脾气都向你妈妈发着,你妈妈是不是受不了了,所以,她要离开我?”

    “不是的,爸爸,妈妈,她只是生病了!我们明天,就带妈妈到城里去看病,这里的看不了,我们到城里去看,爸爸,你不要难过!”路湘拉着她爸爸的手,却忍不住的哭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