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不幸
    不幸之所以称之为不幸,是因为它总是没有预兆,却接连而来。

    “彤彤啊,快扶着爷爷走啊,这雪怎么看着看着又下得大了,昨天都已经停了!”

    “爷爷,我们干嘛要走这么急嘛?我不想出门,雪大,又冷!”这一大一小的对话在雪中传得格外明显。那路边有几支梅花开着,也只是开着,并没有什么人看。

    “这路老大家据说有人病了,让我赶紧去看看。我就去看看吧,也不知道是什么病,你路湘姐姐来的很急。”

    这说话的是罗山村的老中医老哈,平常这哪家有个什么病症都是找他看。说是老中医,但是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本事,只是他在打仗的时候来这里,医好了几个人后,从此便在这里里外外各个村里,十分有名。

    老哈无儿无女,那一年不知道在哪里捡到一个女婴,带了回来,取名李彤,大家才知道,原来老哈大概是姓李。

    罗山村是一个靠山不靠水的小山村,这大大小小的山坡,总让人看不到前面的情况,也听不到山那边的焦急。

    ——

    路志将何翠扶到屋里床上躺着,按道理,一般来说,她睡一觉就会不疼了。可是好久,何翠的头却是越来却疼,没有丝毫减轻的征兆。她一向是忍得习惯了的,也没有任何表诉。

    刚开始,路志还没有发现何翠疼得厉害,她总是定定的忍着,看着墙壁。

    谁也没有在意。

    中午的时候,路水到屋里叫她妈妈起来吃饭,可是,何翠都没有应。路水伸手一碰她妈妈身上,发现全身已经被汗水湿透,才发现,何翠已经痛到没有力气了。

    “妈妈,你怎么了,妈妈?姐,爸爸,你们快进来看看,妈妈她不答应我了!”

    路湘放下孩子,进去一看就知道不对,赶紧出去叫了山那边的老哈,回来的时候,何翠已经开始没有反应了。

    路水坐在门槛上抹着眼泪。

    路秋站在他妈妈的床边静静的看着。

    路志的心里有些慌乱,他也不知道这些慌乱来自哪里。他无助极了,只有坐在床边一遍又一遍的叫着何翠,何翠,那个被叫着的人偶尔会睁开眼睛来看看,更多时候是没有任何反应。

    何翠,越来越没有反应,路志扶着何翠的头,揉着她两边太阳穴,一遍又一遍,希望能够帮忙减轻她的疼痛,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害怕。

    对于路志而言,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何翠,这个女人从来都像马大哈一样,什么都仿佛难不倒她,跟其他女人不一样的是,她简直像个男人一样,常年没有过生病,除了偶尔发作的头痛。可是现在她躺在床上,毫无生气,除了偶尔脸上表现出来的难受表情以外,再也看不到任何。路志的心像是被什么抓住了一样,生疼生疼的。

    路湘看着她爸爸,看着何翠,十分难受,自责,若是没有她与陈生的事情,若是今天早上没有陈母来闹,会不会是不是何翠现在也不会这样。

    若是何翠就这样睡过去了,不会的,不会的,路湘不敢想象这样的以后,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家已经这样的依赖何翠,她已经成了这个家的主心骨。最重要的是,她爸爸不能再失去一个何翠了,老天不能这样不公平。

    失去了一条腿的路志,在失去何翠,大概就要命了。

    “哇……”孩子的的一声哭声,惊醒了路湘,路水从门槛上跑过去,从旁边屋里抱起小侄儿,抱在胸前哄着。

    谁也没有注意到,路秋的异样。

    “路湘姐姐,路水姐姐,你们家谁生病了呀?”李彤站在外面的雪地里喊着,隔壁屋里陈生媳妇出来看了一眼,耻笑道:“果然,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看,这不就生病了。”

    路湘出门把老哈爷孙俩带了进来,刚准备开口说何翠的情况,这边路志已拄着拐杖冲过来了,“老哈,快进来,看下我娃儿他妈,你看,头痛到都没有反应了。”

    老哈走到何翠面前,左看看,右看看,又摸了摸脉,摇了摇头说,“这个样子的病,我还是没有办法,还是靠自己造化,你们还是等哈,看她自己会不会好些,这个我开点药,你们去抓来吃吃看吧?”说着又摇了摇头,像门外走去。

    “你不能这样,我妈怎么就不能治,不过就是头疼吗,怎么就不能治了,啊,你是不是不行,说,是不是?”路秋突然大叫着,朝着老哈奔过去,扯住他的衣袖,着急的说着,“你给我妈好好看,我妈她疼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求求你,老哈爷爷,求求你!”

    “路秋啊,不是我不给你妈治,而是我也确实没看见过这个病,这不是没有办法嘛!”老哈脸上有些为难的说道。

    “路秋哥哥,你别为难爷爷,爷爷也没有办法。”

    路秋看了一眼李彤,又看了一眼老哈。

    没有再说话,默默的站在一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哈叔,你也没有办法了,那应该怎么办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