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打人
    当一个人真正下定决心之后,当初以为的难事,似乎也没有那么难。

    陈生走出路湘的屋子,看见他老丈人正坐在大门前,看着一群女人吵架,陈生看着这样的老丈人,似乎与路湘一模一样,一样的面无表情,一样的云淡风轻,一样的什么都不放在眼里似的。

    他回过头,看见他妈快跟她丈母娘打起来了,他妈被丈母娘一把扯开,开玩笑,他丈母娘的力气可是出了名的厉害,他妈哪是对手,那旁边的一群女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哟,何翠,你女儿厉害得要离婚了,你也厉害呀,还动起手来了,怎么着,打我们呗!”说着还推了几把。这一推,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还挺有力的人突然就没有力气了,还被推晃了几下。何翠按了按她的头,眼看着好像就要倒下去了。陈生这里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他老丈人就拖着拐杖冲出去了,只是可能一条腿走的太急了,在下梯子的时候就摔了下去,陈生赶紧去把他扶起来,又赶紧去拉开他妈和几个婶婶辈的女人。

    “妈,妈——,干嘛呀,这是?”陈生拉着他妈,路志又冲过来扶着何翠,护在自己的怀里,又用他的拐杖,一棒子打在了陈生的腿上,陈生硬生生的挨了一棍,倒也没坑一声。

    “啊——”陈母一声尖叫。

    “你干嘛打我儿子,路志,啊,我跟你们家没完!”

    路志看着何翠的表情,看着她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就知道她越来越痛。何翠从来都身体很好,可就是有一个毛病,一头痛就会十分厉害,有时候站都站不住。

    “滚——”路志脸上眉头紧锁,额头上那青筋崩起,整个脸都被气红了,连脖子上都是红的。一根一根的血管突突的跳。

    “再不滚,我打断你们的腿,”说着又要打下一棍子。

    陈母赶紧拉着陈生退了一步,路志只打到一点点,就被他们避开了,早前还在这里看热闹的人呢,一看到路志是真的发火了,就不敢再说什么了,只默默的都退开了,严格执行缩头乌龟的剧本了。

    陈母看见路志打人了,也吓了一跳,她着实没想到会真的打人,愣了半天,“哎呀,路志,你们家不会教养女儿,还打人,儿子,回去跟你爸讲,让他来给我们撑腰,儿子,你痛不痛呀,哎呀,大家来看呀,这打人把人都打成什么样了……?”说着又低下头去看陈生腿上被打成什么样了,陈生一把把他妈扶住,“妈,我没事,这事儿我爸他管不了,妈,现在是新时代了,当官也不会有什么不同,人人平等。”

    越来越多的人聚过来看着热闹,这两亲家开闹得戏码那可是上上之戏。

    “哦,当着官呢?也是,你们可是当官的,呵呵,那你们怎么还不滚,是不是全部还没有被打够,我告诉你们,我今天就算是打死你们,我也是不怕的,反正我都这个样子了,光脚的可不怕穿鞋的,我都这个样子了,拉上几个垫背的,也不亏。”路志觉得一肚子气,还没有发出来,可他看着何翠越来越差的脸色,有些慌乱,放了几句狠话,就想要扶着何翠往屋里去。

    “妈”陈生转过头来又对着路志说,“爸,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路湘,我也准备和路湘离婚了,新时代下,**教导我们说,要男女平等,是我让路湘她对我失望了,我们过不下去了,希望你们不要阻拦我们。”

    “是吗,那你应不应该对婚姻忠诚?一个知识分子,做着背叛家庭的猪狗不如的事情,放心,没有人阻拦你,我们湘湘也不会缠着你,湘湘从小也是有骨气的。”何翠咬着牙说出这几句话,“只希望你永远别回头!”

    “对不起,爸!”陈生向着路志鞠了一个躬,“我真的很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谁都与你没有什么关系,与你有关系的,只有路湘,你对不起也只有路湘,算了,我不说了,多说无益,你陈家我们高攀了,离了也好,我的湘湘,你配不上,陈生。算了,你走吧。”

    “离吧,离吧!我们湘湘,跟你这样的人,离了,也好。”陈生听见扶着何翠往屋里走的路志在不停的念着,点着头,说着,透着丝丝晴明与看透的语气。

    他突然莫名的觉得有些难受,也有些愧疚。他所有的心安理得都来自于,他觉得路湘根本不在乎,这一切就无所谓了,他的愧疚没有意义。

    那天,何翠,躺在床上躺了一天,也没有好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