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路湘,我们离婚吧
    生活的美好在于,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以至于每天都还是可以有希望的。可他的绝望之处也在这里,你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未来。

    第二天,天刚刚朦亮。就听见厨房里一阵刀砍着东西的声音,如同打雷,何翠已经起来了,砍着猪草。时不时的还有东西落在地上哐当的声音,早上真的是太忙了,又要做早饭,又要喂猪。对于何翠来说,真是兵荒马乱的,日日如此。

    路湘昨天晚上没有睡着,只是天亮的时候仿佛睡了一会儿。其实,自从上个月,郑小兰,来找她的时候,她就已经睡不着了,每天晚上若是睡着,也是做着光怪陆离的梦,却是不敢去问陈生。

    这会儿听见厨房的声音,就准备起来了。

    刚准备起来,就有只手过来拉住她。

    “姐,你再睡会儿,我去给妈妈帮忙。”路水拉住她,另一只手快速的穿着衣服,穿好之后就连忙起去了。

    路湘透过窗外透进来的光,看着路水,果然,眼睛肿着呢!原来,昨天晚上,果然是在哭。

    对路水来说,从小时候就是何翠养着的,后来,不知道路水怎么知道这何翠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对何翠也没有以前那么亲近了。她一直以为,她妈妈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不在了,或者因为何翠,可是昨天才知道,她是自己离开了,不要她了。对于路水而言,真是一个难以接受的事实!

    路湘看着奔到厨房的路水,笑着,笑着,泪水流出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天已经快亮了,路湘收拾好床铺,也出去了,看见她爸也坐在屋坝上,吊着烟杆,不停的抽着。

    外面的天,乌云密布,本该渐渐亮了的世界,突然又渐渐黑了。

    “看来是还有一场大雪!”路湘想着。

    “路湘,路湘——,出来!”陈生和他妈妈抱着宝儿,在不远处,陈母扯着嗓子喊着路湘,这邻居们都出来看着,有些人笑着,有些在不停的议论着。

    “路老大,你们家可真是不得了呀,好教养呀,养个女儿嫁到我们家,真是好规矩呢!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回了娘家,孩子也不管了,饭也不做了,这宝儿都饿得哭了一波又一波,我们还要到处找人呢!”

    路志看着她,又盯着看了一眼陈生。

    直看得他心里发毛。陈生觉得,这老丈人和小姨子的眼神真是太吓人了。

    路湘赶紧把孩子接过来抱着哄着,又抱到屋里去喂奶。看着在怀里一抽一抽的孩子,路湘真是难受极了。路湘在怀疑,是不是做错了,这世间,一个女人可以放弃每一个人,却始终无法放弃自己的孩子。

    陈生慢慢的从门外走进去,路湘正在哄着孩子,顺着脸上两条泪痕看下去,下巴上挂着滴泪水。看见陈生进来,路湘迅速的用手上的衣袖将眼泪搽干,抬头看着他,云淡风轻,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那副样子,真像是生人勿近,眼神空洞又冰冷。

    陈生想着,果然是这样,离不离婚的对她路湘果然是没有什么影响,看,他在不停自责,可是到她路湘这里,还不是什么也不会有。想着郑小兰,想着他们的孩子,他们在一起的开心,和现在和路湘在一起的痛苦,他最后的犹豫也没有了。

    “路湘,我们离婚吧!”陈生用力的咽了几口口水,看着路湘,他终于还是说出来了。心里有些轻松,这种感觉与路湘提出来离婚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他昨天想了一夜,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与郑小兰还能够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他觉得自己都快魔怔了。

    “路湘,我知道,对不起你,但是已经这个样子了,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我们分开吧,宝儿跟着我,跟着你,对你以后不好。”

    ——

    陈母看着没有人理她,这旁边有人出来看热闹,就向着旁边的陈三儿媳妇说着,她的儿媳妇有多么有多么的不好,多么多么的让她们不能忍受,那仿佛,这路家,这路湘,就是她们家仇人。

    罗山村基本上都是姓陈的,基本上都是一家,不是姓陈的,也与陈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像路家这种几十年前迁过来的,基本上很少,所以这些人谁不是向着陈家的呢?何况陈健权一向又是那么的有威信。

    陈三儿媳妇并着几个走过来的妇人,围在路家的堤坝上,数落着,就差没说路湘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这么狠心,连自己的孩子都不顾了,有这么当妈的吗?我就说嘛,当初不要同意这门婚事,你看现在这样好了吧?我们家怎么这样呢?遇到个这样的人,动不动就说离婚!”陈母在门外吼着,闹着。

    “是啊,怎么会这么狠心呢?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呢,动不动就想着回娘家。”不知道是谁在人群中附和了一句。

    “你怎么不说你儿子呢,我女儿没教好,你儿子教的有多好呀?外面的女人肚子都大了,怎么,你不记得了,还是你们都不记得了?”何翠站在陈母面前,“口口声声说我女儿没教好,你以为你们家家教有多好,哦,我忘了,你们家家风如此,代代都是这样的!”

    被说到痛处,

    陈母被气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狠狠地盯着何翠。

    这陈三儿媳妇儿走上来两步,用手弹了弹衣袖上的灰,半天也没有弹下去一点,慢悠悠的说道:“这男人,和女人能一样吗?”

    ——

    路湘看着这个,似乎一切都是在为她着想的人,太陌生了,仿佛从来都没有认识过,这真的是那个说是在外面读过书的人,那个说“湘湘,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呢?”的人吗?

    或许是真的吧,两个人从来都没有真正走近过彼此,即使是在曾经最亲密的时候,也不曾真正了解。

    “好——”那一声好,仿佛用尽了路湘所有的力气,在陈生转身的那一刻,她就靠在了床栏上。一直站在旁边路秋,看着他姐,看着看着就变了脸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