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面子,有什么用
    当看不到希望时,不如坚持自己的决定。

    路湘不想惹爸爸生气,从爸爸受伤的那天起,她就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不要再让爸爸难过,可是终究是做不到了。

    可是,心里终究还是怨的。怎么会不怨呢?

    最想要得到理解的那个人,并不能理解。最想要得到关心的那个人,并不想管你的死活。

    路志看着这个大女儿,从小就很听话的女儿,在他看来,这一次她一样会听话的。可是她脸上的表情怎么看得他心惊肉跳呢?

    “路湘,听爸爸的话,离婚不是什么好事,爸爸也是为你好,离了婚,女儿家这辈子都会有闲言碎语的。还有,宝儿还很小,你若是离婚,陈家不可能让你带走孩子,到时候宝儿没有妈妈在,他那么小,你忍心吗?”

    “啊,湘湘?这陈家若是到时候再娶一个,就那个,你们说的叫什么来着,这俗话说得好‘有后妈就会有后爹’。”路志难得的这么有耐心,没有吼人,也没有打人。

    “爸爸,不是我不想过下去,是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我已经不能够在自欺欺人了!爸,我跟陈生除了离婚,已经别无他法了。”路湘的语气轻飘飘的,眼神也没有焦距。

    看着这样的路湘,路志心里也不好受。可是怎么办呢?条件摆在这里,他已经不中用了,只是一个拖累,若是离婚了,不,不能让他们离婚,不然到时候别人应该怎么看他?

    “爸,我一定是要离婚的。”都已经跟陈生说到这个份上了,怎么可能不离,他都已经把她逼到这个份儿上了,怎么可能不离!

    “哎呀,湘湘都回来这么久了,先让她吃点东西!来,湘湘,吃个鸡蛋。”何翠看着父女俩已经陷入了僵局,赶紧将路湘拉着往里边走了几步。

    “有我在一天,你们就不要想离婚,怎么,你看看,哪家的女儿离婚,你让我我的脸往哪儿放……”

    一看那又要发火的样子,“脸当然是放在脑袋上,还能放在哪儿?诶,路志,你这辈子,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是你的面子,你的脸,说的跟你现在多有脸似的!人是过给自己的,又不是给别人看的,别人要说什么,又不能拿颗针把嘴缝上,要说还不是只有让他说,你以为现在就不会说了?”路志听着这些话,瞪了何翠一眼,不过何翠才不怕他呢!整个就一纸糊的老虎,从来就是把自己的火,发在别人身上。

    “怎么,我说错了?瞪我,我今天也要说,路志,我从来没有说过你,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你难受,所以我从来没说你什么。你乱发脾气也好,砸东西也好,我都没有说过你什么!可是湘湘她是你女儿,她需要你给她撑腰,你怎么能这样说她呢?你的面子,你告诉我,真的比你的女儿还重要吗?路志,不是这样吧,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湘湘,她既然跟陈生过不下去了,离婚,虽然不是什么好选择,但总会比现在好一些吧。再说了,路志,以后是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就像我小时候没有裹脚,被多少人笑话,说我爸没把我养好,大脚女人嫁不出去,可是现在,她们还能说我什么呢?大家都不裹脚了,我能干的,她们就不能干,这风水可是轮流转的。”何翠看着路志,声音从大慢慢的也转小,不过她说话时那眉毛一动一动的,鼻子也在不停的向上挺着,配上她如今的神情,仿佛谁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那嘴巴如同炮仗一样,说的路志一愣一愣的。

    “还是说,你因为苏原的离开,才看不得别人离婚吗?”路志仿佛被人说到什么事情,举起手就打了何翠一巴掌。

    “啪——”

    这一声响动,吓坏了一屋子的人,路志自己也被吓了一跳。

    “路志,你打我?呵呵,你继续打吧,反正你成天不也是想打的,路志,你看,你从来都不心疼我。”路湘看着何翠捂着脸,那眼睛里泪水明明要掉下来,可却偏偏没有,有着倔强,更多的是失望。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看看,你从来不准路湘,路水读书,说什么女孩子读书读多了不好,不就是因为苏原吗?你对路水冷淡,不就是因为她越来越像她妈吗?你大概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可是路志我不是不懂,我只是不说……”

    路志张张嘴,愣是半天没吐出一个字来。那眼神里透着生气却又无可奈何,好像还有更多的是茫然失措。

    “是,是,是,你们都有道理,我说不过你们,别扯这些有的没的!好,我不管了,你们想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觉得这离婚是什么好事情,就去,到时候别到我面前来哭!”

    说着,就拖着他的拐杖往他屋里走去。简直是落荒而逃。

    何翠转过头,飞快的擦了下泪水。

    在路湘看来,何翠从来都只是一个只知道干活的女人,大大咧咧,风风火火,却从没有想过她还有这么厉害的一面。她一直都以为何翠没有读过书,是不会有什么想法的,可是,殊不知生活原来是最好的老师,一直以来都是她太低估了何翠,活的太自我了,从没有去真正的走近过她的这位妈妈。她总是觉得她不懂,没想到不懂的只是她自己而已!

    路秋觉得他妈妈简直太厉害了,敢吼他爸。可是她妈怎么还哭了呢?大人们真是复杂!

    路水觉得乱极了,若是她姐真的离了婚,以后又该怎么办呢?

    这已经不是背水一战了,这是四面楚歌,前方无路,回头无门。还有爸爸为什么会从小对她这么凶,似乎找到元凶了。原来,不是她做的不够好,呵呵,路水在心里苦笑了一番。

    路湘,也没有回陈家去,就住在了娘家。晚上,她自然与路水一起住。

    冬天,夜里黑得早,很早就睡下了,路水想与她姐说点什么的,可是终究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淡淡的叹了一口气,两姐妹躺在床上,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

    一夜无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