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章 除非你打死我
    痛到极致,那一瞬间,是没有泪水的,有的只是麻木与茫然。

    “听说,你女婿在外面养了一个人,你的女婿在外面养了一个人……”路湘耳边一直在回响这句话,可是也没有什么感觉了。

    “诶,路老大,你不会真的还不知道吧?也是哈,你现在也是一个瘸子,比我还瘸得厉害,门都不出了,怎么会知道呢?是不是,老婆子!”

    “是啊,是啊!”他老婆萧花在旁边一脸幸灾乐祸的附和着。

    “路老大,你说你是不是没眼光,当初我让你把女儿嫁给我们家郝郑,你说说看,你不愿意,现在知道了吧!”

    “是不是呀,啊——”

    “你这个死婆娘,你打人,啊——”撑着一条腿,郝瘸子赶紧往后面退了过去。

    可是何翠拿着大的扫帚,那上面有着一条一条的竹条,平时用来扫地,今日就用来打打这走错门又乱叫的狗,何翠心里想着。“”

    “何翠,何翠,你干嘛打人呀?”萧花忙忙的说道也“怎么,你们家女婿可以干,还不让人说了,那女人找上门了,我们不说,也会有人说的,啊——”挨了何翠的一打,萧花的手上顿时间起了几根肿出来的痕迹,萧花可不是一般农村的女人,她可从来没有干过任何活儿,从来都是娇生惯养的,哪里挨得了这个打,顿时就

    “你是死人呀,痛死我了,就让他打我!”

    “打你,打的就是你们,不赶紧给我滚出去,我今天就在这里打死你们!”说着何翠就冲着两人一顿乱打,直把骂骂咧咧的两口子赶出了很远。

    回来看到四个人还是原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谁的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长得这样像的四个人,连表情都一样。

    何翠,看着站在那里的这些人,突然觉得,脑仁都是疼的。

    “怎么,外面好丢人些,都站在外面?”说着走上前去,拉着路湘,往屋里走去。

    “湘湘,湘湘……”路湘回过神来的时候,何翠已经叫了她很多声了。

    “啊,怎么了?”

    “我问你,湘湘,想吃什么,饿了没有?煮个鸡蛋好不好,这几天鸡生了鸡蛋的。”

    “不——不用了,我不饿!”

    “湘湘啊,怎么会不饿呢?湘湘啊,别亏待自己!无论什么时候,都别亏待自己。什么人,都没有自己重要!”

    “妈妈给你煮个鸡蛋,还是炒个蛋炒饭呢?”

    许久,都没有回音,路湘,看着地上被老鼠打出的洞。

    “还是炒蛋炒饭吧,我们湘湘最喜欢吃蛋炒饭了。”

    “我是不是不应该说离婚,是不是应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过一辈子,我这样说出来,没有一点退路,是不是很傻很天真呀?,”路湘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着何翠说。

    何翠打着鸡蛋的时候,听见路湘的话“湘湘,你觉得怎么样你会过的好呢?湘湘,你太善良,又太会忍受,你从来都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那是因为,湘湘,你的心太脆弱了,你什么都不敢说,渐渐的,湘湘,你什么都不会说了。你看,湘湘,我来这个家十多年了,你从来都没有过正常的脾气,也从未向我要过什么!”

    路湘,抬起头,看着这个她在内心从来都没有承认过的妈妈,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有一个人把她看得这样的透,更没有想过,这个人会是何翠。

    是啊,是什么时候开始不会的呢,她还记得小时候,第一次表达的时候,还是妈妈走的那天,那天,她哭着哭着求她妈妈不要走,可是她妈妈说,她要去追求梦想,追求完美的灵魂,然后她还是走了。她附在奶奶怀里哭,她奶奶说“哭,哭有什么用?”一把推开她,去忙她的了。

    后来,不管是摔了还是饿了,都不会有人问,哪怕一夜没有回屋睡觉,也没有人会记得,大概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习惯了什么都不要在乎了。

    路湘说不出这一刻是什么感觉,看着从回来何翠为她说的话,从她打走了郝家夫妻,不是不震撼的,不是没有心的,从来都是她太狭隘的。

    从来没有一个人那样在乎她的感受。

    不是不在乎的,只是不敢太过在乎,然后终究留不住;不是不喜欢的,只是不敢表达太多,最后成了别人的。

    原来一直是这样。

    是啊,原来一直是这样!

    “妈妈,我想跟陈生离婚,可是这样,妈妈你会不会觉得太自私,宝儿才三个月大?可是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哐当——”

    门后一声扁担倒下的声音,惊醒了所有的人。

    路志与路水父女俩,站在门边,刚刚路水已经给她爸爸讲过了,也讲过了陈生的态度。

    “离婚,我不同意,陈家应该也不会同意,像什么样子,离婚,哪家的姑娘离了婚的,你看看,别人不知道说成什么样,我的脸往哪儿放?路湘,你不要倔,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我去跟陈家说。不要成天说什么解放女性,你以为就真的男女平等了。”

    “爸爸,除非你打死我,否则,我是一定要离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