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听说你女婿在外面养了个人
    路湘点点头,没说话。她从来都不是那个会说话的人,她想告诉爸爸她的决定,她想告诉他这段婚姻纠缠没有意义,她想告诉爸爸那个女人都已经上门来了。

    是啊,那个女人上门来了,她就一败涂地,溃不成军了;她其实不想成为哪本书里写着的,只闻新人笑,哪管旧人哭的那个旧人;她不想,成为那个摇尾乞怜的人;他更不想一生活在三个人的痛苦里,……

    可是该怎么跟爸爸说呢?他们不会有人理解,所有人都会觉得,她应该选择遗忘,然后把日子接着过下去,毕竟,只是这样一件事情,谁也不会少块肉呀!

    呵,真是绝望呀!离不了婚,这辈子大概也只剩下绝望了,可是,离了婚,大概也不会有希望了吧!

    路水只在一边流着眼泪,她怕她爸爸,在记忆里,爸爸就没有对她笑过。这个时候,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路秋站在一边,不敢开口,谁都没有本事,惹现在的爸爸。

    路志觉得气急了,路湘半天不说话,好好的婚,离什么离!他第一反应就是他这个女儿跟她妈妈一样,他打死她也不会让她胡来,对他而言,离婚二字,是万万不能说的。

    随即拖着一条断腿,往墙边走去,拿了根扁担就冲了过来。

    他急得还没有走到路湘身边就快摔了,连忙扶着扁担稳住,又挥了挥扁担,脸急得绯红,眼里盛满了怒气,路湘看着这个样子的父亲,心里充满了自责,可是那股子崛劲也上来了。

    “你好好的离什么婚,想跟你妈妈一样吗?”说着一扁担直接挥在了路湘的背上,“啊,说话,好好的日子不过,……”

    路湘面无表情的挨了一棍子,其实也不是她面无表情,只是她在很多时候,都是这个样子,不会示弱,别人看不出她的伤心难过,甚至是生气的任何表情。她不高兴时是面无表情,她伤心时面无表情,永远看不清情绪。

    路水与路秋吓坏了,只有何翠当即反应了过来,一把抓住了路志的扁担,那一扁担用了十足的力气,痛的何翠在心里直骂娘。

    “你个死老头儿,一天腿都断了还在这点打人,你把她打死嘛!然后你把我们全部都打死嘛,反正你也是想饿死……”何翠一嗓子吼出来,吼得路志心里一惊:“你这个妇人,你发啥子疯,我教育我女儿,免得她出去丢人,丢我的人!”

    只是丢人吗?她的爸爸在这件事上,只是觉得丢人吗?路湘静静的看着刚刚粘在裤子上的雪,现在化成了水。世事无常,谁也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的,可是,她爸爸在这件事情上只是觉得丢人,至于为什么要离婚,不重要,不是吗?

    一早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不是吗,所以一开始就没有说,是因为心里仍然有着期待,期待着爸爸会问,期待着爸爸会关心……

    “丢人,丢人,你就知道丢人,你一辈子都在乎那个丢人,可是你人在不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丢!你是活在别人家的,动不动就是丢了人!你那个面子,能当饭吃啊,还是能当衣服穿。湘湘回来到现在,你话都没有跟她讲一句,你都没有问她为什么要离婚,上来提着东西就打人,好啊,打吧打吧,全都打死算了,不然我也要跟你那个叫什么来着,对,离婚,什么人,活着人不中用,脾气倒是要快顶天了!”

    “我跟你讲,你打不死我,我也跟你离婚!”

    被何翠这样一吼,路志更觉得面子上挂不住,一把从何翠手上夺过扁担,扯得何翠往后边倒去。

    “爸爸,爸爸,你不要打姐姐了,不是姐姐要……”路水抖着声音,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外面的叫唤声。

    ——

    “何翠呀,何翠,在家不?”郝瘸子夫妻过来,明明一眼就看得见人的地方,却不停的在唤,生怕谁不知道她们来了。

    “哟,路老大也在呀,拿根扁担干啥子哟?”郝瘸子吊着眼睛,笑得嘴巴都快要裂开了,“你知不知道,我们今天听说什么了呀?”

    “你们听说什么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有事儿说事儿,没事赶紧回去,你们家不用开店呀?大雪天的出来,怎么,今天不怕你们家那些洋货被偷了?”路水爆炸似炮轰着那对夫妻,她害怕她爸爸,可是对着别人,她从来都是得理不饶人的主,这夫妻两撞在她枪口上,而且她直觉就觉得这两人没安好心。

    “你这个小姑娘真是,怎么说话的?算了,我不跟你计较!”郝瘸子转过头看着路志“路老大,听说,你的女婿外面养了个人,是不是真的?”

    “肯定假不了,那个女的他们家人今天还在这边来闹了的,我看哪,那肚子少不了有六个月了,这肯定呀,有一段时间了!何翠,你说是不是呀,啊?”夫妻俩一唱一和,眉开眼笑的,脸上那看笑话的表情,十里外都能看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