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离什么婚
    生活是美好的,但同时,也是一场灾难。

    路秋仔细的看着,他没想到他大姐会跟二姐一起回来了。“大姐,你也回来——”还没有说完,他就一?个趔趄摔在了雪地上

    ”咯咯,不小心,不小心!”

    这若是平时,路水肯定是要嘲笑路秋一番的。这会儿,她看着路湘的样子,再看看路秋,嘴巴动了几下,硬是没说出一个字来。

    路湘,灵魂已经不知道在何方了。路水让她走就走,停下就停下,路秋跟她说话,她也不回。其实他在想,陈生刚刚说的话!

    在陈家的堂屋,路湘问了陈生,怎么会突然就不喜欢了呢?

    他说,“路湘,谁能够保证一辈子喜欢一个人,而且像你这样的无趣!一成不变!”

    路湘想,她就不应该问他,这不是自取其辱吗?可是还是不甘心啊,真的要离婚了。想到当初那个在她耳边说:“小湘儿,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的人,那个人还是那个人,可是那个人又不是那个人了,真是讽刺啊!

    路秋本想着逗她姐姐们开心开心,就看见二姐扶着大姐直接掠过他,往家里走去。他也不敢再说话了,心里正在纳闷,难道说那些事情都是真的?虽然他今年只有11岁,不是很懂,但也知道大概懂一些,反正就是陈生欺负他大姐了。

    真是他妈的贱啊!

    陈家可真是全她妈的不是好人,陈意是,陈生也是,他就说,当初她姐不应该嫁到陈家去嘛!

    问候完了陈家祖宗十八代,路秋赶紧去追上她姐姐们。

    路家的院子去年就已经拆了,走进去就是大门口,路志正在编织篓筐,看见她们回来,看了一眼,直觉就是他这个大女儿怎么瘦了这么多?他想问问,怎么了,脸色看着也不怎么好。

    不过他还是没有问,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问多了不好,而且,很多年没有亲近的人,再关心,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始问。

    何翠正在收拾刚刚被路秋弄得散架的火堆,看见路湘回来,有些惊讶,“湘湘怎么回来了?路水,你是在你姐那里去闯了什么祸吗?”

    “湘湘回来了,陈生来没有啊?怎么没有一起回来?”

    路水一个劲的朝着何翠使眼色,可是奈何何翠看不懂啊!

    “他——,他没有来——”路湘低着眉,眼睛却是看着他父亲。

    以前妈妈还在的时候,爸爸那个时候很喜欢笑的,可是后来妈妈走了,离开了,爸爸就再也对她不亲近了,也很少笑,大概爸爸真的很爱妈妈的吧!

    爸爸,这些年,大概心里也是很苦的吧!

    以前不理解爸爸,也不理解妈妈,现在突然明白了,路湘突然觉得,有些怨她的妈妈,那个生下路水就离开的人。

    路湘苦笑着,自己与爸爸还真是像呢!一样的不会表达,一样的被抛弃。

    “爸爸,我跟陈生决定离婚了!”

    路志这辈子,最怕听到的就是离婚。可是如今从自己的女儿口中说出来,他只觉得一阵气闷!拿起手中的背篓向路湘丢过去,路湘一个没站稳,连着背篓一块儿就从堤坎上跌了下去。

    “离婚,离什么婚,像个什么样子,才结婚几天呀就离婚,有几个女人离婚的,还要不要脸了,动不动就说什么离婚,人家还以为我们家的女儿没有教好!”

    路湘坐在堤坎下的雪上,倒也不觉得怎么疼,只是心口觉得有些难受,她一开始就知道,最不好说话的就是她爸爸这里了,这简直是再触他的霉头。

    路水刚刚一回来就去屋里端板凳了,出来就看见路湘坐在雪地里,看见她爸爸的那个样子,以为他爸要打她姐姐,在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她的眼泪就止不住了:“爸爸,你别打姐姐,你别生气,你别逼姐姐了!”

    何翠看着这一切不对劲,赶紧上去把路湘扶了起来,“有什么事情屋里去说嘛,路志,你发什么什么神经呢?”

    路湘看着她爸,坚定的眼神,让路志心里一跳。

    “湘湘,你是要跟陈生分开吗?”何翠虽然没有读过书,不知道离婚是什么意思,却也能够从他们说的话中理解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