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疯了
    这世间的婚姻,无非就是两种,过的下去与过不下去,路湘一直以为,她与陈生属于前者,今天看来,他们也不过是属于后者。只不过在过去的岁月里,所有人都选择了无视,过不下去无视了一辈子,也就过下去了。又或者男人有钱的娶妻娶妾,女人大多数却只能忍受一辈子,自古多情女子负心汉,如实而已。路湘觉得有点理解妈妈了,可是她与妈妈到底是不同的,妈妈是自己离开寻找幸福,而自己,却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到底是不同啊!想着三年的感情,想着自己以后人生,想着自己的三个月大的孩子,路湘觉得累呀,真是累,原来做一个决定这样的累,向后靠着泥巴墙上,想要找到一点支撑,可是那墙却冷得如同冰块一样,差点没让路湘哭出来!

    “姐,你别冲动,有什么事情我们再商量。”路水对着路湘说道,眼神却是看着陈生的,却是越看越生气,这大半天一句话也不说,真的是,难怪她姐要离婚呢?

    陈生看着地上,想着,若是离婚吧,也好!

    或许他是喜欢路湘的,可他也是喜欢郑小兰的,那个喜欢他的明媚的女孩子,那样的生动,可他又是矛盾的,他喜欢郑小兰,他也舍不得路湘。当时会跟郑小兰在一起,也不过是为了看看路湘的反应,那个从来都不是很在乎他的人,又或者是一时昏头了。

    正想着,一抬头就看见小姨子看着自己,一阵心虚,还没有想清楚为什么,就看见路湘靠在那墙上,苍白的脸色,强忍着泪水,一张脸瘦的没有一丁点肉,突出的一双大眼睛却没有焦距,穿着褐色的衣服隐在墙边,仿佛要与墙融为一体,又仿佛要,过墙壁就这样离开。他突然就后悔了,这样的路湘是他从来没见过的,让他没由来的心疼,觉得自己真是混蛋。可是生活却不会给他时间让他后悔。

    “我不是冲动,也不是为了什么其他的。只是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总要解决,爸爸,小水,我与陈生不合适,这是我们的决定!”路湘淡淡的说道,仿佛刚刚那个伤心的她没有存在过,这一切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呵,是啊,我们都决定了,离婚!”陈生看着路湘那淡然的神情,一阵恍惚,“还有什么好说的!”转头看看院子里的雪,刚刚出来的太阳照在雪上特别好看,想着想着就想到,郑小兰说的,最喜欢的就是堆雪人了,心里一阵高兴,好像想到那个人,就很开心。这里的一切,这里的后悔早就成了秋天的叶子,落了地。

    陈健权突然发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坐在椅子上正生着闷气呢!这边就说着要离婚,而且他还一句都说不上,只好站起来走了出去。

    只是若是路湘非要离婚的话,他也没有办法,毕竟他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做错了事情,可这事从哪方面看他们也不会有太大的损失,他实在想不通路湘为什么要离婚,虽然他们家会受点别人闲话,可对于路湘而言,这辈子想要再嫁到一个好人家,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所以,他不说话,是他觉得,一方面是觉得有些无力,这个儿子从小就没有怎么管过,他以前,唉,另一个原因,他觉得离不了,哪那么容易就离婚了呢?

    陈母在外一直听着屋里的动静,这边路湘刚说要离婚的时候,她就撇了撇嘴,仿佛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笑话,“离婚,哪那么容易啊,她一辈子可都是没敢离的。”可是笑着笑着怎么就想哭了呢?

    陈健权出来正好看见又哭又笑的陈母,一阵纳闷,有看见陈母朝他瞪了一眼,他觉得这个世界简直是疯了!今天所有人都疯了!

    原来陈健权年轻的时候,在外也有一个相好,老是不回家,经常不管她们母子,陈生小时候,那个时候他们夫妻感情还好,后来陈意生了,他就完全没抱过了。这些年外面不是没有风言风语,有说那个女人是干什么的,有说那个女人长得好看的,也有的说那个女人长得丑的,她从来不敢去求证,连问都不敢问,这么多年自欺欺人的过着。所以,在她看来,这一切没有什么关系,所以,她觉得吧,知识分子就是有点矫情!麻木了,就好了呀!

    ——

    路家

    路秋心情不好,很不好。

    结果就是,一脚走过去在了火堆上。

    然后,被她们拿着扫帚追到了老远。

    路志看着看着就心烦,拿着正在编的篓筐往地上一放,吓得路秋跑得更远了。

    雪地上走着,路秋心急如焚,他二姐去了大姐家,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那些事情怎么样了,那个陈生是不是真的那么混蛋,是的话,他大概要去跟他拼了,也怪他二姐,非不让他去。让他在这里干着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