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有什么关系呢
    “你跟我过来!”陈生看着刚刚进院子里的穿着蓑衣带着斗笠的陈村长,真是意外,陈村长居然会叫住自己,今天这么闲?

    “爸,做什么?”

    陈权健看着这个儿子,好久都没有认真的看过这个儿子了,他在自己面前站的直直的,与村里别的青年都不大一样,自己从来都是比较培养他读书,还送他到外面去见过两年世面,现在看来也有几分不同,但是想着刚刚在外面听说的风流韵事,脸又黑了下来。

    “那个隔壁村,郑家的小姑娘是怎么回事儿,今天他们家人都闹到村里来了,说人家姑娘怀了孩子,一直在村里闹着,你知道有多大的影响吗?”

    陈权健看陈生不说话,就知道这事情是真的,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你是怎么回事,啊,当初去路家提亲,也是你自己说的,我觉得路湘这孩子很好,就去提了,现在才多久,你就干出这样的事情,这湘湘才刚出月子没多久……现在闹出个这样的事情,你让人家怎么看我们家,脸都要没有了。”

    陈健权真的是觉得没脸,他父亲是个文化人,他也有些文化的,虽然从来没有去过外面,但是自己在这个村里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人。从来没有像今天在这样被指着鼻子骂,这辈子也没有这样丢脸过。

    陈生看着自己的父亲,平日里很少关心自己的这个父亲,居然今天关心自己了,一时觉得受宠若惊,可到底也不过是来算账的呢,却依然不服输,“是啊,我就是给你丢脸了,反正从来你也没管过我,我从来都是自生自灭!不管在外面还是在这里,你从来都没有关心过,现在觉得丢脸了,早干嘛去了”

    “你个混账东西,我没管过你,我把你送到外面去读书,就是让你学到这些东西的,就是怎么回来给我惹惹祸,闹得全家鸡犬不宁的,你真是气死我了,跪下?”陈父瞪着儿子,眼睛里像喷着火,下一秒就会着火似的,可是你再仔细看看,又没觉得有多生气。

    说着准备去拿根棍子,可是奈何转了几圈都没有找到一根棍子,一时之间氛围就僵了起来。

    “你就在这儿跪着吧!”

    路湘过来时,堂屋里就是这样一个局面,公公被气的坐在了凳子上,陈生一言不发的看着地面,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这样的场合,路湘想,真像小时候背不动篓筐,一屁股坐在地上,自己生气的看着篓筐,可是篓筐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用在现在,可真是讽刺啊。

    路湘走进去,看着自己的丈夫,看看自己的公公。三个人,谁也没有说话。

    ——

    坐在大门口的陈母,仔细的听着屋里的动静,刚刚听见父子俩吵着,这会儿又不吵了。她就放心了,至于,他们说的那个事情,很早她就知道。在她看来,这些事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她们家再让那个郑小兰进门就是了。这个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嘛。至于什么常说得新社会,男女平等,那都是扯淡,怎么平等呢?

    反正进门了,都是自己的儿媳,生下来的都是自己的孙子,有什么关系呢?

    所以,真不知道,那个人这样生气干什么?不过不重要,反正她也从来弄不明白陈健权的心思。

    这样一想,就更加开心了,想着又要有一个孙子,想着自己的儿子可以娶两个,多么的有面子。连日来因为大雪而带来的阴霾气都一扫而空了,陈母觉得好极了。

    正这样想着,远处一个人慢慢的在大雪中像自家走过来,正纳闷间,这人就进了自家院子了,准时其实走的不慢。

    “陈生呢?”路水走进院子里就向陈母问道。

    “陈生,陈生不是你姐夫吗?你们家就这个教养?”陈意从厨房里出来,端着一盆水,就朝着路水泼了过去。临进去,还向路水挑衅的看了一眼,嘴角带着微微轻蔑的笑。

    路水本就在外面听了些传言,说陈生与那个叫郑什么的不清不楚,还有了孩子,心里着急,本就上火,如今看见陈意这些举动,若是平常,只怕两人能打起来,可是现在,路水没有这个心情,她只想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那路湘该怎么办?路水心里百转千回,抬头像陈母笑着。

    “哟,小水来了,这大雨天也来找你姐吗?刚巧,你姐夫也在,哎哟,这么大的雪,怎么还在外面站着,快进来,我们陈意太不听话了,小水呀,你别跟她计较。”说着就帮忙路水把身上的蓑衣取下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