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大雪
    冬至那天,罗山下了那年的第一场雪。

    田间,土里,山头,树林,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漫天飞雪,路上倒也不是一个人也没有。那边就走来两个带着斗笠,穿着蓑衣缓慢移动着的一大一小的两个人。慢慢的,慢慢的,找着平日里的路。

    “这大雪,让原本就窄的路,都没有了,早晓得我就不出来了。”

    “彤彤啊,雪大才好,明年的收成好!”

    “真的吗,收成好,那食堂会煮很多好吃的吗,会让我吃个够吗,我不想喝糊,我想吃饭……”

    “会的,彤彤啊,会的……”大人回答着孩子的话,声音渐渐的小了。看着远处的山,不知道想着什么。

    路湘,坐在枯草堆里,听着这一大一小的对话,看着他们走近,又看着他们走远,拐了几个弯,终于不见了人影。

    “卡”

    “卡”……几声巨响,拉回了路湘的思绪,眼泪却毫不客气的掉了下来。大雪压弯了竹子,现在大雪是压断了竹子,若不是这枯草堆的尖端挡着,只怕是会正中路湘的脑门。现在这一团竹叶竹根挡在面前,真是从外面什么也看不见了,只能从里面看外面。

    只是就算这样,路湘却依然任凭眼泪流着,看着大雪下着,靠着枯草,看着远方,愣愣的想着什么。

    突然,从远处传来一句骂声,路湘彻底清醒过来,走出枯草堆,决心已定,要离婚。哪怕所有人都不赞成,也要离婚。

    湘湘想,妈妈曾说过,活的不开心,那就离开,哪怕是个逃兵,哪怕自己没有错,也要离开,因为不开心的是自己。

    上个月,当那个女人来到自己的面前,大概就要生了的时候,自己就应该果断决定离婚的,拖到现在,是抱着幻想吗?什么样的幻想,是陈生会看在孩子的面上回头吗?可能吗?路湘自嘲了一下。

    可是到底是舍不得呀,到底是迷茫的,没有任何人支持,刚刚解放的世界依然对女人是有着苛刻的,离婚对他们,对那对不顾一切的人没有任何影响,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被抛弃,被背叛,被放逐,无依无靠。

    所以,11年的冬天,人们怀着期待那个冬天,对于路湘而言,是绝望的。

    路湘走回陈家大门口,可是却怎么也踏不进去,这个门,对于三年前的路湘而言,是承载了多少的希望,如今踏进去就有多绝望。

    “湘湘啊,今天陈家的人要过来,煮点今年的新米,再炒几个菜。”路志对路湘说道。

    路湘想,自从上次父亲腿在修路的时候伤了之后,这还是第一次这么温柔跟路湘说话,路湘真是差点没哭出来。路家一家以前靠的是路湘的父亲路志在外干力气活生活,两年前,路志出货时,伤了腿,一直在家养着,大概是这落差太大,脾气是越来越差,一个不顺心就开始骂,前两天还跟隔壁吵了很久……

    路湘这里情绪正在大为波动时

    “陈家人过来干什么,那个陈生真的要娶我大姐姐吗?”路家小儿子路秋背着一个小背篓,从门外串进来,大声嚷嚷着“可是,他们家人好凶的,上次我不过在地里玩了一下,陈意就好一顿骂我,还有上次----”

    路湘看父亲眉头一皱,眼看就要发火,立马拉着路秋往屋里去,“爸爸,我会煮好的,那个路秋,进来给我烧火。”

    两人以为又会听见很久的骂声了。毕竟爸爸这两天着实不太好惹,在他面前最好是一句话都不要说,因为说不定那句话就惹得他不高兴了。

    不过很久,外面也没有什么声音,大概今天心情真的是很不错吧!

    再后来,陈家父子就上门来了。

    继母何翠也回来了,背一大篓筐的草,拿着一瓶最近在村里卖的很贵的酒,走到院子大门口,“这些猴儿呀,一天什么都不做,都等到老娘一个人做,哪天我也不做,一起饿死算了,还省了我的事,小秋儿,出来给妈接一哈……”

    路秋在屋里一听到他妈的声音,就下意识的躲起来,还没躲好,就听到被点名了,内心真是一阵狂吐血一阵狂吐血,只好出去了。

    路过堂屋,路秋,还是好好的跟陈家父子打了招呼的,路志难得的还笑了。这一笑,笑得路秋都恍惚了,真是好久都没有看见他爸爸这样笑了。

    端着茶进来的路水更是被惊讶到了,也有些羡慕,记忆里,大概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爸爸这样赞同的笑吧,有多羡慕就有多渴望,小时候就呆呆的望着爸爸对着姐姐笑,后来有了路秋,又看着爸爸逗着弟弟。可是自己永远都不可能让爸爸笑的,路水也不知道为什么,也从来不敢问是为什么?

    这边大门

    “妈妈,你少背一点嘛,还要背到哪里去,我来背,我来背”路秋狗腿的朝他妈妈说着,又要作势接下篓筐来自己背。

    .“走开,小娃儿,一天跳一跳的耍,小心散着腰,把这个酒拿进去,不然你那个老汉儿,又要骂人了,一天饭都要吃不上了,还要买这些,真的是!”自己背着走着,逗着狗,往旁边的牛棚走去。

    厨房里的两姐妹都要忙翻了,突然就要提前开饭,说已经谈得差不多了,想早点吃饭,吃了陈村长下午还有事情,路湘,路水就急忙把很多菜炒起来,还有两个蒸菜,一个糖蒸肉,一个是蒸鸡。

    送上去的时候,路湘都不太敢看陈生一眼,就急忙回到厨房去了。可是刚刚明显感觉到了,一道目光一直在看着自己,路湘觉得心都要跳出来了,这还不是平常自己干活都会遇到的那个人,以前没怎么样,现在怎么这么紧张呢?

    路湘回到厨房,正在发愣,不知道陈生什么时候站到自己的面前,路湘更紧张了。

    看着眼前的陈生,想着不出意外的话就会嫁给他,本来嘴笨的路湘就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陈生就站在路湘的面前,说了一句话,立马就让路湘变了脸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