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无关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翌日清晨,骄阳刚刚升起,东边的天际才刚出现一抹鱼肚白色,叶家当中便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今日,是叶家最重要的日子!

    叶家核心地域的广场上,如今在这里聚集了数百人,而这些人,便是叶家嫡脉、分脉全部的人。

    家宴乃是大事情,是叶家最重要的事情,今日,不管是谁,都必须要参加,不能有任何一人缺席。

    哪怕,你今日在闭死关,也要出席!

    总而言之,只要不死,爬也得爬过来。

    叶天和叶凌二人此时也在这里,不过,他们二人并没有和众人站在一起,而是站在了最后方的地方。

    甚至,在叶天和叶凌二人身边十米之内,根本就没有其他人。

    在叶家人的心中,不管是嫡脉的人好,分脉的人也好,他们都以和叶天站在一起为耻,所以,此时才会孤二人。

    对此,叶天他也丝毫不在意,这些人不和自己站一起,自己还乐的清静。

    突然,一连串的鞭炮之声响起,紧接着,便看到一名老者从天空上一跃而下,落到了众人的面前。

    老者年约古稀左右,身穿一身华丽的长袍,黑白相间的头发直垂脑海,眼中透露出了精光,看上去十分的精神。

    而这老者,便是叶家当代家主,叶云东!

    要说这叶云东,也算是一个人物,在年轻的时候可是鼎鼎有名的存在,曾经威震八方,如今的修为,更是深不可测,可以说是叶家的第一人。

    而他,赫然也是如今叶家麒麟子,叶风的亲爷爷!

    “拜见家主!”

    在场所有的人,在看到这老者以后,一同跪倒了下来,大声喊道,声音震天而响,响彻八方。

    叶天也在叶凌的示意下一同跪倒了下来,不过,他们二人便没有喊出‘拜见家主’。

    不过,这么多人一同喊,就算是他们二人不喊,那也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叶云东一脸笑容的向着众人看了过去,当他看到最后方叶凌、叶天的时候,脸上不免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仿佛是在嘲笑,是在炫耀一般。

    “都起来吧!”叶云东话语中底气十足,响亮无比,传到了众人的耳中。

    “多谢家主!”众人再次喊道了一声后,才一同站了起来。

    叶云东看着众人都站了起来,开口道:“如今又过了一年了,本座在这里看着我叶家如此祥和,如此繁华,年轻一辈的弟子也成长了起来,吾心甚安啊!”

    “这全靠爷爷的英明领导,若不然的话,我叶家断然不会如此!”站在人群最前方的叶风,双手作揖,满脸笑容。

    “是啊,这全靠家主的英明领导,我叶家才能如此,这一切的功劳,都是归于家主的!”

    “没错,家主是我叶家的精神支柱,是我叶家的顶梁柱,全靠家主的领导,我们叶家才能如此,这些晚辈也能在这祥和当中成长。”

    “家主之功,盖天大地,有此家主,乃是我叶家大幸!”

    众人一个个满脸笑容的阿谀奉承。

    叶天在下面撇了一下嘴,嘀咕道:“圈圈你个叉叉,一个个拍马屁不打草稿啊!”

    叶云东显然很享受这阿谀奉承之语,笑的都合不拢嘴了。

    “好了,诸位吉时已到,诸位随我祭祖!”叶云东满脸高兴的说道。

    话语一落,叶云东转过身来,带着众人向着前面走去,离开了广场,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阁楼面前。

    阁楼十分的巨大,高三层,占地得有数十亩左右,而在这阁楼的后面,便是那万兽洞了。

    而这里,便是叶家历年来存放叶家亡灵墓木牌的祠堂了。

    可以说,这里乃是叶家除了万兽洞外,最重要的地方了。

    人群中走出了两名老者,快步上前,将阁楼的大门打开,随之,叶云东、叶风等数名老者大步走了进去。

    叶家当中有规矩,祠堂可不是一般人就能随便进入的,平日是没有什么大事情,是绝对不允许进入的,就算是家宴祭祖,那也不是全部的人都能进去。

    只有家主和家族当中一些地位崇高的长老才能进去,其余人一律没有资格。

    而此时在这里,按说叶风他一不是长老,二不是家主,他是没有资格进入其中的,若是进去乃是触犯了家法。

    奈何,谁让他实力强悍,是叶家的麒麟子,而他的爷爷又是叶家的家主。如今,家主都让他进,其余人就算是有不满,那也不敢说什么啊。

    至于叶风的父亲,此时也在人群当中,而他就没有资格跟着进去了。

    “跪!”

    一名老者看着叶云东等人走了进去,转身对着众人开口喊道。

    众人听着声音,急忙跪倒下来,将头低下,不得抬头。

    祭祖,说白了也就是叶云东等进入祠堂的人祭祖,其余的人都是一直跪在外面等候。

    大约一炷香后,叶云东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带着众人再次回到了广场这里。

    接下来的演练、比试和家宴,都是要在这广场当中举行的。

    而此时的广场,和众人离开的时候有了很大的变化,如今的广场四周,已经摆满了桌椅,显然,是趁着祭祖的时候,叶家奴仆摆好的。

    四周的桌子,都是大桌子,一个桌子上能坐下十个人,每个桌子四周也配上了十把椅子。

    至于首位这里,却都是小桌子了,整整十二张小桌子分别摆在两旁,每一个桌子后面只有一把椅子,显然,这里乃是供一个人坐的。

    在最中间,最上面的地方,还有一张桌子,这张桌子要比这些小桌子大一些,而这里便是叶云东坐的地方了。

    “坐!”叶云东率先坐了下来,对着众人说道。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众人都快速的找位置坐了下来。

    而这坐,也不是随便坐的,一眼便能看出有其中有很大的等级分化。

    核心一脉的人,都是坐在比较靠前、中间的地方,而分脉的弟子,乃是坐在边缘的地方。

    叶天和叶凌站在最后,此时向着四周看了过去,然而,这一看竟然发现没有多余的位置了。

    一个桌子十个人,根本就没有叶天和叶凌的位置。

    叶天看到此幕,眼中闪过了一丝寒光。

    这是什么意思?没有他们的位置?难道是奴仆忘记安排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这里的每一个位置都是家族统计得来的,奴仆是断然不会忘记的,唯一的解释便是,家族根本就没有给他们安排位置,根本就没有打算让他们坐下!

    “请无关的人离开这里!”

    就在此时,坐在叶云东右侧下手的一名老者,向着叶天二人看了过去,脸上露出了不逊、冰冷之色。

    此人名叶贺,在叶家当中地位崇高,乃是长老,而他也是叶云东的心腹。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众人也一同向着叶天二人看了过来,眼中尽显讥讽、嘲笑之色。

    一时间,叶天和叶凌就如同鹤立鸡群一般。

    此时,若是换成别人的话,恐怕早就没脸在站在这里了,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但是,叶天可不是别人啊!

    叶天的至理名言:要面子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吗?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我就要当无敌的人!

    “小爷怎么就成无关的人了?”

    叶天往前走了一步,冷笑道:“小爷体内流淌的血,乃是叶家的血,而且还得嫡脉的,要是小爷都没有资格坐在这里,那你们谁有资格坐在这里?恐怕都没有吧!”

    叶凌站在叶天的一侧,并没有说话,此时一脸平淡的看着众人,看出心中是喜是悲。

    “哼!”

    叶贺冷哼一声,不逊道:“嫡脉?你算是嫡脉吗?你是我叶家的罪人,能让你参加祭祖,这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若是在不速速离去,那就不要怪老夫让人‘请’你们走了!”

    “贺长老此言差异!”

    就在此时,叶风一脸笑容的说道:“叶天他虽然是我叶家的罪人,但是,他依旧还是我叶家的人,体内流淌着我叶家的血脉,他自然有资格坐在这里的!”

    叶风此话一出,叶贺连同全场的众人,神情都愣住了,一同向着他看了过去。

    叶风是叶云东的孙子,而叶贺是叶云东的心腹,他们可以说都是站在同一个战线的人,如今这叶风怎么帮叶天说话了,这让众人都如同二丈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叶风他乃是想要在这比试当中让人杀了叶天,若是叶天离开了,他怎么动手?

    叶贺还想说话,叶云东便对他使了一个眼神,使得他没有在说话,缓缓的坐了下来,一脸疑惑的看着叶风,不知道叶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叶风一笑,大声喊道:“来人那,给叶天和叶爷爷加张桌子,菜同样上!”

    叶风的地位在叶家当中可是很高的,甚至,他的话分量也不比他爷爷的低,他一发话,便有在一侧伺候的奴仆急忙去准备了。

    “多谢‘风哥’了。”叶天双手作揖,皮笑肉不笑,心中暗道:“圈圈你个叉叉的,心中不知道想怎么算计小爷那,等着吧,一会小爷让你开开眼!”

    叶风眼中杀机一闪,笑道:“你我兄弟,何须言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