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路见不平一声吼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住手!”

    这一声喊的,众人纷纷朝初夏看去。

    ……

    一时间鸦雀无声,连小孩儿也停止了哭声。

    “好一个俊俏的美娇娘!”站在轿子旁的跟班情不自禁的感叹着。

    “你们太没有人性了,连小孩子也不放过。”初夏打抱不平,伸手拉起了这对儿母子。

    “姑娘,你还是赶紧跑吧,你惹不起他们的!”孩子的母亲害怕的说着。

    从孩子被打到孩子母亲出现,除了求饶,她真的不会说别的了?

    初夏不明白这轿子里是何许人也,但是看到孩子母亲如此害怕,还有那路人敢怒不敢言的态度,初夏多少也能明白,里面坐着的人肯定不简单。

    “大姐,你不用怕,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轿子里面就是坐着王孙贵胄,你们也不要害怕。孩子伤成这个样子,必须要跟他们讨一个说法。”初夏安慰着孩子母亲。

    可这女人哪里肯听初夏的,却见她砰的跪在地上,反而替初夏求情道:“几位大爷,不关这位姑娘的事儿,请你们放她走吧,都是奴家的错,奴家愿意领罪。”

    初夏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她本以为自己就够懦弱了,没想到孩子的母亲更加委曲求全。

    “哼,你们挡了我家公子的轿子,还想走,哪有那么容易,给我打!”跟班的说完,便和他的同伙拿起棍子朝初夏她们打来。

    “住手!”轿子里传出一声,吓的一众跟班赶紧将棍子放了下来。

    这时,从轿子里走出一男子,身高七尺,偏胖,穿着一袭紫色长袍,外套一件亮绸面的外衫,腰间挂着白玉葫芦挂件,手拿一把折扇,风度翩翩的走了过来。

    看到初夏,男子不仅有些发呆。

    “这是谁家小娘子,竟生出天仙般的容貌?若不是仙女下凡,人间哪有如此姿色?”男子轻摇折扇,色眯眯的看着初夏,装出一副书生的模样。

    “公子言重,奴家只不过随夫君路经此地,看到你的跟班仗责孩子,便出面制止,还请公子还受伤母子一个公道。”初夏有礼貌的对面前的男子说道。

    “公道?若要说公道,小娘子为何不还我公道?”男子言语轻浮,似有**之意。

    “不知公子此话何意?”初夏不解的问道。

    “哈哈,何意?像小娘子这般美丽的可人儿,竟然不是本公子的女人,你说苍天是不是欠我一个公道?你夫君在哪里?本公子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和他交换,让你成为本公子的美娇娘。”男子轻摇折扇,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初夏看到眼前男子如此傲慢无礼,满是轻薄之意,便转身掏出些碎银子,塞给身后的母子。

    “大姐,我们走吧,遇到这种淫贼,咱们还是有多远走多远吧!这些钱你拿着给孩子看伤,别让孩子落了疤痕。”初夏说完,便拉着母子离去。

    这时,一群跟班将他们包围了,男子嬉笑的脸庞瞬间变得铁青,眼神儿里散发着一股杀意。

    “你们要做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可言?”初夏冲他们喊道。

    “哼,王法,本公子就是这里的王法。本公子再说最后一遍,若是你跟本公子回府,本公子自会饶了你们。若是不肯,就别怪本公子心狠手辣。”男子抽出一把长剑,指着初夏说道。

    “淫贼,休想!”初夏大骂着。

    只见男子发出哼的一声,一把长剑刺向了初夏的身体。

    周青不知何时站在了初夏一旁,伸手便抓住了刺来的剑身,手掌瞬间流出了鲜血。

    “夫君!”初夏看着周青血淋淋的手,吃惊的喊道。

    “夫人,为夫说过,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周青说完,便一把夺过男子手中的长剑,唰的一声扔了出去。

    男子看到周青如此有胆魄,瞬间震惊了。

    众小厮跟班正要动手,却见到周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了男子的脖子。

    “让他们都退下,不然拧断你的脖子。”周青小声说道。

    “退,退,退下!”男子哆嗦的说道。

    “我知道你是县丞的外甥,若是你敢秋后找我们算账,你知道结果的,本公子也不是好惹的!”周青威胁着说道。

    “你是哪家公子,敢不敢报上名来?”男子浑身打着哆嗦,却还不停的问着。

    周青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道:“告诉你也无妨,本公子是山西省首富周洪仁家的三公子。我老爹可是跟左领军大将军程知节有过八拜之交,你要是觉得你那县丞舅舅官儿大的话,尽管放马过来,周家随时恭候大驾光临!”

    “不敢不敢!三公子大人不记小人过,还请饶过小的一命,日后小的唯首是瞻,再也不敢得罪公子大人。”男子立马怂了下来,看来这程咬金确实有些分量,在这山西省提出他老人家的名号,竟然也能震慑这些小喽啰。

    “哼,那就滚吧,以后再敢作恶,绝不轻饶。”周青一把推开了男子。

    初夏上前拿出手绢给周青包扎着伤口,难过的看着他受伤的手。

    “夫君,都是妾身不好,又连累夫君为妾身流血了。”初夏边说边哭了起来。

    周青擦了擦初夏流出的眼泪,道:“夫人不要哭了,你忘了夫君怎么说的吗?你我夫妻本是一体,有为夫在你身边一天,就不会让夫人受到半点儿伤害。”

    初夏点点头,小声抽泣着,周青知道她伤心难过,便哄着初夏去买好吃的。

    得此夫,今生无憾。

    这是县丞外甥离开时候说的话,跟班的想为男子出气,附在轿边啰啰嗦嗦的出了一大堆馊主意。

    “啪”的一巴掌,红红的手掌印打在了跟班的脸上。

    “你们想让老子死吗?一帮混蛋玩意儿!”男子说完,便上了轿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周青带着初夏四处溜达着,初夏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她在自责,自从周青变成正常人之后,她就一直再拖累周青。

    “夫君,要不我们回家吧?”初夏说道。

    “好,夫人累了咱们就回去,可是夫人要答应为夫,不许难过,要开心懂吗?”周青看着初夏不悦的脸庞。

    初夏点了点头:“嗯,没事了,夫君也要开心。”

    夕阳下,俩人的影子被残存的余辉拉长,他们十指紧扣,十分恩爱的走回了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