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将计就计
    ,精彩小说免费!

    听着客人粗暴的言语,店伙计仍然有礼貌的告诉他这里的销售模式。

    可那男子哪里听得这些,只是觉得自己有俩臭钱儿,非得逼着伙计给他逐一介绍。

    虽说顾客就是上帝,但是遇到不讲理的顾客,那他就是孙子。

    这是周青交代过的话,咱们万货行开门做生意,卖的是良心,卖的是质量,卖的是产品。

    如果客人正常来买东西,那自然要尊为上帝。若是有些人吃饱撑的没事儿找事儿,那就不好意思了,小店儿概不伺候。

    不管你是动文还是动武,咱们都敞开了干,人不够告诉周青,分分钟从别的店里调。

    钱不够尽管说话,整个山西首富随便砸,虽说商人输气不输财,那也不能委屈了咱们店里的伙计。

    这些话周青在开店之前就给大家洗脑了,他就知道开门做生意,不会那么太平,总有些阿猫阿狗,或者街头无赖,地痞流氓的来找麻烦。

    所以说,委屈谁也不能委屈伙计们,该干就干,该骂就骂,该打就打。

    但是前提有一条,若是让周青发现纠纷不是客人引起的,是伙计们仗着老板给他们的权利胡作非为,那不好意思,卷铺盖滚蛋,伤了好客户该赔就得赔,该坐牢就得坐牢,绝不姑息养奸。

    在这种正确的引领下,伙计们很守本分,却也很不安分。

    这话听起来矛盾,却也不矛盾,只要你细细想其中的道理,你就会明白这其中的含义。

    看着客人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店伙计暂且没有发火,毕竟这点儿委屈他还是受得了的。周青雇了他们这些人,事先都测试过抗压能力的。

    “客观,您看小的介绍完了,您还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店伙计点头哈腰,不失礼貌。

    “帮助?不需要帮助,我要进你们的货,每样枕头都给我来一百个。”男子果然财大气粗,这么大的单子瞬间让店里所有伙计沸腾了起来。

    只听“啪”的一声,一锭银子砸在了桌子上。

    “这是定金,我看到货会全部给你们付完余款的。”

    看到男子如此豪气,伙计忙招呼男子后堂过话。

    男子手一挥,甩出一行字:“不用,就在这里谈。”

    伙计将周文叫了过来,这么大的单子光是一个伙计是没有办法摆平的,最起码周家库房有多少存货,伙计都不知道。

    “这是我们店里的副行长,您有什么需要尽管和他谈。”伙计说完,便沏茶倒水,各种无微不至的伺候着。

    周文上前作揖,道:“是您要大批量订我们万货行的枕头?”

    “没错,一样一百个,有多少来多少,不过价格嘛,你们不能按平时卖出去的价格给我。”男子还不傻,知道讨价还价。

    周青在后堂听闻伙计说有大单子,便好奇的拉着初夏走到店里,找了个角落看着周文谈判的能力。

    “您知道我们新型枕头有多少种样式吗?”周文说道。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你就说多少钱能拿,行了就成交,不行咱在谈。”男子虽说语气蛮横,却也不敢把生意搅黄。

    这是王家掌柜想出的馊主意,既然他们东家发话了,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将周家打垮,那就别怪他可劲儿砸银子了。

    王家掌柜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好打算将大批新型枕头低价进来,然后低于市场价再卖出去。

    这期间足够他们自己研究再去制造了,如此一来,周家生产不过来,肯定短时间没办法销售新型枕头,那时候就是他们王家杂货铺的天下了。

    听着这馊主意真心不赖,王家掌柜不愧是耍阴招高手。

    这时只听周文介绍道:“咱们万货行讲究的是透明化,您不想知道,我也得让您清楚您买了多少货品。”

    周文坐了下来,端起茶杯,示意着男子喝口茶再谈。

    男子端起茶杯,一口喝了下去。

    周文苦笑一下,想着茶品见人品,看来眼前这富人是个粗人,难怪看着行为举止那样怪异。

    周文放下茶杯,对着男子介绍道:“本店目前已研发新型枕头九十九种,价格各不相同。若是您每样都要一百个,我可以做主给你打个半价,但桌子上那点儿定金可是不够的。”

    周青一听周文给人半价出售,忙吩咐伙计将周文叫过来。

    明眼的周青一看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只有店里的伙计把此人当做大客户来对待。

    这些生意场上的事情,周青可是见的多了,什么阴的暗的明的,他就是没有经历过,那也是听现代老爹念叨大的。

    再说名牌大学也不是白上的,各种生意套路和典籍也不是白学的。

    伙计走上前,对着周文耳边小声说了句话,周文便点了点头。

    “您稍等一下,这价格优惠我一人说了不算,需要和我们行长商量一下。”周文作揖说道,便朝周青走去。

    自从钱行长退休后,周青便荣升成为了万货行新任行长,周文和周武被认命成副行长。

    两兄弟虽说能文能武,但是文的却不如武的厉害。平时比试功夫俩人都是赢家,可做起生意,他们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周青将周文带到后堂,嘱咐道:“新型枕头不能半价出给他们,最多去一成,让他们尝到甜头就行。你去告诉外面那个客人,就说如果这笔生意能成交,就给他十贯钱好处费。”

    “可是大哥,人家客人就是来问最低价的,你给人好处费算怎么回事儿?”周文一脸疑惑的问着。

    “你不要管,就按我说的去做,他一准儿会同意。还有,订金不要收了,桌子上那一锭银子,就当好处费给他,告诉他事成之后还会给他钱。”周青说完,便让周文出去应付,他和初夏则不再露面。

    周文虽说不解,却也没有违背周青的意思,而是照着周青的原话去做了。

    初夏露出一丝笑容,她似乎明白了周青的想法。

    “让您久等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周文作揖,满脸的谦恭。

    男子回礼,道:“无妨,无妨,不知阁下商议的如何?”

    只见周文拿过桌子上的一锭银子,偷偷塞到了男子的长袖中,附在他耳边小声交代了周青的话。

    男子一听,先是一怔,而后非常爽快的答应了这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