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越来越坏
    ,精彩小说免费!

    周武拿着账本走了过来,他精确的算出了今天的盈利数目,便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

    这两兄弟的脾气还真是不同,周文作为大哥却没有周武那般冷静。

    周青只是平淡的看着他,等待着即将报出来的利润。

    对于周青来说,挣多少钱只不过就是个数字。要说赚钱开心不,那肯定开心,谁赚钱不开心呢?

    可是要说激动,周青却没有半点儿激动,他就是平常心,任何事情都平常对待。

    这时,只见周武伸出了一个指头,众人唏嘘的发出一声:“去,才一百贯钱。”

    “你们想啥呢,这么多天这么多人往死里忙活,怎么就只有一百贯钱呢?动动脑子好不好?”周武对众人有些失望。

    周青心里有数,虽说采取了商品限购和半价等一系列优惠活动,但是赚到的钱绝对不止一百贯钱。

    只听周武对着周青问道:“周大哥,你该不会也和大家认为的一样吧?”

    周青摇摇头,道:“我估摸着今天的销售额应该会有一千贯,不知道和你算出的利润差多少?”

    听到周青说一千贯,众人惊讶的合不拢嘴,周老爷以及店里的几位元老,更是惊的都呆住了。

    他们满怀期待的等着周武报出来盈利数目,却听到周武竖起大拇指说道:“大哥不愧是大哥,赚这么多钱还能保持如此冷静。”

    周青就是笑笑,没有做出任何回复。

    这时,钱行长一把拽住周武,激动的说道:“这是真的吗?今天一天真的赚了一千贯钱?”

    周武点点头,应允的说道:“真的,这还能有假,而且不止一千贯呢。”

    听到周武这么说,钱行长先是激动,然后便嚎啕大哭了起来,没一会儿便晕倒了过去。

    周青赶忙喊着掐人中,顿时屋内乱作一团。

    没一会,钱行长苏醒了过来,长出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老奴这辈子活的知足了,少年跟随老太爷出尽风头,青年又随东家风光无限。如今少东家年轻有为,再创辉煌。老奴即便现在撒手离去,也是无憾了。”

    周老爷上前,将钱行长扶起,拍了拍他的肩膀,深沉的说道:“钱老弟说的哪里话,周家不管什么时候,都离不开你钱老弟的支持和帮助,你是咱们周家的功臣。往后你就吃香的喝辣的,让这些小的随意折腾去,咱们终于可以将肩上的担子放一放了。”

    周老爷的一番话,说进了钱行长的心坎儿里去,这老头儿在周家操劳了一辈子,早就想放下担子回家过一过天伦之乐。

    前几年他跟周老爷提起过告老还乡的事情,却被周老爷给一口回绝了。

    不是不许钱行长告老还乡,只不过是希望他能培养出像他一样的得力掌柜来,这样东庄杂货铺才能不让周老爷费心。

    可人才稀缺啊,钱掌柜这些年培养了多少个得力助手,到最后一个也没留住。

    无奈之下,只好独立支撑着周家杂货铺掌柜的职责,每日浑浑噩噩,以退为进的生活。

    如今周青成为了新的顶梁柱,他终于可以歇一歇,放下担子回家抱抱重孙子,安逸的过个幸福美满的晚年了。

    吃完饭,大家各自散了去,周青也和周老爷一起乘马车回了家。

    这顿饭也算是给钱行长践行了,过了明天他就要回老家了,这一别可能今生就不会再相见了。

    周青有些心酸,毕竟这几日为了研究新型商品,钱行长可是任劳任怨的做好了后备工作。

    若是传了出去,还不让人说周青属于过河拆桥的人。

    可不管怎么挽留钱行长,他就是铁了心要回老家,天伦之乐可是分分钟都在吸引着他。

    “夫人,为夫回来了!”周青在门口大喊一声,开门走了进去。

    正要关门,一双滑嫩的手捂住了周青的双眼,周青心里一阵温暖。

    只听身后有人说道:“你猜猜我是谁?”

    周青顺手将门关了住,打趣的说道:“我猜身后是只小狗,会喊夫君的小狗。”

    初夏拿开手,站在周青身后撒娇的说道:“夫君好讨厌,竟然将妾身比喻成小狗,妾身生气啦!”

    初夏噘着嘴,假装生气的样子,周青转过身,静静的看着初夏,紧紧的将她抱在了怀里。

    “夫人,今天在家可好啊?”周青搂着初夏,小声的问着。

    初夏点点头,小鸟依人般拥在周青的怀里,道:“很好啊,今天和娘一起去了大悲寺上香,娘在庙里许了愿,希望明年她可以抱上大胖孙子。”

    “是吗?那夫人可要抓紧了,别让娘这愿望白许了。”周青依旧打趣的说道。

    初夏红着脸,小声说道:“想要愿望成真,那就要看夫君的本事了,妾身配合好夫君便是了。”

    周青用手勾了一下她的鼻子,开着玩笑说道:“看来夫人在为夫的调教下,脸皮是厚了许多啊。这种话居然也敢说出口,赶明儿我可要告诉娘去,说夫人把为夫都带坏了。”

    初夏脸蛋儿红的像熟透了的苹果,听到周青这么说,便把头狠狠扎进了周青的怀里,嘴里还嘟囔着:“讨厌,夫君。”

    周青将初夏抱了起来,慢慢的走到了床边,轻轻的将她放了下来。

    初夏害羞的不敢看周青,只听周青说道:“夫人,你说咱们是现在讨论一下大胖小子的事儿呢,还是吃完饭慢慢开会研究呢?”

    周青从早忙到晚,累的像条狗一样。本来到酒楼打算好好吃上一顿的,却被大家灌了一肚子的酒,现在还有点儿晕晕的感觉。

    不过酒能助兴,也能助性,周青竟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

    可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响,早知道这样就该在酒楼好歹吃点儿东西了。谁成想,他因为高兴,光顾着喝酒聊天了,竟然一口饭菜也没吃。

    周青想着,便有些后悔起来,这可是耽误了正事儿。

    虽说眼前有这么个可人儿躺在那里,散发着欲罢不能的芬香和诱惑,可是再强大的战斗力也需要粮草充足,还是先询问了初夏再战斗不迟,周青这样想着。

    若是初夏执意要现在开始战斗,那周青绝对是不会拖后腿的。

    只听初夏说道:“夫君累了一天,还是先吃完饭再上床的好。一会儿妾身给夫君打好洗澡水,让夫君解解乏。”

    周青低头凑到初夏耳边,道:“夫人是不是怀念那晚的鸳鸯浴了,今儿晚上夫人可不许吹灭蜡烛了。”

    初夏听到周青这么说,忙拿手轻拍着周青,撒娇的说道:“夫君,你现在越来越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