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张:鸳鸯浴
    ,精彩小说免费!

    周青叹了一口气,想着为毛就不提前考察一下市场,如今走到这种进退两难的局面,全都是自己不细心导致的。

    还好周老爷只给了他一个杂货铺练手,若是多给他几个铺面,那还不乱了套。

    可是现在千钧一发,新型枕头做好了,无毒无烟蚊香制作成功了,就差个包装就可以大批量生产销售了。

    难不成还要将造纸厂也搞起来,那可是更大的工程,而且周青根本就是一白痴,他哪里懂得纸张怎么制作。

    这可是产生了连锁效应,为了一个小铺面,竟然要如此费尽心机,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缩在家里当个傻蛋公子。

    现在倒好,每天带着一帮疯子,累的跟狗一样搞研发,做销售,就是在现代社会,周青也不用这样费心。

    心情不好的他失落的回到了家,一宿没睡实在困的睁不开眼睛,便躺了下来,独自一人在屋里睡了起来。

    初夏还跟着女工在杂货铺生产枕头呢,这几天虽然也是忙的不可开交,可人家是高兴的。

    每天被人当做少夫人一样尊敬着,干多干少也没人说,反而沏茶倒水被女工们伺候的像个皇帝一般。

    周青这边就惨了,没日没夜的想出路,想法子,一大帮人还要指着他吃饭。

    老爷子虽说赐给了他无限权利,那也就是说话权和发言权,至于钱财,那就不要多想了。

    周老爷可是出了名的铁公鸡,嘴上虽然信誓旦旦的说着全力支持,但是要到投资的时候,老爷子就缩了回去。

    这些日子搞得药材啊,重金聘用的郎中啊,等等,那都是周青赊来的。

    反正大家知道周老爷就是他亲爹,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就算周青到时候不付货款,不结工资,那人家完全可以找周老爷要。

    周老爷家大业大,还怕要不到钱吗?

    周青就这么打着呼噜睡着了,也真是服他了,这么多烦心的事情竟然还能睡得着。

    太阳从东边爬到了西边,当最后一丝余光从大地消失的时候,初夏回来了。

    推开门,看着周青睡在床上,便高兴的走了过去。

    正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几天周青吃住在杂货铺的一间房里,除了负责研究制作的几位郎中外,他吩咐不许任何人打扰。

    初夏每日都是由钱掌柜接送,其他人都手脚不停的忙碌着。

    虽说都在一间百十来平的杂货铺里,却因为工作忙碌,导致俩人几天没有碰面。

    迈着小碎步走到周青一旁,拿着被子搭在了周青的身上。

    虽然动作很轻,可还是吵醒睡了将近一天的周青。

    周青睁开双眼,看到初夏在他一旁,几日不见心中自是想念,便一把将初夏拉到了床上。

    “想我吗夫人?”周青搂着初夏,凑到她耳边说道。

    初夏点点头,道:“妾身看夫君这几日忙里忙外,也不敢打扰,心中很是思念夫君。”

    周青紧抱初夏,道:“哎,当初都怪为夫多事儿,闲着没事儿去看老爷子的账本,摊上了这些破事儿。本来想好好陪陪夫人的,却整日忙的像只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冷落了夫人,为夫今晚会好好补偿的。”

    正说着,有敲门声传了过来,是丫鬟们将晚饭端了过来。

    初夏忙整理了仪容,走过去将门打开了。

    晚饭是三菜一汤,外加水果两盘儿,周青看了也没有什么胃口。

    可饿了一整天了,多少还是要吃点儿东西的,要不然晚上根本就没有力气。

    吃完饭,周青吩咐着丫鬟打些热水过来,身上被熏得全是中药的味道,他得好好洗洗。

    丫鬟们收拾了饭菜,将木桶拿了过来,周青嫌小,便吩咐她们拿个大的过来。

    两个人洗呢,木桶不能太小,丫鬟们倒也听话,很快便拿来更大的木桶放到了屏风后面。

    没一会儿功夫,洗澡水就给放好了。

    第一次在大唐洗澡,还是鸳鸯浴,感觉心里蛮激动的,周青这么想着。

    “这里头怎么不放花瓣呢?我记得古装电视剧里洗澡好像都放些红色的花瓣。”周青走到木桶一旁,看着清澈见底的水,不解的问着。

    丫鬟们很是疑惑,想着周青说的古装电视剧是什么?

    初夏听到周青又在胡言乱语,便吩咐丫鬟们先行退下,各自回屋休息。

    饭也吃了,洗澡水也放好了,丫鬟们再留下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等丫鬟们走了,周青喜欢说什么胡话都没关系。

    将门锁上,初夏走了过来,周青已经脱光了衣服泡进了木桶里。

    “真舒服啊,夫人,你也快脱了衣服一起来泡澡啊,累了一天了,洗洗可舒服了。”周青趴在木桶边,招呼着初夏。

    初夏羞红着脸,虽说俩人已经圆房了,可这阵势还是让她不能接受。

    屋内烛光跳跃,光亮如昼,初夏上前正要吹灭蜡烛,却听到周青喊到:“夫人,一会儿再吹灭蜡烛吧,黑着灯洗澡为夫会很难受的。”

    初夏微微一笑,道:“待妾身将小油灯掌(掌:点的意思)起,这样屋内就不黑了。”

    “夫人,咱们在屏风后面洗澡,又没人看,那小油灯很是昏暗,根本就照不清楚。”周青冲着初夏喊道。

    可初夏身为古代的传统女子,坚信着床上夫妻,床下君子的说法,还是将油灯掌了起来。

    屋内瞬间暗了下来,周青躺在木桶里,催促着初夏赶紧过来洗洗。

    初夏害羞的脱下了衣服,光着身子踏进了木桶里。

    还没等她站稳,周青啪的一下从身后抱住了她,轻轻抚摸着初夏每一寸肌肤。

    “夫君,你别闹。”初夏娇羞的说道。

    周青抱着初夏,道:“夫人生的这般漂亮,为夫这辈子可是有福的。”

    初夏转过身子,拥到周青的怀里,娇羞的说道:“自从夫君病好之后,嘴巴越发甜蜜了许多。妾身之前跟了夫君两年,夫君却不曾碰过妾身一次。”

    周青听到她这么说,便紧抱着初夏,道“那你是喜欢现在的为夫,还是喜欢以前的为夫?”

    初夏抬头看着周青,道:“夫君明知故问,妾身当然喜欢现在的夫君了。夫君现在越发像个男人,和往昔根本判若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