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小舅子来了
    ,精彩小说免费!

    周青想了许多东西作为枕头的填充物,却都不大理想,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每一个想法。

    如何才可以将成本降到最低,将利益最大化,而且还要有大量的原材料供应,成了他心中的一道难题。

    周青神游在自己的想法中,以至于初夏连喊两声都没听到。

    初夏有些担心,便又喊了两声,这次总算把神游的周青带回了现实中。

    周青看到初夏紧张的样子,忙拿着茶叶枕头走了过去。

    “夫君,你这是怎么了?”初夏紧张的问道,她很害怕周青再次成为痴傻之人。

    周青摇摇头,道:“我没事,刚才想事情有些出神。”

    正说着,便将茶叶枕头拿给初夏看,继续说道:“你看夫人,这是夫君给你做的茶叶枕头,往后咱们再也不用躺在那硬邦邦的瓷器枕头上睡觉了。”

    初夏看着形状怪异的茶叶枕头,却发现周青的手指有许多被针尖儿刺破的小伤口。

    初夏握着周青的手,关心的问道:“夫君怎么把手指伤成这个样子,全是为了给妾身做这个茶叶枕头吗?”

    周青点了点头,道:“夫人,早上我的脖子有些疼痛,那硬邦邦的枕头睡着确实不舒服,所以才想起来做了茶叶枕头。”

    说着,便让初夏试一下枕头的感觉,初夏有些难过的看着周青的手,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枕在茶叶枕头上,一阵阵茶香从枕头中飘了出来,这感觉很是沁人心脾。

    周青看着初夏,道:“这枕头躺着还舒服吗夫人?”

    初夏点点头,仍就握着周青的手,道:“真是难为夫君这双手了,竟被针尖儿伤成如此模样。”

    周青说着没事,眉头却紧皱,仍在思考着枕头里该放什么填充物。

    初夏看了出来,便问道周青所为何事犯愁,周青便说出了心中的难题。

    周青初来乍到,大唐生活方面的知识,不如初夏苦孩子出身懂得多。

    初夏思衬片刻,便计上心来,回了句这事儿简单,就交给妾身来处理。

    周青眼前一亮,纠结了一早上的难题终于要解决了,便迫不及待的问着初夏有何办法。

    初夏让周青拿来文房四宝,周青便跑到书房取来了这些东西。

    看着初夏清新飘逸的字体,周青很是惊讶。

    “好了夫君,你把这封书信交给周管家,在家等上两日,自会有人来帮助夫君解决难题。”初夏信心十足的说道。

    周青半信半疑的将书信交给了周管家,嘱托他尽快送达。

    两日后,周府门前停了一辆黄牛车,车上拉着满满一车的粟米皮。

    赶车的是一少年,初夏唤他为冬儿,是初夏最小的弟弟,模样看上去有十二三岁的样子。

    冬儿很懂规矩,礼貌也很周全,见了周青作揖称呼着。

    周青看着小舅子如此懂事,自是少不了一番嘘寒问暖,毕竟爱屋及乌嘛。

    周青让家丁将粟米皮卸在了后花园,吩咐家丁好生看管,没有他的同意,不管是谁都不许动这些宝贝。

    小舅子初来府上,周青自是不能怠慢,生意之事不急在一时,当务之急就是要陪好小舅子。

    冬儿年纪不大,学问倒是一箩筐,府上有许多周青都认不得的文字,冬儿竟全都认得。

    “姐夫可曾读过书?”冬儿坐在凉亭下,斯文的问着周青。

    “冬儿,怎么这样问你姐夫,爹爹平日没有教你要谦虚做人吗?”初夏有些责罚的说道。

    周青有些不懂,这小舅子刚才也没说什么见外的话,初夏为何这般生气?

    想着,便说道:“夫人,冬儿只是问问,不妨事的,你不要责怪他,咱们一家人就向平时一样拉家常,说什么都不许生气。”

    冬儿起身,作揖道:“刚才冬儿失礼了。”

    周青看到冬儿如此行大礼,便回礼给冬儿,生怕坏了他们的规矩,省的小舅子回去再跟老丈人告他一状。

    看到俩人如此,初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忙招呼着俩人坐下谈话。

    初夏小声对周青说道:“夫君莫要行如此大礼,冬儿是小辈,岂能长辈给小辈行礼。”

    周青奥的一声点了点头,看着冬儿这孩子认真的模样,让他不知说些什么好。

    “吃这个冬儿,可甜了。”周青将枣儿放在了冬儿的面前,顺便拿起一颗给了初夏。

    冬儿作揖,回了句:“谢谢姐夫。”

    三人随意聊着,谈到了初夏过府之后,他已经两年没有见过姐姐,也就是说,初夏两年没有回过家。

    原来初夏和牛二是同村,都是牛家庄的人。

    这样近的距离,初夏愣是两年没回过家,起初周青以为是初夏怨恨老丈人借高利贷,将她当做利息送了出去。

    后来周青才明白,初夏是为了照顾曾经痴傻的自己,这才一直没有回过家。

    两年间初夏给家里写过三封信,加上这封信,可以说是屈指可数的几封,而且内容周老爷都是知晓的,每次初夏的家书他都会过目的。

    老丈人倒是回了不少信,很希望知道初夏现在的情况,却被周老爷给扣留了。

    初夏已经是他的儿媳妇,他怎么能容忍亲家的探访,万一触动了初夏想家的念头,这利息岂不是白收了。

    要不是周青变得不再痴傻,看着俩人恩爱有加,周老爷有十足把握初夏不会离开他们家,这才允许周管家将此封书信带给他的亲家。

    今日老丈人本是要来的,但是出门之时,私塾上有些处理不完的事情脱不开身,只好派冬儿前来送货。

    怪不得初夏会将文字写的那般漂亮,冬儿又能出口成章,原来老丈人家是做私塾的。

    若要放到现代社会,老丈人那可是捧了铁饭碗,老师这门行业可是吃香的很。

    可在大唐就截然相反了,本来孩子就不多,加上当时能上的起学的又是富贵人家,那些小门小户的山野村夫,根本不会注重孩子的培养。

    聊了一会儿,周青便吩咐厨房做几道好菜,让冬儿住一晚上再走。

    冬儿不想叨扰周青,便婉言拒绝了。

    吃完饭,冬儿告别了周青和初夏,赶着牛车向牛家庄驶去。

    这头老黄牛已经喂了草,冬儿也吃饱了饭,逛了一天园子,可把这孩子累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