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红绡帐底卧鸳鸯
    ,!

    家丁在前面拿着灯笼照着,俩人在后面悠闲的走着。

    “夫人,你要累了告诉为夫,为夫不抱你了,这次背你回去如何?”周青问着。

    初夏也不是那种不懂浪漫为何物的女子,便扭头看着周青,道:“夫君真要背妾身回家?”

    周青点点头,道:“那当然了,君子一言,八马难追。”

    “是驷马难追,夫君。”初夏今天晚上显得很开心。

    “一个意思,一个意思。”周青傻呵呵的笑着,便蹲了下来,等着背初夏回屋去。

    初夏看着蹲在地上的周青,小心翼翼的趴在了他的背上,紧紧搂着周青的脖子。

    初夏凹凸有致的身子紧贴周青背部,双臂搭在周青的肩上,关心的问道:“夫君累不累?”

    “累,但是有夫人在我身上就不累了。”周青回道。

    俩人在后面聊着,家丁拿着灯笼给他们照着路,没多久,便来到了屋门前。

    家丁开了门,周青吩咐着他早点回去休息,便反锁了屋门,背着初夏放到了床上。

    初夏很开心,眼眸清澈见底,笑着坐在了床上。

    周青坐在初夏一旁,静静的欣赏着自己家的夫人。

    初夏拿出手绢擦了擦周青额头上的汗水,嘱托他早些休息。

    周青抓住了初夏擦汗的手,闻着她指尖传来的清香,轻轻吻了下。

    初夏有些害羞,忙收回了擦汗的手,只见她羞红着脸,低头摆弄着指头。

    周青细细端详着初夏,看她一身粉红色丝绸遮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腰间用金丝系成蝴蝶结,一双白润匀称的秀腿若隐若现,就连秀美的玉足也在无声妖娆着,发出诱人的邀请。

    周青伸出手,正要解开那腰间的蝴蝶结,却看到初夏伸手阻拦了。

    初夏知道周青要做什么,毕竟第一次,女孩子害羞很正常。

    “妾身自己来。”初夏娇羞的说着。

    看着初夏拭去一件件丝绸,周青浑身上下躁动难安。

    当拭去最后一件的时候,初夏起身吹灭了蜡烛,点上了那盏昏暗的小油灯。

    这小油灯灯芯跳动着,渐渐亮了起来。

    周青从身后迫不及待的抱住了初夏,轻轻嗅着初夏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

    “妾身替夫君更衣。”初夏仍就娇羞的说着。

    周青只管抱着初夏,一动不动的感受着她浑身散出的清香,还有那躁动难安的心情。

    许久,初夏转过身,轻轻拭去了周青身上的外套,正要将衣服放下,却被周青抱了起来。

    “夫君,更衣再上床不迟。”初夏不敢看周青,昏暗的油灯发出滋滋的响声。

    “到床上你替夫君慢慢更衣吧。”说着便将初夏放到了床上。

    正所谓**一刻值千金,红绡帐底卧鸳鸯。(此番内容自己脑补。)

    这一夜,俩人有说不完的悄悄话,天色渐亮的时候,周青才拥着初夏进入了梦乡。

    日上三竿,周青的房门被敲响,原来是周文他们两兄弟。

    他们早就来到周青门前,只是看着天色尚早,便没有敲门,而是坐在门口静静等着。

    刚才周管家来传话,老爷子让周青早些去杂货铺,今天好像有批货物要到,让他跟着钱掌柜学着去登记。

    周青听到敲门声便回了一句听到了,看着香甜入睡的初夏,他没有去惊动。

    周青心想,昨晚定是累坏了初夏,让她好好休息吧。她的身子刚好些,不该这般操之过急。

    扯过被子搭在了初夏的身上,轻轻亲了一口她的额头,便悄悄下床去了。

    刚下床,脖子突然发出咯吱的一声,周青来回晃动着,感觉一阵钻心的疼痛,这才发现自己可能落枕了。

    看着那瓷器做成的硬邦邦的枕头,周青计上心来。

    他何不做个枕头出来,这样不但不会落枕,晚上睡觉还会更加舒服一些。

    想到这里,周青吩咐着周文去准备几块干净的白布,周武负责弄一箩筐茶叶过来。

    俩人好奇的问着做什么用,周青自是吩咐着不要多问。

    没一会儿,俩人便将东西准备齐全,放到了周青的门口。

    初夏还在熟睡,周青便没有让二人进来,而是交代他们去东庄学着登记货物,并转告钱掌柜,他今天身体不舒服,请假一天不去店里了。

    关上门,周青就开始忙活起来了,初夏做牡丹的针线还在桌子上,周青便开始了他的枕头制作。

    本来想着挺简单的,但是做起来才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光一个枕套,来来回回缝了拆,拆了缝,折腾了五六回,总算弄出一个椭圆形的袋子出来。

    然后将茶叶倒了进去,并且压瓷实,便又开始用粗糙的针线手艺,缝住了椭圆形枕套的口子。

    拍了拍还算可以,便又很快做出了第二个枕头出来,这次熟练多了,没一会儿便看到两个茶叶枕头做了出来。

    周青看着辛勤的果实,欣慰的笑了笑,忽然间他想到了些什么。

    周青想着,这古人也是够笨的,不去弄些柔软的枕头来睡觉,竟然去睡那硬邦邦的瓷器。

    如今脖子落枕,周青才想到制作茶叶枕头出来,这也让他看到了转亏为盈的商机。

    对,没错,他要大批量制作一些柔软的枕头,拿到店里去销售,绝对是个赚钱的好办法。

    只是不能再用茶叶了,这样成本太昂贵,做生意第一步就是要将成本减到最携,这样一旦出现风险,才不至于赔钱。

    想到这里,周青又开始琢磨起用什么来代替枕头里的填充物。

    他首先想到的是棉花,可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棉花这个时候还是比较稀缺的,大户人家偶尔有那么一两株,还是跟宝贝一样供着作为观赏。

    他又想到了一些鸡毛啊,羊毛啊之类的,可还是不太理想。

    毕竟这个时代各种物质都很稀缺,如果他的枕头火了,那肯定是要大批量供应的。

    所以填充物这种东西也得跟上步伐,不能到时候断了原材料。

    正在想着的时候,初夏醒了过来,看着周青敞着胸怀,拿着针线坐在地上发呆,便有些害怕。

    她很担心周青痴傻再次复发,却不知周青此时正在思考着他的伟大计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