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整顿店铺
    ,!

    听到钱掌柜这么问,周青看了一眼他们,道:“他们是被我打的。”

    钱掌柜直勾勾的看着周青,越发不解的问道:“这是。。这是怎么回事儿?”

    牛二在一旁插话道:“他们斗蛐蛐,三公子不小心砸死了他们的蛐蛐,他们便连合起来要打三公子,还嚷着要三公子给他们的蛐蛐陪葬。”

    周青看着牛二,心想着这小子看样子很会来事儿,知道减轻就重的叙述事情。不错,日后发展发展,做个优秀的业务不成问题。

    钱掌柜听到牛二的话,气的胡子都在发颤,只见他走上前一人给了一巴掌,大骂道:“两个不知死活的狗奴才,竟然让少东家给你们的蛐蛐陪葬。”

    “掌柜的饶命,掌柜的饶命。”两名伙计跪着求道。

    钱掌柜不发飙,你们全当他是病猫,只见钱掌柜用手指着他们的额头,继续喊骂道:“早跟你们说过了,不要玩物丧志,可你们呢,不但不听还变本加厉,老奴这次也救不了你们了。你们走吧,从此周家铺面上再不用你二人。”

    有道理,周青默默的替钱掌柜点了个赞。

    开除他们并不是因为他们斗虫玩儿蛐蛐,主要是因为这两厮穷凶极恶,实在留不得。

    周青用人,可以不问身家不问过去,甚至不看能力。

    但是脾气暴躁,手段残忍,那是绝对不能留在身边的,指不定哪天又会惹出什么祸端。

    刚看到他们斗虫,本打算批评一下俩人,但是他们却为了一只虫子要害一个人的性命,这样视人命为草芥的伙计,他根本打心眼儿里就反感。

    两个伙计哀求着,周青不为所动,钱掌柜从抽屉里拿出两吊钱扔给了他们,也算是周家不亏待他们。

    两个伙计伤心的离开了周家杂货铺,牛二却留了下来,他很感激周青没有将他赶走,给他留了一份谋生的活计。

    钱掌柜带着周青熟悉了一下店里环境,交代了一些商品售价和利润,便拿着账本和周青探讨着近期经营状况。

    聊了半日口干舌燥,牛二忙不迭的倒茶端水。

    上大学的时候,周青对古代生意也颇有研究,懂得一些他们这里的销售模式。

    可听到钱掌柜的一番讲解后,周青的人生观彻底颠覆了。

    看来不拿出些客户感兴趣的东西,根本无法扭转商业局势,街口那家百年老店,就成了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

    这里客流量不如那家,装饰不如那家,就连最起码的货品都不如人家齐全。

    即便装饰跟上,货品多样化,客流量也是没办法比的,基本能走到这里的客人太少了。

    酒香不怕巷子深,那说的是你酒香,如今相同的杂货铺子,什么都比不过人家,自然深了没人来光顾。

    甭说是客户,就是周青这个现代社会过来的人,那也是选近的,哪怕近的价格高那么一丢丢,只要不超过接受范围,那也不会舍近求远的。

    这或许就是这家店不盈利,一直亏损的终极原因。

    想要改变,先从货物下手。

    可卖什么呢?卖别人都有的东西,在这里有些行不通,卖就卖没有的,这个还需要考虑一下。

    劳累一天,终于可以下班了,可是满面愁容的周青根本没有力气往回走。

    牛二叫了一辆马车,周青失落的坐着回去了,店铺货物的问题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中,顾不得想些别的事情。

    来到家,周伟正要出门,当初那副笑脸彻底看不到了,如今能看到的,便是他整日黑着脸庞,这或许才是他的真正面目。

    “咳咳。”周伟咳嗽了两声,像是着了风寒,他的面色看上去有些疲惫。

    周青行礼,道:“天色已晚,二哥这是要去哪里?”

    “哼,我去哪里要你管,管好你家夫人吧!”周伟撂下一句话,生气的离去了。

    周青正要问什么,却见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周青疑惑的走了进去,边走边想着他说这话的含义。

    “管好你家夫人吧?初夏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得罪他了?”带着疑惑,周青走到了屋门口。

    初夏坐在桌子旁,正在安心绣着牡丹,看样子她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看到周青回来,初夏高兴的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周青,像是几辈子没见面一般。

    丫鬟在一旁面面相觑,周青笑了笑,想着还是家的感觉好。

    在外面不管有多累,有多烦恼,夫人这一拥抱,瞬间满血复活了。

    周青伸出手,搂住初夏柔软的小蛮腰,关心的问道:“夫人这是怎么了?”

    初夏抽泣着说道:“白日里妾身下床活动身体,大夫说可以去外面走走,妾身便带着两名丫鬟来到花园里,却不巧遇到了二哥。妾身对他行礼,却没想到他竟然对妾身动手动脚。幸好周管家的两个儿子来府上,恰巧遇到后这才救了妾身,要不然妾身真就对不起夫君了。”

    听到初夏这么说,周青气的脸都黑了,心想着周伟这个畜生,竟然连自己兄弟的媳妇儿都不放过。

    看样子让他得上花柳病惩罚太轻了,找机会一定要彻底除掉他,对此人万万不可再心软了。

    周青抱着初夏,道:“夫人莫要生气,为夫定会为你出了这口怨气。”

    初夏放开周青,擦了擦眼泪儿,道:“夫君千万不要将此事告诉老爷子,刚才大娘来过,代替二哥赔了不是,求着妾身不要将此事告诉老爷子,妾身已经答应了。”

    周青看着初夏委屈的脸庞,心中很是揪心,这才一天没有在家,竟然让夫人受了这般委屈。

    周青怕初夏担心,便点头应允道:“夫人放心,此事我绝不告诉任何人,不过从明天起,夫人就跟我在一起。咱们形影不离,我要保护好夫人,不能再让夫人受到任何委屈。”

    初夏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周青知道,古代女子对贞洁这东西看的比命还重。

    丫鬟们将饭菜端到了桌子上,正要坐下吃饭,却听到门口有家丁的声音。

    “三公子,老爷让公子过堂用膳,还交代了如果三少夫人能下床走动,便一同过去。”家丁站在门口,低着头说道。

    “嗯,知道了,你在门外等会儿,我换身衣服就过去。”周青吩咐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