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武力解决
    ,!

    看到店伙计这般蛮横,周青很是生气。

    只听周青说道:“老子半文钱都不赔,看你能拿老子怎么样!”

    听到周青这么说,店伙计抄起一把长凳就要砸向周青。

    气冲冲的店伙计冲周青喊道:“你砸死我的蛐蛐,既然不赔钱,那就给它陪葬吧。”

    “等一下,你说什么,陪葬?一只烂蛐蛐你让我陪葬?”周青不解的问道。

    “烂蛐蛐?你瞎啊,我这可是花了十文钱买的,你砸死了它,就等于砸死了我的摇钱树。”店伙计举着凳子,对着周青恐吓的说道。

    周青一听这话,苦笑了一下,想着老爷子雇佣的都是些什么人啊,真是人老就糊涂了,曾经叱咤长安一条街的英明哪里去了?

    想到这里,周青对着店伙计说道:“去把你们掌柜的叫出来,我看看他是怎么管教你们这些伙计的。”

    “少废话,我再问你最后一遍,给不给钱?”店伙计将凳子举过头顶,两只眼睛发出凌厉的光芒。

    这下周青彻底怒了,他没想到一个小小的伙计竟然如此狂妄。

    周青蹭的站了起来,一脚踢在了伙计的腰上,直接将他踹躺在地上。

    另一名伙计上前帮忙,还没走近就被周青拿着凳子扣在了头上,又是两脚,直接打的嘴里吐出了白沫。

    周青仍不解气,他没有暴力倾向,只不过刚才让他太生气,不得已只好出手教训一下这两位不知天高地厚的伙计。

    那个钻在桌子底下的伙计打着哆嗦,吓得不敢吭声。

    周青一把将他拉了出来,却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牛二?”周青吃惊的说道。

    牛二吓得脸色苍白,浑身打着哆嗦点着头。

    周青放开了牛二,很是无语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牛二跪在地上,磕头求饶着,周青的话他根本没有听进去。

    想当初让他刺杀周雄,他竟然吓得不敢动手,如今又跑到杂货铺当起了伙计,胆子还是小的出奇。

    真不知道他平时调戏良家妇女,都是谁给他的勇气。

    “行了行了,再磕下去头就烂了,快说,你怎么会在这里?”周青扯过一把凳子,坐在了牛二面前。

    “小的,小的一直以来都是这里的伙计。”牛二有些结巴的说道。

    “一直以来?”周青疑惑的重复了这四个字。

    可不管他怎么说,周青对牛二的印象一直停留在那晚,这个调戏良家妇女,又想谋害自己的无赖,竟然出自老爹的店里。

    想到这里,周青便要赶他出去,却听到一阵哀求声。

    “小的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岁孩童,之前谋害公子也是迫不得已,还请公子饶了小的,给小的一条活路吧!”牛儿又将头磕的咚咚响。

    周青听到他这么说,便问道:“既然你上有老下有小,为何去做那调戏良家妇女的勾当?若是你夫人被人调戏了,你做何感想?”

    “小的知错,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小的对天发誓。若是再犯,就让天打雷劈,让小的不得好死。”牛二发下了毒誓。

    周青思衬片刻,想着还是给他一次机会吧,便说道:“既然如此,我就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是让我知道你老毛病又犯了,定要将你凌迟处死,你的命暂且挂在我这里。”

    “多谢三公子,多谢三公子。”

    听到牛二喊着三公子,躺在地上伤痕累累的两名伙计爬在了周青面前,磕头求饶着。

    周青不予理会,让牛二带着他去找钱掌柜。

    这老头子听说是来这里养老来了,可是也不能大白天睡觉啊,周青想着。

    虽说当年为了老爷子的生意立下汗马功劳,那也不能够坐吃等死吧。放着好好的店铺给他管理,他却一直让店里亏损下去。

    没来的时候,周青以为是店里不景气,来到这里又看到客流量很小,可现在他算是明白了,这管理不当才是最大的问题。

    周老爷子来时嘱托,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去为难钱掌柜,让他随意一些,毕竟上了岁数,还是曾经的功臣。

    周青牢记这句话,这样更好,省的自己这个少东家被掌柜的指手画脚了。

    跟着牛二来到后厅,钱掌柜正躺在椅子上流着口水,酣甜的做着美梦。

    牛二上前想要通知钱掌柜,却被周青阻止了,周青拿着毛笔坐在了钱掌柜的一旁,用笔尖轻轻扫拭着他的鼻孔。

    “阿嚏阿嚏。。”钱掌柜不停的打着喷嚏。

    睁开眼看到了周青,便惊慌失措的站了起来。

    别看钱掌柜上了岁数,这腿脚倒是利索,站起来的速度可以去申请个吉尼斯纪录了。

    “三公子,老奴。。老奴刚刚有些不舒服,稍微休息了一下。”钱掌柜找了个很恰当的理由。

    这样还让周青说什么,这么大岁数了,身体不舒服肯定是要多休息,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钱掌柜的理由让他没有再说些什么。

    周青体谅下属,便关心的说道:“钱叔既然身体不舒服,那就回家休息吧,这里就让小侄儿代为打理。”

    钱掌柜忙摆着手,道:“不可不可,三公子初来乍到,老奴怎敢让三公子费心。”

    “钱叔客气了。”周青说道。

    “三公子这么称呼老奴,老奴受之有愧啊。”钱掌柜听到周青叔叔长叔叔短的叫着,心里很不是滋味。

    钱掌柜在周家任劳任怨几十年,除了周老爷子把他当做人来看待,其他的人根本就不把他当回事儿。

    如今看到周青对他礼仪有加,便心生感恩,想着一定要好好的辅佐周青,争取让他早日独挡一面,成为老东家合格的接班人。

    正在想着,却听到周青说道:“钱叔不必过谦,家父交代过,来到这里一切听从钱叔的指教。”

    “不敢,不敢,老东家是信得过老奴。”钱掌柜激动的说着。

    这时,两个斗蛐蛐的伙计走了进来,浑身伤痕累累的他们,看到周青便跪在了地上。

    “求少东家饶过小的吧,小的日后再也不敢了。”两伙计异口同声的哀求着。

    钱掌柜看到他们身负重伤,便好奇的问道:“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怎么伤成这个样子。”

    两伙计捂着脸不吭声,心里后悔莫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