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因祸得福
    ,!

    周青想好了,刚来的时候他确实想过不碰初夏,但是现在他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初夏。

    有人说爱她就不要去伤害她,可是周青为的就是保护她。

    谁也不知道周青会在这个朝代待多久,与其这样冷落初夏,还不如让她做一个真正的女人。

    现在周青开始着手打理这个家,他争韧初夏早日生下爱的结晶,这样即便周青回到现代,初夏也不至于独自一人无人照顾。

    傻三公子是指望不上了,如今就只有指望下一代了,反正身体是人傻三公子的,即便和初夏真的在一起,那也是帮助周家传宗接代。

    没听老爷子说嘛,老二周伟生性放荡不羁,到现在都没有娶妻,整天醉生梦死怡红院,醉春楼等一些风流场所。

    老大周雄倒是娶了一位知书达理的夫人,只是周雄这人不懂情为何物,以至于冷落那位夫人多年,至今让人空守闺房,没有一男半女。

    如今周青要做三兄弟的表率,既然初夏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他就有权利有义务的和初夏真正的在一起,不光是把她放在心里。

    初夏听到周青这么说,便发出嗯的一声,声音很是娇嫩。

    周青笑笑,紧拥着初夏说起了悄悄话,这一刻,初夏感觉无比幸福。

    本来嫁给一个傻子,她的人生可想而知,却没想到因祸得福,反而让她得到了一个好男人,这是多少女人求之不得的事情。

    一大早,周老爷就派周管家敲响了周青的房门。

    周青正搂着初夏醉生梦死的沉浸在睡眠中,却被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惊醒。

    初夏睁开迷糊的双眼,轻拍着周青,道:“夫君,有人敲门。”

    周青翻了个身,没好气的说道:“谁啊,大早起的就来敲门。”

    “铛铛铛,三公子,我是周管家啊,醒了开开门啊。”周管家喊着,越发敲得使劲儿了,也不怕把这木头做的屋门给敲出一块坑出来。

    周青掀开被子,揉着双眼,拿起外套披在身上,边走边回道:“知道了,知道了,别再敲门了。”

    开开门,看到周管家焦急的样子,便问道什么事情。

    周管家说了老爷子吩咐的事情,周青很是无语。

    他现在有些埋怨自己,昨天你说犯的什么贱,放着悠闲的日子不好好过,竟然揽上周家的这笔烂账。

    周青送走了管家,便将衣服穿了起来。

    来到大唐有段时间了,却还是学不会这衣服怎么穿,无奈只好求助初夏,丫鬟什么的他是用不惯。

    初夏笑着看着周青,当他知道老爷子将家里的重担让周青分担的时候,心里甭提多开心了。

    可周青一直噘着嘴,心情也不太好,或许少爷的起床气还没有改掉。

    穿着得当,丫鬟们进来伺候了,周青嘱托初夏早早吃饭,晚些时候回来看她。

    初夏想让周青吃完饭再走,可老爷子那里催的急,无奈之下,周青拿了两块儿炊饼走了出去,边走边吃着。

    来到账房,老爷子早就等候他多时了,交待给周青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还有一些生意场上不成文的规矩。

    笑着目送周青出了门,周管家陪同着向东庄走去。

    这东庄离周家庄不到三里地,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赶着马车没一会儿就到了。

    路上周管家交代了这里的情况,表达了老爷子的意思。

    这个周青明白,不就是想干点啥随便,反正这个准备关张大吉的杂货店交给了你。

    周青不禁吐槽,想着老爷子这么大的家产,竟然给了他一个亏损的铺面让练手。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瞧瞧人家王老爹,动不动就给儿子甩出五个亿来练手,可他老爹呢,送了个铺面还是亏损中的。

    越想越觉得生气,马车在一家周记杂货铺门前停了住。

    周青下了车,周管家要将他介绍给钱掌柜,听说这钱掌柜当年可跟着老爷子‘东征西战’,如今上了岁数,放这里养老来了。

    这店铺少说也有一百平,坐落在东庄的一脚,基本没什么客流。

    周青四下看了看,便交代周管家离去,他自己会去认识钱掌柜,但不能以三少爷的身份去见他。

    周管家没有说些什么,他知道周青不再像以前那般痴傻,便放心的离去。

    周青没有进店,而是沿着店铺周围来回看了看,这里虽说偏僻了一点儿,但是还算不太冷清。

    前面没多远就能看到闹市,想必老爷子选择这里,那也是精心考察过的。

    周青转了转,悠闲的进了杂货店的大门,里面装潢有些破旧,桌子上一层尘土不曾擦去。

    屋内有三名伙计,其中有一个还没看清长得什么模样,便一溜烟的钻进了桌子底下。

    剩下两名伙计开心的逗着蛐蛐,桌上还放着几文铜钱,看样子他们是在赌虫。

    “呦,兄弟们玩儿的不错啊?”周青走了过去。

    两名伙计过于陶醉游戏,谁也没有搭理周青。

    周青走到一旁,看着两只蛐蛐在坛子里斗得你死我活,便继续说道:“嘿,你们这生意还做不做啊,我都来这里半天了,怎么没人接待啊?”

    听到周青这么说,两个伙计还是不为所动,紧张的擦着额头上的冷汗,大喊着:“咬啊,咬它。”

    “哎呀,又输了,真扫兴。”另一位伙计失落的拿出一文钱给了对方。

    “来来来,接着斗,我就不信赢不了你。”

    “你这大将军太弱了,怎么能比得上我这黑袍元帅。”

    两位伙计聊着,全当周青为空气。

    周青拿起一文钱摔进了坛子里,将那‘黑袍元帅’一下子给砸死了。

    两名伙计看到他们的‘蛐蛐元帅’被周青给砸死了,生气的一把拽住了周青的领口。

    “你小子哪来的?赔钱,我这黑袍元帅可是花了十文钱才买到的。”其中一名伙计气的眼睛都红了。

    周青不屑的一笑,道:“你们是来这里上班的还是来这里斗蛐蛐的?把你们掌柜的给我叫出来,我倒要问问你们来这里做什么来了?”

    “哼,你是什么东西,竟然要喊我们掌柜的出来,今天要是不赔钱,就是叫了东家来也不管用。”店伙计生气的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