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无心插柳柳成荫
    ,!

    选在这个时候来替周雄求情,周青自是捏了一把冷汗。

    敲门进去的时候,老爷子正擦着额头上的汗水,生气的将桌上一沓账本扔的到处都是。

    看着地上一片狼藉,周青悄悄拾掇了起来。许久,老爷子才发现他的三儿子站在了他的一旁。

    周青倒了一杯茶水,放在了老爷子面前,关心的说道:“爹,喝口水歇歇吧。”

    “子青啊,你不在外面玩耍,来这里做什么?”老爷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玩耍?孩儿已经是大人了,岂能玩物丧志,看到爹日夜操劳,孩儿又怎能忍心让爹一人劳累。”周青用客套的话对老爷子说着。

    老爷子一听,先是一怔,而后颤抖着双手,转身看着身后的周青。

    没错,这屋里没有别人,除了自己的傻儿子周青,就剩下他了。

    刚才的那番话,竟然出自自己的傻儿子口中,这让他又怎么不感动,他太想听到这句话了。

    “子青,你把刚才的话再讲一遍?”周老爷子眼睛里噙着泪水,激动的看着周青。

    周青看着眼前满头白发的老爷子,自是有些心酸。忽然间想起了自己现代的老爹,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不好。

    想到这里,周青收了收思绪,便说道:“爹,您累了,歇一歇吧,孩儿已经长大成人了,可以帮您扛起这个家了。”

    “好,好,爹的好儿子,爹想听这句话都想了几十年了,你那两个哥哥不争气,这个家以后就指望你光宗耀祖了。”周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眼泪也不自觉掉了下来。

    周青正要说些什么,却听到门外有响声,便对着老爷子小声说道:“爹,外面有人!”

    周老爷子擦了擦泪水,悄悄走了过去,猛的将门打开,却看到了大娘站在门外。

    他这是在偷听,周青很不屑的看了看她,没有出去和她说话,而是留在屋内坐了下来,看起了桌子上老爷子翻过的账本。

    “你在这里做什么?”周老爷子怒气冲冲的说道,看样子他也知道大娘的习性,心中自是非常反感。

    大娘神色恍惚,害怕的回道:“老身。。老身刚刚路过,路过。。”

    “哼,路过还不赶紧离开,难道忘了之前老夫说过的话吗?你若再不知悔改,就陪你儿子在祠堂面壁思过去吧。”周老爷子彻底发火了,吓得大娘浑身打着哆嗦。

    砰的一声,门关住了,周老爷子气急败坏的走了进去。

    当他看到周青在认真的翻看着账本,便怔住了,轻抚着花白的胡须,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周青,怒气也自然而然的消失了。

    许久,老爷子走了过去,来到周青身后,道:“子青,你能看得懂账上的流水吗?”

    周青头也不抬,低着头细细看着,不自觉回道:“看得懂,我是金融系毕业的,后来帮老爸管理过一段时间公司账务。”

    “金融系?老爸?”周老爷子吓的一身冷汗,刚才还看好的三儿子,怎么一会儿功夫又变得痴傻起来。

    周青之前总是说一些别人听不懂的话,那时候他行为痴傻,周老爷根本没有把他放在心上。

    如今,通过初夏受伤这件事,周老爷子便开始注意这个三儿子,还被他救人的胆量折服过。

    可现在,周青又开始胡话连篇,周老爷满满的希望瞬间破碎了。

    周青看的过于认真,早已忘记他是在唐朝这个家,一时间用现代话语回了周老爷,竟不自觉的继续看着账本。

    周老爷本想制止周青,将他赶出账房,却看他认真的样子,又忍不住问道:“子青,你在认真的看些什么?”

    “账本啊,你这账上问题太多了,你瞅这里,这里,还有那里,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唐朝货物的进价,但是你看这几处标记的就很不合理,货物名称更是写的杂乱不清,这样的烂账能赚钱就怪了。”周青仍在认真的看着,好像大学时认真的在和教授谈讨问题一样。

    周老爷被他突如其来的你们唐朝惊呆了,但看着周青手指的几处,确实是他刚才看出的问题。

    他越来越不解,看着周青仍然认真的翻看着账本,周老爷点了点头。

    或许三儿子还是傻,但是算账的天赋确实是遗传他的,想到这里,周老爷欣慰的笑了笑。

    周青对于账本这些东西,自是研究的很透彻,边看边拿着桌上的毛笔勾勒出来问题之处。

    没多久,这厚厚的一本流水账就被他看完了。

    揉了揉迷糊的双眼,打了个哈欠,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坐了许久,忙不好意思起身站在了一旁。

    周老爷子上下审视着周青,拿起账本翻看着他标记的错误,边看边抚着白须点头称赞。

    “好啊,果然是老夫的亲生儿子,算账能力竟然如此厉害,老夫都自叹不如。”周老爷子坐了下来,赞不绝口的夸奖着周青。

    听到周老爷子这么夸奖自己,周青谦虚的说道:“父亲过奖了,儿子只不过随便看看。”

    “随便看看,哈哈,好大的口气,我儿随便一看,抵得上老夫三日的功夫。”周老爷子继续夸奖着周青。

    周青心想,刚才说话太不小心了,这下子可给自己找麻烦了。

    果然,周老爷在称赞完周青之后,便邀约周青从明日起来账房学习理账,从此开始让他试着接手各大门店。

    周青一脸无辜,他来这里做什么来了?不就是为了表达一下手足之情,来给周雄求情来了。

    可现在呢,大娘交代的事情还没办到,便摊上这么一大摊子破事儿。

    谁媳管账呢,这都是管家该做的活儿。

    周青不语,周老爷以为周青胆怯,便鼓励道:“子青啊,爹的产业就是你的产业,日后你要学着勇敢起来,不能这么羞涩了。”

    周青点点头,道:“爹,您看孩儿这病刚好,您就给我这么一大摊子生意,孩儿还想歇息几年再接手家里的生意。”

    周青这话刚出口,老爷子的脸色立马黑了下来,只听他有些生气的说道:“胡说,再等几年?老夫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开了三家铺面了。你却要再等几年,难不成等老夫驾鹤西游之日,你才能撑起这个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