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你以为是梦
    ,!

    按照计划,周青将肚兜女子放在了周伟的床上,看着躺在穿上满脸都是唇脂印的周伟,乐的周青合不拢嘴。

    好人有好报,坏人自然也得有坏报,这下好了,就让你神不知鬼不觉的沾染上花柳病,不愁不能惩治你这坏蛋加渣男,周青想到这里,又是开心的一笑。

    这是他来到唐朝做的第一件坏事儿,也可以将这件事当成好事儿来看待,只是看站在哪个角度评价了。

    周青解药都懒得给他们服用,只是告诉头魁姑娘不要将此事说了出去,周青翻出周伟身上的钱袋,通通给了头魁姑娘。

    头魁姑娘扣头拜谢,周青嘱托她,如果要是周伟醒了找不到钱,大可以推到他的身上,不用客气,只是昨晚这件事儿,谁也不能告诉谁,包括睡在床上的肚兜美女。

    交代好一切,周青便离开了怡红院,一晚上不见初夏了,心里很是挂念,他要赶紧回家,因为有一个爱他和他爱的人在等着他。

    回到家,初夏已经醒了,周老爷子为了方便照顾周青母子,便将他们安置在了府上。

    不但住在了府上,还安排了丫鬟奴才给他们,如此一来,周青总算可以感受一番少爷的滋味了。

    初夏在丫鬟的伺候下,已经吃完了饭,正在擦嘴的时候,周青进了屋门。

    一夜未归,初夏关心的问着周青去了哪里。周青则是笑而不语,显出一份神秘的样子。

    周青来到床边,拿着手绢擦拭着初夏嘴角的饭粒,关心的问着她的身体。

    “大夫早上来看过了,说再休养两日便可以下床走动了。”初夏高兴的说着,满脸都是幸福的笑容。

    “那就好,那就好。”周青听到这个消息,乐的合不拢嘴,他从来没有觉得这样开心过。

    看着一脸傻笑的周青,初夏关心的问道:“倒是夫君,自从裁了之后越发神秘了,昨晚娘来过,我只说你和二哥出门吃饭了。”

    “不然呢?本来就是出门吃饭了。”周青看着初夏,疑惑的问道。

    初夏盯着周青,好像在等着他解释些什么,却看到周青一脸的问号。

    “夫君,你不想为昨晚的事情说些什么吗?”初夏看着周青,等着他开口解释,好像昨夜的事她知道一般。

    “说什么?昨晚本来就是跟二哥出去吃饭,然后太晚就没回来,你给娘说的很对,我还用说什么?”

    听到周青这么说,初夏一笑,道:“你呀,裁以后跟变了一个人似得。按说妾身不该说那么多,夫君是男人,自然和世间男人一样喜欢寻花问柳。可是妾身还是担心夫君的身体,希望夫君珍重。”

    初夏的一番话,让周青非常惊讶,心想着这个女孩儿不简单啊,小小年纪,竟然如此聪慧。

    昨夜只是告诉她出门吃饭,却不曾想她竟然能猜到去处,实在让人刮目相看。

    正在呆呆想着的时候,初夏又说道:“若是夫君喜欢,不如纳两房妾室,这样夫君就不会感到寂寞。”

    周青看着初夏,轻轻的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紧紧握着她的手,道:“我说过,要让夫人做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咱们一生一世一双人,为夫只爱你一人。既然夫人知道昨晚的去处,为夫也就不再隐瞒,但是为夫绝对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夫人的事情。至于纳妾的事,夫人以后还是不要再提起。”

    初夏听到此处,鼻子一酸,斜着身子依靠在周青肩膀上,道:“妾身不想委屈夫君。”

    周青搂着靠在他肩上的初夏,小声说道:“说什么傻话,能娶到夫人这样的女子,幸福都来不及,还谈什么委屈二字。”

    说完,又凑到初夏耳边,小声讲道:“夫人看好便是了,那周伟日后自会遭到报应。”

    初夏一听,忙看着周青,小声问道:“夫君此话何意?”

    周青道:“本来周伟想要让为夫惹上那不干净的风流病,可他万万没想到,为夫一包药粉,便改了他的计划,夫人可要保密,现在周伟还不知道此事呢!”

    “妾身就知道,二哥不会那么好心的请夫君吃饭,日后咱们还是离他远一点。”

    “嗯嗯。”

    正在聊着,突然听到铛铛铛的敲门声,外面传来一女人声音。

    “子青,初夏,你们在屋里没有?”门外女人边敲门边问道。

    “是大娘的声音,夫君快去开门吧!”初夏说道。

    “大娘?莫不是周雄和周伟的亲娘。”周青想着,便招呼一声开了门。

    “大娘好!”周青行礼作揖,这是他来到唐朝学的这些规矩。

    除了见到长辈要行礼作揖,还要对有身份有地位的人行礼,这样以表示尊重之意。

    大唐礼仪之邦嘛,自然入乡随俗,礼多人不怪。

    周青有模有样的学着,大娘看上去不太好接触,虽说满嘴的甜言蜜语,但是眼神儿却流露着厌恶的神情。

    周青知道,她肯定是因为周雄的事情还在怨恨他,不过没有关系,周青根本不鸟眼前的女人。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不怕你使出什么馊主意。

    若是让她知道周伟被周青设计得了花柳病,那还不活剥了周青,可这事儿能让她知道吗?

    一番嘘寒问暖,大娘总算说到了重点,看样子是来为周雄赔不是来了,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让周青去求老爷子,放了周雄出来,还他人身自由。

    这点儿小事儿还用她来说吗?周青早就有心去老爷子那里求请了。

    你以为周青真的是因为心软去求情吗?别逗了,说出来你都不相信。

    周青压根儿就不想在这个时代看到周家老大老二,之所以要去求情,完全是为了让周老爷子对他更加有好感。

    周青看的出来,周老爷子其实很盼望他们兄弟和平相处的,更希望三兄弟相亲相爱。

    毕竟一家人,总这么明争暗斗,勾心斗角也不好。如今机会来了,周青岂能放过这个表达手足之情的诚心。

    想到这里,周青爽快的答应了大娘的请求,看着大娘高兴的样子,周青又是一番客套话,说的她心里甜滋滋的。

    送走大娘,周青便关上门走向了老爷子那里。

    这几日老爷子脾气有些不大好,他的生意又一落千丈。

    本想守着山西的老根据地,稳步操纵着几十家门店,却发现同行恶意竞争,光一个月份就让他亏损不下一千两银子。

    最近管账的李账房又因生病告老还乡,猛一下子这些烂账落在了他的头上,更加让他心烦意乱无处宣泄。

    每天焦头烂额的坐在书房翻看着各处的亏损,心情可想而知,能有好脾气就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