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吃虎(中)
    ,!

    周青把该想的可能和不该想的结果通通考虑了一遍,这是要防患于未然。

    正在想着的时候,周伟带着七八个姑娘进了门,看着这些风华绝代,婀娜多姿的美女,这些男人就像发疯一样搂了过去。

    “一群畜生。”周青心里大骂着这群人,可他也从这群人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

    “三弟,来来来,二哥专门给你找了个大美女,今儿晚上咱兄弟就在这里不醉不归。”周伟说着端起酒杯喝了下去,一把将美女推向了周青身上。

    周青有些羞涩的接住了推来的女子,他自然要装出一副入世不深的样子。

    假装羞红的脸低下了头,不敢看美女一眼。

    周伟看到周青这副模样,笑着告诉他的狐朋狗友,道:“我家老三就是个雏,老爷子两年前给他张罗了一门亲事,那姑娘水灵灵的可爱。可你们猜他怎么着,娶亲两年了愣是没有碰人家,到现在人还是黄花大闺女一个,哈哈哈。”

    周伟话音刚落,在场的男男女女,无不开怀大笑,周青只好将头低的更狠,装出无地自容的羞愧模样。

    “二哥,你不要再取笑弟弟了。”周青低头说道。

    “哈哈,快快快,快去陪好我这个傻弟弟,今天晚上我就把他交给你了,伺候不好可是不给钱的。”周伟指着站在周青一旁的姑娘,略带威胁的说道。

    周青看着眼前女人的姿色,确实属于百里挑一的头魁,可她的步伐和脸色,却很明显的有些不同。

    若是卸下这厚厚的脂粉,这姑娘有些像初夏生病的样子,莫非,这女的有病?周青有些起疑心。

    对,没错,这就是周青想不明白的地方,生拉硬拽来这里花天酒地,可不是周伟报仇的方式。他准是找了个有传染病的姑娘,勾引周青上当,然后的然后,那就是等着周青染上这种病。

    真阴险,难怪此人能把妓院生意做的那么好,没有两肚子坏水儿,怎么玩儿的转。

    周青在上世那完全就是配合老爹耍出的圈套,才一步步从纯情小处男变成了摧花使者大渣男。

    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了老爹所谓的传宗接代。

    现代老爹知道周青不听管束,便天天寻摸着家世背景不错的姑娘装成夜店失足女,然后勾引周青一步步上当,这些周青太明白了,门清儿。

    可现在不同了,没有现代老爹的庇佑,这些女的还指不定怎么不干净,况且听说古代有什么花柳之类的性病,想到这里,周青就一阵恶心。

    不过出于配合,还得继续装傻充愣。

    这姑娘倒也活泼,扭着屁股坐在了周青的腿上,端起酒杯就要让周青喝下去。

    “我不会喝酒。”周青推开了酒杯,也将姑娘推了下去。

    周伟有些看不下去了,便跟周青讲起了大道理:“三弟,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男人不喝酒,白在世上走,美女敬酒,怎么能不喝呢,快喝了它。”

    “可二哥,我没喝过酒,一会儿要是醉了怎么回家,我夫人还在家等我呢?”

    周青装出可怜巴巴的样子,惹得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周青在心里暗自笑道:“你们这群畜生,真跟你们喝,那还不喝死你们。”

    “三弟,你瞧瞧你这点儿出息。来,二哥敬你一杯,可不能不给面子啊!”周伟端起酒杯敬向周青。

    周青装出犹豫不决的样子,倒了半杯酒,对着周伟说道:“就半杯,多了我不喝。”

    周伟笑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喝完还不忘让周青看看,他的酒杯一滴也不剩。

    周青先是抿了一小口,小声嘟囔着太辣了。这话说出口,又是惹出一顿哄堂大笑,他今晚是专程搞笑来了。

    周青仰着头喝了进去,可能有点儿猛,便咳了起来。

    “来来来,兄弟几个敬三公子一杯。”周伟的狐朋狗友开始了轮番敬酒。

    周青摇了摇头,说着不能再喝了,他真的不会喝酒,重点就是强调自己不会喝酒。

    可还是拗不过周伟狐朋狗友的邀请,三杯酒下肚,周青想着该进行下一步——请君入瓮了。

    端着酒杯晃了晃,周青便趴在桌上假装醉酒,任凭众人起哄,却不见周青睁开眼。

    正所谓装睡的人叫不醒,同样,装醉的人你也喊不醒。

    周伟拍了拍周青的脸,喊了几声见周青仍然不作答,便认定周青醉酒不醒。

    周伟也要开始下一步计划了,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中。

    周青不屑的等着周伟使出他的计谋,心里想着都是千年的老狐狸,你玩儿什么聊斋啊!

    果然,不出周青所料,周伟嘱托姑娘,让她把事情办好了,否则别想拿到该有的报酬。

    这姑娘咳嗽了两声,便点头答应了。周伟带着一屋子狐朋狗友走出门去,留下周青和这有病的姑娘单独在一起。

    此时可是夜黑风高,孤男寡女,**。

    不过没用,周青防着呢,就看姑娘下一步怎么对他了。

    “公子,公子?”姑娘喊着周青。

    看到周青已经醉的不省人事,姑娘便将他扶到了床上,还别说,这姑娘有病没病吧,力气还是不小,可能天天干这个练出来的吧。

    放到了床上,姑娘开始脱周青的衣服,先是将外衣扒下,已是累的气喘呼呼。

    紧接着脱下了周青的鞋子,又解开腰间的衣带,正要将衣服全部扒光的时候,周青翻了翻身,将解开的衣服又压在了身下。

    这姑娘想将周青翻过来,却怎么也没有足够力气将他翻来。

    无奈,姑娘只好先将自己衣服脱了下来。

    只留下红肚兜的姑娘爬到了床上,看着周青俊俏的模样,有些愧疚的说道:“对不起了公子,奴家也不是要害你,全是因为身不由己。”

    突然,周青睁开双眼,一下子扑到她的身上,紧紧压着她那娇嫩的身子,细细的端详着眼前的头魁姑娘。

    姑娘闭上了双眼,等着暴风雨来的更加猛烈些,却迟迟不见周青有任何举动。

    不解的睁开眼,看到周青好奇的盯着她,眼神里并没有嫖客该有的**。

    干这行久了,她总会从顾客的神情里感受出他们的需要,可周青却没有,他的眼神只有好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