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吃虎(上)
    ,!

    又躺了两日,周青才能下床,原来这些天一直在周家老宅住着。

    初夏也能坐起来了,虽说时间很短,却也在慢慢恢复中,毕竟伤筋动骨还得一百天,何况伤了五脏六腑。

    老者不图回报,没有拿周府一文钱,便悄无声息的离去了,像他这样医德高尚的老中医,上下几千年也指不定能遇上几个。

    初夏看着周青两只手掌的伤口,一脸的伤心难过。

    周青嘱托他好好养伤,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更不要为此事自责。

    老大周雄被罚面壁思过,周老爷子派家丁将他关进了祠堂,除了日夜有人看守外,就连拉屎撒尿都不许他离开,这也算是对周雄的一种惩罚。

    可周老爷子万万想不到的事情,便是周雄的恨意,不光对周青有恨,就连软禁他的周老爷子,那也是咬牙切齿的恨。

    不但如此,周家大夫人也总是灌输一些负面思想,有事没事就来祠堂和周雄唠叨着,并且出一些天打雷劈的馊主意。

    就这样每日无聊到死的过了几天少爷般的生活。突然有一日,周家来了一位眉清目秀的大帅哥,可周青一眼就能看出,此人来者不善。

    这或许就是大夫人的主意,他将老二周伟弄了回来。

    这周伟和21世纪的周青是一个类型,仗着老爹有俩臭钱,便四处捏花惹草。

    不过他比周青厉害,竟然瞒着家人跑到了扬州妓院,没日没夜的潇洒了好几年。这份胆识,让渣男一族顶礼膜拜,可以称为渣男典范。

    后来因为挥霍过度,周老爷子断了他的财路,以至于温饱都成了问题。

    大夫人怜惜亲儿子,便偷偷卖了积攒多年的金银首饰,供应着儿子日常开销。

    说来也奇怪,可能女人玩儿累了,老二周伟竟然拿着大夫人给的钱开了一家妓院,自己做起了老板。

    没想到生意越做越大,没多久他就成了扬州名副其实的周半城,可想而知,财富已经在扬州数一数二了。

    虽说能干出这么一番事业来,也算得上有能耐的人,但却讨不到周老爷子的欢喜。

    妓院是什么,那都是逼良为娼的土衙门。

    周家可以衰败,但是不能出这种败坏门风的不屑子孙,这是周老爷子所不齿的。

    很快,周伟就开始问候周青,假仁假义的样子,绝对能拿最佳演员奖。

    “三弟,别来无恙啊,听说你小子不傻了?”周伟拍着周青的肩膀,唠嗑一样说道。

    周青学着古人拱手作揖,道:“托哥哥的福,周青已经不像往昔那般痴傻,不过这智商呢,还是有点儿不够用,日后还得请哥哥多多指教。”

    “哈哈哈,三弟说话还真幽默,二哥都有些听不明白了。这样,今儿晚上怡红院设宴,兄弟可要赏脸过来一聚,我们哥俩好好谈谈。”周伟说完,便笑着离开了,一看就是属于皮笑肉不笑的奸人类型。

    周青顿了一下,想着还是做些准备的好,要不然这鸿门宴可是吃不得的。

    想到这里,周青去往了周老爷子那里,去玩儿怎么着也得把钱准备好吧,对于大唐的怡红院,他这种现代嫖客还是头一次去,说什么也得准备准备,好好领略一下唐人的风骚,顺道多带些钱,以防万一。

    不自觉,周青渣男的本质又暴露无遗,毕竟二十几年的习惯,怎么说改就能改呢,但是周青心里很清楚,他不会再做渣男了。

    傍晚时分,太阳还在西山顶悬挂着,城市里便已经陷入了昏暗中,有钱的大户人家门口灯笼早早亮了起来。

    “三弟,走吧!”周伟来到周青门口,轻敲着屋门,大声喊到。

    周青正在喂初夏吃饭,听到喊声,便回了句等一下。

    “夫君,你和二哥要去哪里?”初夏关心的问道。

    周青嘴角上扬,道:“二哥说要出去聚聚,不用担心夫人,为夫现在是大人了,他们不会欺负我的。”

    初夏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说道:“可是,我听说二哥这次回来是大娘的意思,你还是小心为妙,不可大意,以防他们有害人的想法。”

    周青点点头,道:“夫人不用担心,赶紧吃了饭,我好早早出去,二哥还在门外等候呢。”

    初夏点了点头,将剩下的米粥吃了干干净净,周青拿手绢给她擦了擦嘴,嘱托着早点休息,便出门去了。

    第一次来古代做嫖客,心里还是挺激动的,本来想着会紧张,却发现没有这种感觉。

    笑呵呵的周青跟着周伟上了二楼,发现这里晚上生意还算不错,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老鸨子看到来人了,便上前迎了去,高兴的介绍着这里姑娘们的身价,让周青他们量钱而选。

    还别说,这座妓院的风格可跟古装电视里看到的有些不同。

    这里弄的很专业,走廊的墙上罗列着姑娘们的画像,什么身高体重爱好那都是写的很详细,甚至连价格都是明码标价。

    很不错,对比现代这种夜总会之类的,周青感觉更加完善,价格也是童叟无欺,一目了然。

    周伟自认有两个臭钱,豪气万丈的选了头牌花魁。

    选定房间,周伟定了一桌饕餮大宴,邀约的狐朋狗友也赶了过来。

    看样子这桌鸿门宴是下了大功夫,可是弄到这里来,又有什么目的?

    为什么不是选择绑架或者下毒?而是偏偏要来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对自己下手,周青不解的想着。

    难道是要毁周青一世清誉吗?别闹了,放到21世纪还有得一说,对手弄个桃花小报打击报复一下老爹公司,那也是情有可原。

    可现在呢,一个傻子,即便睡了老鸨子这种大妈级姑娘,那顶多就是被人称赞口味重,身体倍棒,吃嘛嘛香。

    周青想着一会儿会不会发生点儿什么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现在必须要动脑筋往死里想,这样才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渣男对渣男,可算是棋逢对手了。

    周伟说要去尿尿,匆忙间出门走去,周青更是疑惑了。

    刚才他可是发现这间屋子有单独卫生间,里头还放着大个儿木桶。

    顺带提一句,这座怡红院很人性化,不愧是山西数一数二的妓院。

    屋内进门是餐桌,后面是屏风,再往里就是一张超级大床,不用解释也知道弄这么大的床有什么特殊意义。

    卫生间就在一进门的右侧方,和现代住宅楼有些相像。打开那个卫生间小门就能看到非常精致,刻着春宫图的木质马桶。

    可周伟却放着屋内的卫生间不方便,却要出门方便,很大的bug便暴露了出来。

    他这是借故离开,不定出去使什么坏水,周青暗暗想着,一切不得不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