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乌鸡
    ,!

    鲜血越流越多,周青脸色也变得越来越难看。

    看着初夏不断的将流进嘴里的血液咳了出来,周青便不断将愈合的伤口再次划破。

    他这是拿命来换初夏的安稳,大夫开好了药,并且研制成粉末,用温水冲成糊状端了过来。

    “让我来吧。”周老爷子端着汤药,坐在了床边。

    他慢慢的将汤药喂进了初夏嘴里,混合着血液吃进了肚子里,不时的看着周青虚弱的面庞,忽然有些心酸起来。

    “子青,你歇一歇,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周老爷子满眼都是关怀的神情。

    周母站在一旁很是惊讶,自从有了周青以来,周老爷子可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这个儿子,如今竟然这么关心周青,让她不觉有些欣慰。

    没多久,周管家领着十几名大夫走了进来,他们各成一派,吹嘘着自己有多么多么的厉害。

    周青本身有些虚脱,受不得这乱糟糟的环境,便抿着干裂的嘴唇,用尽底气喊道:“住嘴,你们少tm吹牛b,有本事上来一个,拿真本事说话,别站在那穷叨叨,老子听着烦心。”

    这一喊,十几名大夫纷纷上前把脉,一时间药方满天飞,各自争抢着用他的药方,屋内顿时乱做一团。

    周老爷子啪的将药碗摔在了地上,怒吼道:“通通闭嘴,你们现在谁有本事可以不用让我儿子流血救人,老夫就重金打赏。”

    “让我来,用我的血。”

    “我的,我的。”

    一屋子庸医争抢着,却看到门口站着一位瘦骨嶙峋的老者,不屑的看着眼前的闹剧。

    “滚滚滚,一群庸医。”周老爷子大骂着将他们赶了出去。

    门口老者低头不语,周管家催促着他赶紧离去,却听到他说有办法。

    “快说,你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儿子不用流血救人?”周老爷子忙上前问着。

    “老头子没有别的办法,但是听说少夫人血流不止,来的时候便抱了家里下蛋的乌鸡,你们可以用乌鸡的血来代替人血。”老者说完,便要离去。

    “老伯留步,你的鸡带哪去了?”周青忙问道。

    周青在现代听说乌鸡汤可以滋补身体,特别是对妇女某方面的疾病有很好的疗效。

    可他却不知乌鸡血竟然可以代替人血,来补充初夏失血过多的身体。

    既然这个老者对这方面如此精通,那定是有两下子的神医,周青像是抓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无论如何也不能放他离去。

    老者努了努嘴,给周管家使了个眼色。

    周管家忙跑了出去,将老者带来的乌鸡拿进了屋。

    原来周管家担心乌鸡冲撞了三少夫人,便没有让老者带进屋来,再者看他神神秘秘的样子,也没有把老者当做一回事儿。

    只是听得家丁说老者土药方很是灵验,便顺路带了来,没想到最后留下的竟然是他。

    只听老者道:“此鸡可不是寻常母鸡,从破壳那日起,老汉就用草药供着当饭吃,喝的也不敢马虎,全都是老汉精心配置的药水。若不是救人活命,老汉根本舍不得杀它,你们取完血要好生将它安葬,不可食它肉身。”

    周老爷子忙点头答应,吩咐着周管家赶紧找厨子将鸡杀了,他是一刻也不能容忍周青流血下去。

    没一会儿,那只喝药水吃药材长大的乌鸡就升天了,留下了三大海碗紫色血液,也算是功德圆满。

    周管家将鸡血端了过来,那只乌鸡被他安排着埋在了院子里花圃的一角,按照老者的要求,厚葬了这只鸡。

    周青因为失血过多,浑身颤抖着冷汗直流,大夫给他用草药止住了流血,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手掌。

    初夏喝了乌鸡血,脸色慢慢有些红润起来,果真是吃药草长大的乌鸡,血液确实不同凡响。

    周青满意的看着效果,初夏已经不再咳嗽,也不在流血,呼吸均匀顺畅,和睡着了并无两样。

    看着一旁的老者,周青起身要去跪拜,却在站起来的时候因为虚脱倒了下去,顿时屋内再次乱作一团。

    醒来的时候周青看到周母坐在一旁,轻轻的擦拭着他额头上的汗水。

    “娘?”周青仍是很疑惑,毕竟眼前的陌生女子不是他的亲娘。

    要说起周青21世纪的亲娘,那绝对和眼前委曲求全的女子截然相反。

    想当初周青21世纪老爹也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渣渣程度仅次于周青。

    周青老娘能力压群芳,从万千花丛脱颖而出,那肯定是有两下子的,要不然怎么会轻而易举坐上董事长夫人的位置上,而且二十年来从未遇到可以挑战自己的对手。

    可眼前大唐的周母,除了会哭还是会哭着说感动,没有一点儿气质不说,连最起码的女人魅力都没有,难怪周老爷子会越来越讨厌她。

    “儿啊,你可算醒来了,这一觉整整睡了三天,医生说发汗就好了,果真是不假。”周母说着将桌子上的汤药端了来。

    “娘,初夏怎么样?她醒了没有?”周青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初夏的情况。

    周母微微一笑,紧张的脸庞变得有些放松,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在了地上。

    “小夏醒了,她醒来第一句话也是问你怎么样?娘真替你们两个高兴,看样子当初选中小夏这丫头做儿媳妇是对的,没想到跟我儿子这么恩爱。”

    周母说完,便用勺子喂周青喝汤药。

    周青喝了一口,差点没苦死,看着他一脸痛苦的表情,周母再次笑了笑。

    “娘,这药是黄连做的吗?怎么这般苦?”

    周母点点头,道:“儿啊,你这大病一场,不但痴傻好了,就连见识也跟以往不一样了,你是怎么知道这是黄连熬成的汤药呢?”

    “我。。我瞎猜的。”

    果真是黄连,难怪这么苦,这些古人怎么傻得不知道准备些糖块或者甜点,也好苦中带甜,周青想着。

    良药苦口利于病,在古代很流行,有时候医生开的药喝上去不苦,老百姓就会以为他的医术不行,这也是周青来到大唐从周母嘴里得知的这个小道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