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庸医
    ,!

    听到周青拿自己的生命威胁,周老爷子有些犹豫。

    自从他得知周青不再痴傻,便很欣慰,看着偌大的家业,周老爷子仍就叹了一口气。

    思绪一闪而过,周老爷子明白,自己操劳一生,挣下这么大的家业,可子孙没一个能让他满意的。

    想着将来自己百年之后,又该交给谁来继承这偌大的家业。

    老大周雄鲁莽,老二周伟狡诈,唯有老三还听话,可惜之前是个傻子。现在他正常了,周老爷子可是对他寄托着厚望。

    想到这里,周老爷子吩咐道:“周管家,你带领全部家丁仆人,去给我将方圆二十里的名医都请来,今天务必救活三少夫人。”

    “是。”周管家说着,便召集家丁仆人出门寻找名医。

    听到周老爷子这么吩咐,周青磕头道:“孩儿谢谢父亲大人。”

    “快将三少夫人抬到屋里。”周老爷子再次吩咐着,一句谢谢,他听得很满足,最起码这个傻儿子是个懂得感恩的人,不像那两个畜生般无情,周老爷子愤愤的想着。

    周青一把抱起初夏,跟着周母向屋内走去。

    初夏已经昏迷了过去,嘴角还不停的流着血,周青心疼的看着初夏,心里很是难过。

    “夏,你要挺住啊,大夫马上就来了。”周青握着初夏的手,流着泪说道。

    可初夏却已经顶不住了,嘴角的血越流越多,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大夫,大夫,你看初夏怎么还在流血,这样下去她会失血过多,你快想办法把血止住啊。”周青拉着周府的大夫,慌张的说道。

    大夫将手放在了初夏的脉结上,略有所思的摇摇头:“少夫人失血过多,又不能及时补给,恐怕挺不到名医到来了。”

    “补给?”周青念叨着。

    “对,流血这么多,肯定要输血了。”周青想到这里,忽然眼前一亮。

    可没一会儿,他犯愁了,这里是唐朝,怎么给初夏输血呢?

    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周青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佩剑,他大步走过去,唰的一声,将剑拔了出来。

    “看来只有这个办法了。”周青一剑划破手掌,鲜血顺着初夏发白的嘴角流了进去。

    众人被周青的举动惊呆了,周老爷子开始从新审视这个儿子了,没想到周青正常后竟然这样有胆魄。

    “三少爷,这使不得啊,人与人的血是不相同的,如果两种不同的血液混合在一起,会让三少夫人伤势更加严重的。”大夫阻拦的说道。

    “没事,我是o型血,什么血型都可以混合,你不用担心这个。”周青冷静的说道。

    周老爷子被他这种胆魄和气质彻底震慑住了,他不禁细细看着周青,打心眼问着这还是他的三傻儿子吗?

    没错,这就是他那个傻儿子,平日里除了咧嘴笑就是咧嘴哭的傻儿子。

    前些日子还因为痴傻,误将皂角当饭吃的周青,今日却成了有胆有识的少年郎。

    就这胆量,岂是另外两个草包儿子能做到的。

    想到这里,周老爷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他现在竟然开始紧张起来。

    如果真的救不活初夏,那么他这个儿子肯定会自寻短见,他怎么能舍得失去这么有胆有识的好儿子。

    如果放到以前,他是不会想这么多的,之所以将他们赶了出去,在郊区另立别苑,那完全就是对他们母子失去了信心。

    周老爷子再次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咽口唾沫走了过去。

    “你难道没有别的办法救三少夫人吗?”周老爷子看着大夫,说话的声音有些发颤。

    周老爷子的施压不是没有效果的,这关系到大夫饭碗的问题,身为周家御用大夫,这个时候要是没有办法露一手,那基本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况且,周管家带着全府家丁仆人出门去寻名医,万一碰到有两下子的同行,将三少夫人救活了,那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

    周老爷子给的报酬可不低,当初能成为府上御用大夫,那可是过五关斩六将,拼的真本事才进来的。

    如今人家好吃好喝好招待,却连人家少夫人都救不活,岂不是。。

    所有念头在一滴汗水从额头滚落到地上的空隙间闪过。

    “有,有办法!”大夫应允着。

    想着还是先答应下来,要不然不管怎么回复都有失御用身份。

    听到大夫这么说,周老爷子和周青将眼睛瞪的大大的,只见周青一把拽住他的衣领,慌张的问道:“快说,是什么办法?”

    “如果能大量供应血液,老夫便可以开两副汤药,让三少夫人混合着喝下去,这样不但能修复受伤的五脏六腑,更能让她恢复如初。”大夫亮出了绝杀计,这办法还是很有道理的。

    周青现在算是明白了,周雄的那一拳根本没有太大杀伤力,即便伤到五脏六腑,也不至于没有医治的可能。

    而刚才大夫之所以危言耸听,完全就是不想得罪周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周老爷子更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你赶紧的把药弄好,我这里大量供应血液。”周青说道,便再次划破另外一只手,将血滴在初夏嘴里。

    周青只有不停的划破自己的手掌,要不然身体里的血小板会很快制止血液流出。

    “不可啊,血液是身体的根本,单凭公子一人是无法支撑下去的。”大夫担忧着说道。

    “那怎么办?”周老爷子不解的问道。

    大夫摇摇头,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就这办法还是用出了必杀绝技。

    周老爷子叹了一口气,指着大夫大骂道:“你这庸医,这跟没有办法有什么区别,你这是拿我儿命来救人。”

    或许在周老爷子眼里,初夏只不过就是路人而已,也对,毕竟人家是收高利贷赚回的利息,当然不放在心上了。

    可周青却对她用情至深,当了二十几年的渣男,伤了无数渣女的心。

    机缘巧合来到了大唐,又遇到了肯为自己牺牲的女人,说什么也要拿命珍惜,周青这样想着。

    血液顺着手掌一滴一滴的流进了初夏的嘴里,周老爷子想要阻止周青,却被他凌厉的目光震慑的不敢上前。

    他的儿子变了,如果这次可以大难不死,周家的产业就有可托付之人了。

    想到这里,周老爷子抚着发白的胡须,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