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从前车马很慢
    ,!

    看着周青坐在床边发起了呆,初夏关心的走到他一旁,伸手放在了周青额头上。

    冰凉的指尖传递着关怀的爱,周青呆呆的感受着这份感觉。

    “怎么了夫君?是身体不舒服吗?”初夏坐在床边,关心的问道。

    周青依偎在床边,扭头看着初夏紧张的样子,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没事,不要担心,你去忙吧,我想睡一会儿。”周青说着便躺在了床上,转过身去不再理会初夏。

    初夏轻轻将被子盖在了周青的身上,一举一动,彰显贴心的关怀。

    越是这样,周青越是感动。他下定了决心,一定不能伤害初夏,不但不能伤害她,而且还要在以后的每一天,用心去守护她。

    难得如此安静的一天,周青躺在床上渐渐的进入了梦乡,初夏继续绣起了红牡丹。

    来到大唐的第一天却是如此悠闲,周青也过上了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一世只爱一个人的古人世界。

    时光从指尖流走,下午的时候,周青睡醒了过来,睁开眼仍就看到初夏静静的坐在那里忙活着手中的针线。

    她竟然安静的坐了一整天,绣了整一天,这份安静的执着,让周青的内心格外沉淀。

    浮躁的人生就像走马观花,看到了许多却感受的很少。

    安静的日子虽说枯燥乏味,却将每一分每一秒重重的刻在了心上,生活也别有一番滋味。

    “夫人。”周青躺在那里喊着初夏。

    看到周青睡醒了,初夏开心的走了过去,脸上的笑容依旧是那样真诚和美丽。

    “睡醒了夫君?”初夏坐在床边,轻轻抚去周青额头上的发丝。

    周青伸出手,紧紧拉着她,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周青尽量用古人的词语和初夏交流,以免惹出笑话让人感觉奇怪。

    “现在已经酉时了,刚刚老爷子那边传话来了,让晚上过去吃饭,车马已经在门口恭候多时了。”

    说着,初夏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衣裳,放在了周青的旁边,嘱咐着周青起床换上出门的衣裳。

    周青不情愿的坐了起来,在初夏的伺候下,学着穿上了那身看着别扭的古装。

    人靠衣裳马靠鞍,周青这身丝绸缎子穿在身上,活脱脱的就是古装美男子。

    虽说到现在周青都觉得铜镜里的自己陌生,但这副身体毕竟是人家周三公子的,他只不过是误打误撞来到大唐的过客而已,只能学着去慢慢习惯新的模样。

    帮周青收拾利索,初夏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她也换上了衣服,将粗布做成的旧衣脱了下来,换成准备好的出门衣服。

    看来古人和我们现在的人一样,出门也得打扮打扮。

    不过就是去吃个晚饭而已,用得着穿的这么中规中矩吗?周青很是不解。

    门口马夫斜靠着车门打着盹儿,嘴角不时还流出哈喇子,看样子睡得很香甜。

    初夏捂着嘴笑着马夫那副懒散的睡样,正打算叫醒他,却被周青阻止了。

    “夫人,你认识去老爷子府上的路吗?”

    初夏点点头,说着认识。

    周青示意她上车,不要惊醒马夫了,看他睡得那么香,就让他好好休息吧。

    可初夏却问着谁来赶马车,周青拍了拍胸脯,打包票的说着让他来。

    周青在现代的时候很喜欢骑马,还为此专门买下了马场,没事儿就骑着马向女朋友们炫耀自己的高超技能。

    虽说他第一次赶马车,却也觉得没有什么,毕竟都是一头马,只不过这次是坐在车上,而不是骑在马背上。

    初夏有些不放心,却也执拗不过周青,有些担忧的她忐忑不安的坐上了车。

    “做好了夫人,为夫可要发动马车了。”周青信心十足的说道,轻轻拿过马夫手上的鞭子。

    这个时候马夫仍然在睡觉,真不明白这家伙晚上是不是青楼逛多了,竟然困成这个样子。

    “驾!”

    随着一声大喊,马鞭打在了马儿的屁股上,马儿受惊一样向前跑去。

    惊慌的马夫忙抓紧车门,生怕自己掉了下来。

    “三公子,您怎么自己驾上车了?”马夫吃惊的问道。

    周青嘴角上扬,笑着说道:“这不是看你睡着了,不想打扰你而已。”

    这话说出来,马夫吓得浑身都是冷汗,哆嗦的恳求道:“三公子,我真不是故意睡着的,还请您不要告诉老爷,留口饭给让小的活命吧。”

    “驾!”

    又是一鞭子打在了马儿的身上。

    “放心吧,我不会说的,知道你们这些下人不容易,赶紧的给我指路,前面该拐弯了。”

    周青驾驶者马车快速的向前跑去,初夏掀着车帘紧张的说道:“夫君,你还是让马夫来赶车吧,你快进来坐吧,别受寒了。”

    “是啊,三公子,您快进去吧,这都是我们粗人干的活儿。再说前面就该进入闹市了,您这赶车速度太快了,万一有人突然出现,肯定会来不及停车的。”马夫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说道。

    听到他们这么说,周青将鞭子扔给了马夫,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剩下的路交给你了,好好赶车,看好你呦。”

    说完麻溜的钻进了轿子,初夏拿着手绢擦拭着周青一脸的尘土。

    “还有多远啊夫人?”

    “不远了,前面经过一条巷子,然后穿过闹市就到了。”

    周青点点头,掀开帘子看着外面的景色。

    他要学着把路记下来,也好日后有事儿没事儿的时候经常来老爷子这里问候问候。

    放着有钱的老子,周青可不想浪费这么好的资源,更不想窝在郊区的破宅子里吃糠咽菜。

    他要给周母争取名分,哪条法律规定二房就不能住老宅了。

    再说了,虽然周母不是明媒正娶的媳妇儿,但好歹也给你们周家生了儿子,总不该这样被嫌弃。

    “驭!”

    一声长长的声音打破了周青所想,马儿在喊声中停止了奔跑的脚步。

    “三公子,三少夫人,到家门口了,请下车吧。”马夫跳下了车,拉着缰绳冲轿子里喊道。

    周青紧跟着跳下了车,初夏也从轿子里走了出来。

    “来夫人。”周青撑开手臂,示意要将初夏抱下来。

    初夏羞红着脸,小声说道:“夫君,这里这么多人,你让我自己下去吧。”

    周青环视了一下四周,道:“都是路人,无妨。”

    马夫识相的转过了身,初夏仍就羞红着脸,不知如何是好。

    “来吧夫人,大家都在里面等着我们呢。”周青说完,一把从车上将初夏抱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