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吾家夫人
    ,!

    周青坐了起来,穿上鞋慢慢的走下了床。

    初夏全神贯注的绣着一朵红色牡丹,边绣边露出满意的微笑。

    周青走了过去,从后面轻轻抱住了她,轻轻吻着她的脸颊。

    “夫君,别闹。”初夏晃了晃身子,却不小心挪动了位置,让周青的手触摸到了敏感位置。

    她先是一惊,便又继续绣了起来。

    初夏嫁给周青已经两年了,他从没有碰她一下,经常是把初夏当做姐姐一样缠着,甚至每天吃饭睡觉都要初夏哄着。

    听周母说过,小时候周青并不傻,可后来不知怎么,周青的智商便停留在孩童时期,初夏边绣边想着。

    可刚才不小心触摸到的地方,让周青更加欲火难耐,浑身躁动不安。

    周青虽然很渣,却也是有原则的人。他明白这里并不属于他,眼前漂亮的媳妇更是和他没有一毛钱关系。

    他只不过暂时成为了周三公子,除了保命之外,他不想再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咽了几下口水,周青收回了不安分的手不再乱摸,而是紧紧抱着初夏纤细的小腰,狠狠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呀,”初夏发出一声娇嫩的尖叫,看着指尖冒出了鲜血。

    “怎么这么不小心。”周青单膝跪地,一把夺过她的玉指,放进了嘴里吸了一口。

    “你别动啊,我去找块布给你缠上。”周青说着便在屋里四处转着,却没有发现有一块合适的布条。

    初夏有些惊讶的看着周青,想不明白周青昏迷了几日,竟然懂得了包扎伤口。

    初夏依稀记得,刚嫁过来的那一年春天,院子里长满了草,在割草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周青的手指,他却哇哇大哭了半天。

    可现在呢,初夏的手被针尖扎了一下,这种正常不能再正常的事情,竟然把周青紧张成这个样子,还不停的找布给她包扎伤口。

    正当初夏发呆想着的时候,只听刺啦一声,周青拿着剪刀剪下了身上的一块布衣,麻利的给初夏包扎了伤口。

    眼前的一切让初夏有些吃惊,却也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关爱。

    “夫君?你这是?”初夏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感动。

    周青一把搂住了她,凑到她耳边轻轻的说了句:“以后为夫要让你做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初夏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虽说两人已经有夫妻之名两年了,却从没有夫妻之实。

    如今周青的这句话说出口。俨然是一位正常男性讲出来的话,她一把推开了周青。

    “夫君,你说。。你说什么?”初夏羞红的脸庞像秋天熟透的苹果。

    周青笑了笑,走到她面前,用手搂住了她的脖子,轻轻的将嘴唇贴到了她的嘴边。

    看着语无伦次,神情紧张的初夏,周青笑了笑,义正言辞的说道:“夫人,你还要为夫再讲一遍吗?”

    初夏将脸捂了住,不敢看周青。少女的娇羞在她这里表现的淋漓致尽。

    “儿子,你醒了?”门外走进一中年妇女,不对,应该用青年妇女来形容,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放到21世纪,那都属于奋斗在脱单路上喝鸡汤的女人。

    可眼前这青年妇女的儿子都快成年了,她却看上去那么年轻,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古代的早婚早育政策。

    “夫君,这是娘。”初夏含着泪水说道。

    刚才还真没注意她哭了,看来是感动的,哪个女人不需要丈夫无微不至的关怀,更何况是这么幼小的一棵‘幼苗’。

    “娘?”周青说着,脸上则是一脸陌生的感觉。

    周母疑惑的问道:“他这是怎么了?难道连娘也不认得了吗?”

    初夏忙摆了摆手,道:“不不不,请娘不要担心,夫君因祸得福,虽说生了场大病,但醒来已经不像往昔那般痴傻,现在夫君已经成为了正常人。”

    听到初夏这么说,周母两眼大放光彩,猛的冲着门口跪了下来,对着老天磕头道:“老天有眼,我儿终于变成正常人了。”

    说完,对着天空一顿磕头叩谢,满脸都是泪水。

    “我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老爷去。”周母站了起来,高兴的跑了出去。

    周青看着眼前的一切,不觉笑了出来,在他眼里,这只不过就是一场古装剧而已。

    “咕噜噜,咕噜噜。”

    周青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前世的时候,他喝了好几天酒,基本没有正经吃过饭。

    来到唐朝又成了这个痴傻的病秧子,还一脸发烧昏迷好几天,他能不饿吗?

    太饿了!

    “夫人啊,那个啥,我饿了,你看有没有什么吃的?”周青捂着饥肠辘辘的肚子,虚弱的说道。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腿已经软的不听使唤了,或许是大病刚刚好的缘故,也或许昨晚跑出去撒尿时候真的着凉了。

    初夏微微一笑,轻点着周青的鼻头温柔的说道:“你呀,可想起来吃东西了,等着,妾身现在就给夫君做饭。”

    初夏说着走出了门,周青在身后喊到:“不用太好,就随便吃点什么就行。”

    “嗯,知道了夫君。”初夏应声消失在周青的视野中。

    没一会儿,初夏端来了饭菜放在了周青面前。

    “夫人,你这饭菜做的也太随便点了吧?”

    周青看着桌子上的白米饭和硬邦邦的饼,还有一碟绿不拉几的像菠菜又不是菠菜的菜。

    “怎么了夫君,不合胃口吗?”初夏不解的问道。

    “还行,还行,山珍海味吃多了,今天正好换换口味儿。”周青边说边大口吃了起来,狼吞虎咽的样子把初夏惊的一愣一愣的。

    “夫君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初夏说着掏出了手绢,轻轻给周青擦拭着嘴边沾上的饭菜。

    “咳咳咳。”吃呛的周青大声咳嗽着。

    “水,夫人,有没有水?”

    “哗啦啦”

    “夫君你慢点喝。”

    呛得周青满眼泪水,拍着胸口看着被他洗劫一空的饭菜。

    吃了点东西,感觉舒服多了,刚才腿软的毛病,现在也没有了,看着眼前娇滴滴的夫人,心中又是一阵波澜。

    所谓饱暖思**,真是一点儿也不假。

    周青拍了拍自己的头,大骂着自己胡思乱想什么,眼前的夫人可是真心对他好的女人,他不能再做出渣男的事情来。

    再说他这个来自未来的灵魂,指不定哪一天睡一觉或者摔一跤,或许就回到了未来。

    如果现在把这可怜巴巴的美娘子给睡了,到时候他走了谁又来照顾她。

    想到这里,周青有些沮丧,便没有再想下去。

    他觉得有些疲倦,便起身坐到了床边,安静的发起了呆,就让他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