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计擒家贼
    ,!

    周青现在很危险,涌现的记忆中有许多被虐的场景,而且记忆中那个傻三公子都在喊施虐者大哥。

    若记忆中的小片段都是真实的,那自己岂不是已经处于危险中了,周青越想越觉得恐惧。

    看样子想在这个朝代活下来,必须要将周雄彻底除掉,他的记忆中有太多太多被周雄迫害的画面。

    没有睡意的周青躺在床上盘算着,记忆已经和周三公子完全融合在一起。

    这个白痴的周三公子大脑基本就是一张白纸,除了挨打的记忆,真的找不到其它有用的东西。

    正在想着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脚步声,很轻很轻的声音。

    若不是周青警觉,根本就察觉不到这细微的声响。

    “有人!”周青说道。

    假装睡觉的初夏一把捂住了周青的嘴,发出嘘的一声。

    这时,门外的声音消失了,初夏看着周青,安抚他早点睡觉。

    周青不解,便坐了起来,问起了缘由。

    初夏有些支吾,但经不起周青的软磨硬泡,不得已讲了事情的经过。

    周青听了很是气愤,没想到周雄如此无赖,竟然大晚上还派人监视他这个病人。

    难怪刚才跑出门外的时候,把初夏吓成那个样子,原来是有无赖盯上了他们,而幕后指使者,便是大哥周雄。

    不行,周青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这简直就是**裸的侮辱,真当他家没男人了还是怎么着。

    想到这里的时候,周青计上心来,看了一眼初夏,便躺了下来,呼呼的睡了起来。

    看到周青不再问些什么,初夏便也躺下,慢慢闭上双眼睡了起来。

    待初夏熟睡,周青翻过身,轻轻唤着她的名字,确定初夏是真的睡着之后,周青蹑手蹑脚的走下了床。

    门外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周青不屑的笑了笑,顺着微弱的烛光走到门口,轻轻将门打开走了出去。

    走到院子里,周青依旧装出平日那副痴傻,发出呵呵的傻笑声,嘴里还嘟囔着一些神神叨叨的话。

    突然,周青觉得一股阴风刮了来,浑身便打了个寒颤。

    就在这时,一把长剑刺了过去,周青警觉的一闪,便躲开了这要命的一击。

    那蒙面人二话不说,拿着剑追着周青一顿乱砍,却没有伤到周青一根汗毛。

    毕竟周青也是练过的人,虽不敢说以一敌十,但是以一对一还是不成问题的。

    累的气喘吁吁的蒙面人停顿了片刻,便看到周青一脚踢飞了他手中的长剑,还没等蒙面人反应过来,只听咯吱咯吱的两声,蒙面人便发出一阵刺耳的叫声。

    “住嘴!再叫拔了你的舌头。”周青又是一脚,踢在了蒙面人的腿上,蒙面人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

    忍着两条胳膊脱臼的疼痛,蒙面人不敢再发出一点儿声响,疼的他大汗直流。

    周青扯下了蒙面人脸上的黑布,拿着走廊上的灯笼照着眼前的蒙面人。

    “说,姓名年龄,家住哪里,三更半夜不睡觉跑我家里来做什么?”周青用审犯人一样的语气,质问着眼前的男子。

    蒙面男子忍着剧痛,道:“小的牛二,今年十八,家住牛家庄,前几日欺负良家少女时碰到了你大哥,被安排来刺杀你。”

    “胡说,既然来刺杀我,为何做出贼一样的举动?而且你应该不是头一次来我家吧,为何不趁我病的时候要我命,偏偏要等我好了再杀我,你这是脑子有坑吗?”

    周青不解的问道,想着这厮在他家出现最起码不下三回,要不然初夏怎么能知道这是周雄的安排呢。肯定是出现的次数多了,才被初夏给猜中了。

    “公子,小的不敢欺瞒公子,是周大公子吩咐的,他说你要永远醒不过来最好,如果醒了就怨不得他心狠了。”牛二继续解释着。

    看着周青半信半疑的样子,牛二补充道:“小的就是牛家庄一无赖,平时调戏一下良家妇女还可以,杀人小的可不敢。要不是周大公子允诺小的,事成之后把屋里美貌如花的小娘子赏给小的,你就是借给小的两百个胆子,小的也不敢做出这杀人的勾当。”

    听到牛二这么说,周青倒吸了一口凉气。还好他来到了唐朝,代替了周三公子这个痴傻的灵魂,要不然这个家可真就要遭了大难。

    想到这里,周青又是一脚,重重的踢在了牛二的身上,只听他怒气冲冲的说道:“我的媳妇儿你也敢惦记,我看你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是吧,老子今天就送你上西天,也算为民除害了。”

    说完,周青捡起地上的长剑,冲着牛二就要刺下,却再次听到了他的求饶声。

    周青再生一计,想着现在杀了他太便宜他了,周青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只听周青说道:“我可以饶了你,但是你要帮我完成一项任务,要不然我随时可以杀了你。”

    “你应该知道,我是出了名的痴傻,即便光天化日做出杀人放火的事情,也没有人会追究一个傻子的责任。”

    “小的明白,小的明白。”牛二将头磕的咚咚响。

    看他害怕成这个样子,周青也就没有再继续吓唬他,便直奔主题,冲着他耳边交代了刺杀周雄的计划。

    牛二先是一怔,然后吓得忙说不敢。

    周青笑了笑,拿着长剑就要砍了他脑袋。

    在这威逼恐吓的情况下,牛二还是被迫妥协了。

    周青替他接上了脱臼的两个胳膊,将他送出了宅子。

    本来牛二打算翻墙走的,却因为吓的腿软,不得已让周青开了后门,这才离开了周青家的园子。

    周青关上后门,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屋里,轻轻的爬上了床。

    初夏香甜的睡着,清秀的面庞和精致的五官让人欲罢不能,淡淡的脂粉更加散发着迷人的清香。

    周青做梦都想不到,他居然在唐朝有了一个家,还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媳妇儿。

    如果放在曾经的那个时代,这么个美人儿躺在他的身边,浑身散发着诱人的荷尔蒙激素,勾的他欲火焚身,周青早就占为己有。

    可如今,周青看着只有十六岁的女孩子,他竟然有种怜香惜玉的感觉,更有种想要保护国家一级文物一样保护她的冲动,这难道是真爱吗?周青不懂这个。

    看着初夏熟睡的脸庞,周青轻轻抚了抚缠绕在她耳边的青丝,将手放进了被子里,慢慢的睡着了。

    这是他来到大唐的第一个晚上,竟然睡得如此香甜。

    日上三竿的时候都没有被吵醒,更没有狐朋狗友的各种预约。

    当周青醒来的时候,正看到眼前一位妙龄女子,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一个人独坐在古朴清幽的房间里,轻挑慢捻的细描着针线,一针一线来回穿梭,不时计上心思。

    此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现在这副躯体的夫人,初夏是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