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邻家女孩
    王平带着他的小孙子,千恩万谢的离开了药铺。

    周青有些心烦,确实,他的藿香正气水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这让他很是头疼。

    不过现在只有再想办法了,看来用酒水代替乙醇,根本解决不了太多的实际问题。

    周青想着现代藿香正气水的配方,脑海中涌现出一些配方表,比如茯苓、橘皮,白芷,紫苏等,这些若是用乙醇来搭配,效果或许会更佳。

    嗯,没错,茯苓这些药材的话,药铺里都可以找到,唯有乙醇,也就是咱们所说的酒精,在这个年代是很难提取到高纯度的。

    酒精作为配方来说,功效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主要用于融合这些药材,使这些药材可以发挥到最佳效果。

    周青想到这里,便将心中涌现出来的配方表写在了纸上。

    掌柜的在一旁看着大吃一惊,不觉心头一震。心想着,周公子果然是行医高手,这些药材为何老夫就没有想到呢?

    嗯嗯,没错,就是它,确认过药材,确认过配方,这样搭配下来,确实会成为治疗中暑最最佳疗效的药。

    藿香含挥发油,能促进胃液分泌,增强食欲和消化机能,并对肠胃有解痉作用,故有芳香健胃之功,而为本方主要。

    紫苏陈皮,均能促使消化液增加,以致肠内异常发酵,促进积气排出,故可加强主药藿香行气健胃之力。

    然,藿香又有促进发汗之功,紫苏又有解热之效,合而能解表祛湿。

    故,这些药材合而为一,用酒精来调试,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功效来。所以当下之急就是要调试出纯度很高的酒来,这样就可以代替乙醇成为最佳藿香正气液。

    老掌柜抚着发须,点头称赞着:“高,实在是高哇,公子果然有不同于寻常人的医术,老叟都甘拜下风啊。”

    周青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向老掌柜的解释这件事情,难不成说自己是现代人穿越而来的,这些配方,只不过就是来自21世纪,也就是一千多年以后的配方。

    不过说这些已经没用了,当务之急,赶紧想办法将酒精炼制出来。炼制酒精,听说要用粮食,具体怎么练这些,还得去问一些制作酒业的专业人士!

    他们毕竟是专业的,周青连业余的都算不上,虽然在现代的时候喜欢喝酒,那没错,但是谁还会操心酒是怎么制造出来的呢?

    如今要提炼的酒精,可比酒的纯度要纯一百倍甚至一千倍啊,想想这些,周青就觉得头疼。

    哎,这要在现代该有多好啊,什么都制造好了,科技又那般发达,只要有钱,尽管享受就行了。

    可来到大唐,自己还是首富之子呢,却要什么都得亲自动手。有时候不光要动手,更多的时候还要动脑,感觉喝两车六个核桃都补不回来。

    周青交代了一下这些配方,让老掌柜的将药材按照制定的比例熬制成汤药。

    周青这会儿不能闲着了,虽说大热天的又赶上了中午,外面骄阳似火,屋内如蒸笼般蒸的浑身难受,可他不能闲着,闲下来就觉得更加难受。

    真是造孽呀,这大热天的,一会儿也不让人消停。

    周青发出一阵阵的叹息后,离开了药铺。他向老掌柜的打听了附近造酒作坊的位置,独自一人带着装满水的大葫芦,寻到了最近的制酒作坊生产地。

    这是一个小作坊,房屋断恒残壁,仅有木质大门完好无损。

    随着木门发出凄惨的支呀声,周青走进了院子里。

    这院子有八间大小,几棵歪脖子柳树垂下了长长的枝条。水缸和粮食随意摆放,堆在墙角的酒槽散发着浓浓的酒香,却召来苍蝇嗡嗡的飞着。

    院中有两个男人,赤身裸背的在搬运着粮食,看到有陌生人进来,他们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站在柳下阴凉处,静静看着周青。

    周青有礼貌的作揖行礼,并将来意告知了他们。显然,这两个人根本就是出卖苦力的下人,对作坊里的事情一概不知。

    无奈,周青只好问他们管事儿的在不在,却见两个人摇了摇头。

    想问他们管事儿的,首先要看看你的身份,他们怎么会随便将陌生人带给他们管事儿的,这不是找挨骂的还是什么?

    周青只好自报了家门,一听是山西省首富之子,周三公子来也,俩人吓得赶忙通知了他们管事儿的。

    管事儿的这时候正在午休,听闻是山西首富之子周青来访,便慌忙的拿着蒲扇从屋内冲了出来。

    这酒坊是个私家小作坊,管事儿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女人,生的是虎背熊腰,浓眉大眼。两个下人称这个女人为小姐,看来这是酒坊的千金了。

    那女人直勾勾盯着周青,围着周青四处转了一圈,眼睛着实的将周青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

    只见她流着口水问道:“公子可曾婚配?”

    “啊?”

    周青有些吃惊,毕竟在他的印象里,古代女子不都是拘束懂礼节的吗,哪有刚见面就问别人结婚没有,看来眼前的女人不是有病就是缺少家教。

    周青想到这里,摇了摇头,很是失望的要离开这里,他不想跟这些没有教养的人多说一句话。

    看到周青摇了摇头,那女的激动的差点儿蹦了起来,看她将嘴角的口水吸了回去,周青那个恶心的,差点儿就吐了出来。

    “太好了,公子既然没有婚配,小女子也未曾许人,不如。。”

    “停!”

    周青制止道,刚才的摇头竟然让她以为周青没有结婚,这下可坏了,赶紧把事情给她解释清楚,省得她有非分之想,周青脑海迅速闪过了这些想法。

    听到周青说了个停字,那女人以为两个下人在跟前,让周青有些害臊,忙指着两个下人吆喝着离去。

    两个下人略显激动的笑着离开了,在他们心中,都在为他们的小姐高兴。

    这小姐年芳二十,心高气傲,一心想着嫁入豪门,寻得白马王子。

    如今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姻缘的事情,谁能说得透,谁能想到山西省首富之子能找到这里,还是长的这般风度翩翩,英俊潇洒。看来姻缘天定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

    两个下人又开始相信姻缘天注定了,他们畅享着自己美好的未来,勾勒着童话般的生活。

    比如哪家大小姐抛绣球扔给了他们,再比如哪家姑娘来个比武招亲故意输给他们,这些美好而又不切实际的想法充斥着他们粉红色的内心,在扛粮食的那一刹那,他们又开始相信爱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