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原王记掌柜
    看着老乞丐走的方向,周青赶紧结了饭钱,悄悄的跟了上去。

    他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悄悄的跟在老乞丐身后,见他走进了一座破庙里。

    周青趴在大门边仔仔细细的看的清楚,老乞丐并没有吃下那张饼,而是把饼给了庙里的一个小乞丐。

    “乖孙子,赶紧吃吧,饿了半天了,别饿坏了。”

    “爷爷,您吃饭了吗?早上出门到现在,您不饿吗?”

    “爷爷吃饱啦,你看爷爷的肚子都已经撑的鼓了起来,你赶紧吃吧。”

    周青被眼前的一幕感动得热泪盈眶,该死的爱心泛滥着,弥漫着他整个思想。

    周青摸了摸身上的铜钱,便悉数拿了出来,大步走进破庙里。

    “老人家,这个您收下,带着孙子去吃点好的吧。”

    周青说的时候,老人家并不敢抬头,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看他蓬松的头发,还有满脸泥土的脸庞,周青越发觉得这个人面熟。

    老人家没有说话,而是拉着小孙子跪了下来,磕头叩谢着。

    这一幕让周青想起来,刚才在大街上的时候,老人家也是这么激动,一丁点小事儿就跪下来,磕头叩谢。

    或许在周青眼里,这几文铜钱并不算什么,但是在老人家的心里,这就是他们的活命钱。

    “老人家,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怎么觉得您那般眼熟呢?”周青终于忍不住的将心中疑惑说了出来。

    老乞丐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看周青,只是说道:“没有,没有,公子哪里会认识一个乞丐?”

    你还别说,这句话让周青想起来一个人,此人便是王记杂货铺的掌柜王平。

    “您是王平?”周青认了出来。

    老乞丐一听周青这么说,忙拉起孙子就要离去,却被周青阻拦住。

    “等一下,您怎么混到这步田地了,难道是王记将您赶了出来?”周青不解的问着。

    听到周青这么说,王平一个激灵停住了脚步,义愤填膺的瞪着周青道:“让周公子看笑话了,你想怎么取笑老夫随你的便吧!”

    周青知道刚才的那句话说的有些冒失,但是他绝对没有取笑王平的意思,但是却被王平给误解了。

    只听周青赶紧解释道:“不,不,王伯,我没有取笑这个意思,刚才言语可能有些冒昧,还请您老见谅。”

    这话说出来,王平的怒气消散了下去,他也不是那般刻薄的人,只不过现在过的不如意罢了。

    只听王平长叹一口气,接着又给周青跪了下来,磕头道:“老夫言语也有冒昧,知道公子是好意,还望公子不要和老夫一般计较。”

    王平说完,便把铜钱放在了周青的面前,带着孙子就要离去。

    “等下王伯,您真的不考虑去咱们的万货行工作吗?既然王家把您赶了出去,您又何必愚忠呢?”

    “周公子,老夫说过,当初是王老爷收留的我,这份恩情,这辈子也难以报答。所以,老夫即便是饿死,也不会做出对王家有任何伤害的事情来。”

    王平说完,头也不回的拉着孙子就要离开这个破庙,却听到身后周青再次喊道:“你这怎么算是伤害,周、王两家各做各的生意,谁也妨碍不着谁。”

    王平摇摇头,不肯回头,拉着小孙子就要离去。

    周青对于这种人算是非常厌烦,不过爱才心切的周青还是想把王平留下,毕竟这个人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你这老头子,不管自己,难道就不管你孙子了吗,你孩子还小,难不成将他饿死才好?你看你现在混的是什么样子,孩子在这种环境下长大,除了做乞丐,还能做什么?到最后沦落街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热死或者饿死了,真是造孽。”

    听到周青的话,王平停住了脚步,转身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晕倒了过去。周青忙跑了过去,小孙子吓得直喊爷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中暑,对,没错,这症状以及脉象,充分说明王平是中暑了。”

    周青想着便将王平拖到了阴凉处,将小葫芦里的藿香正气水倒在了他的嘴里。

    他的小孙子害怕极了,不停地摇晃着王平,大声喊着爷爷,眼泪鼻涕流的到处都是。

    周青给他灌完藿香正气水之后,便拿着折扇轻轻的扇着。

    小孙子哭的实在是烦恼,天这么热,周青害怕它也中暑,忙安慰道:“好了好了,小朋友不要再哭了,你爷爷没有事的,一会就好了。”

    听到周青这么说,小孩子停止了哭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有些虚脱的坐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王平清醒过来。

    这孩子倒也听话,周青只是随便说说,他就停止了哭声,手里攥着那张饼舍不得吃,样子很是可怜。

    周青摇晃着折扇,王平中暑可能有些严重,一时半会儿难以醒过来。

    闲着也是无聊,便和眼前的小孩子聊起了天:“小朋友,你叫什么,今年几岁了?”

    听到周青的问话,小孩子没有回答,而是蜷缩在一旁,不敢和周青说话,更不敢看周青一眼。

    看来这孩子是有些认生,不过他不想回答,周青也懒得再问下去。

    看来用酒水调制的藿香正气水,功效并不是那么好,王平喝下去到现在,少说也有一刻钟的时间了,还不见他清醒过来。

    这时周青心里有些没底儿,更有些慌张起来,心想着不会真的把他热死了吧。

    看来不能再耽搁了,得马上把王平背到药铺去,让掌柜的给他好好瞧瞧。

    周青这九把刀,连个中暑的都救不过来,不禁有些懊恼。

    人命关天啊,看来以后要好好的研究医术了,孙老伯给的药书也要好好读一下。

    这件事情让周青很受启发,身在古代就要学好医术,除了钱和权重要之外,懂得医术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关键时候除了自救还可以拯救他人,毕竟在这个物质生活落后的古代,有一门医术傍身,那就是多了一重生存的保障。

    不过现在不是他自责和懊恼的时候了,更加不是下什么决心的时候,看着王平迟迟不肯苏醒过来,周青只好大热天的背着他,去药铺向掌柜的求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